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古劍二/夜初】初七(二)

  初七之事一直掛在沈夜心頭上,但大祭司事務繁忙,難免一忙起來就什麼事都忘了。好不容易與華月談妥神農壽誕之事,又陪著方醒來哭鬧著的小曦哄著玩了一會兒,還沒走進紫微神殿又遇到雩風與明川爭吵著誰先進去進行例常稟報,等到將眾多城務一一處理完畢,得以一個人靜下來休息時,他才發現神殿中還有人在。

  「出來。」沈夜不曉得流月城中誰敢如此膽大包天,潛進紫微神殿,而且竟還躲藏了好一會兒才被他發現。

  那人毫不遲疑地現身了,雙手抱拳、單膝跪在沈夜座前,低垂著頭等待座上之人下一個吩咐。「主人。」

  沈夜一愣,在初七的身影現行到那聲「主人」喚出之前,他確確實實地有一瞬間地驚慌,謝衣的身形化成灰他也不會認錯,更何況他真實地出現在面前……更精確地說,是謝衣曾經的身軀出現在面前。

  ──瞳在搞什麼?!

  也許是惱羞成怒,也許是想掩藏自己錯看之事,沈夜在心裡將瞳從頭到腳都給罵了一輪。

  七殺祭司殿的主人在工作桌前忽然打了個噴嚏。他擦擦鼻子,心裡納悶著沈夜不曉得回去了沒。他好心親自帶著調整好的初七去到紫微神殿,大祭司卻不在殿中,等了好一會兒沒耐性了,便讓初七小心隱去身形,不可讓沈夜以外的人發現他。

  沈夜無語地望著初七,初七沒有得到命令也沒有任何動作,一時間兩人相對無言,沉默片刻,沈夜才開口:「瞳可有向你說什麼?」

  「他說,之後我全依主人之命行事。主人。」初七老實答道。

  「只聽本座的話?」沈夜又問。

  「只聽主人的話。」初七答道。

  沈夜做了一個深呼吸,努力抑制自己的心跳不要太快。面前之人不是謝衣,雖然是同一具軀殼,但那不過是受蠱術驅使而動的活傀儡而已,不是謝衣。謝衣從不這麼乖順,即便是兩人反目之前,謝衣也不是百分之百聽他的話,有時表面應了是,轉身又依自己喜好做了去。謝衣的自尊之高,沈夜比誰都瞭解。

  「你劍法如何?」沈夜突然問。

  初七沒有回答,或許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只好沉默。

  沈夜察覺到初七的困擾,以術法在初七身前化出一柄長劍,又召喚出一隻似狼的妖物,妖物面露猙獰地瞪向初七,初七不恐不懼,耳邊只聞沈夜地命令:「讓本座看看你的能耐。」

  初七伸手握住那柄劍。「是,主人。」

  看這初七的動作,沈夜回想起數日前自己給瞳下的指示。

  記憶全部洗掉,只留法術與武功底子。

  他還記得少露情緒的瞳望向他的訝異眼神。

  偃術知識不留?瞳問。

  沈夜看出瞳對謝衣身上偃術技藝之欽佩與不捨,但他早已鐵了心這麼做。

  不留。

  ……哦。

  如今看來,瞳做得很好,照著他的要求做出了他想要的部下。

  只是,光看初七揮劍的模樣,他依舊完全無法揮去「謝衣」這個名字。

  謝衣的術法是他教的,謝衣的劍法也是他教的,偃術雖是由瞳所教授,但還是由他啟蒙的;謝衣之所以成為謝衣,是他沈夜的成就。

  然而……

  妖物倒地的聲響將沈夜的心神喚了回來,他定睛一看,妖物倒地後便化作光點消散不見,而初七沒事人一般,握著劍站在那裡,當他與沈夜的視線對上時,他又趕緊低首跪下。

  雖然方才不小心走了神,但初七的能力他已經明白──謝衣有多強,初七就有多強。

  再說,沒有了偃術讓他分心,未來只要繼續磨練,他的武功肯定能另造顛峰。

  沈夜低頭看著初七,初七或許是感受到了沈夜的目光,原本握在手中的劍改為雙手捧著,似是要還給沈夜。

  「這柄劍你留著。」沈夜道,即使這把劍尋常至極,與謝衣當年所用之劍相差甚多,他幾乎覺得讓初七用這柄劍是汙辱了他的能力,但眼下他也找不到別的兵器給他。可能要再請瞳為他量身打造一把,沈夜內心暗忖。

  「是,主人。」初七應道。

  還要記得給他一個面罩。沈夜不由自主地看著初七,那張臉以及那雙眼,短短的時間內已經不知道讓他走神了幾次。

  心裡暗暗替初七打理著各種需求,直到覺得完善了,沈夜才滿意地點點頭。「下去吧。」他道,又補了一句:「除了瞳和本座,別讓任何人發現你的存在。」

  「是,主人。」初七還是那句話。

 

 

【補充說明】

我有特地開了影片去確認,當初沈夜對無異等人是說他毀去謝衣的記憶,「僅保留一部分法術與偃術」

但是後來初七自己又說「偃甲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堆會動的紙殼」

之前在看的時候就覺得初七會如此不屑偃術,肯定是受了沈夜的影響

既然如此沈夜應該要完全毀去他的偃術技藝才是,這樣才能把謝衣跟初七斷得一乾二淨不是?

所以這邊我就私心做了改動,讓沈夜連他的偃術都不留,這樣的沈夜我更欣賞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