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古劍二/夜初】初七(一)

  七殺祭司殿中,瞳雖是與往常一樣專注地埋首製作活魁儡,卻很是不能適應此時旁邊有他人在場,尤其那人還死盯著他手中的「材料」時。祭司殿中很靜,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和工具拿起又放下的些微聲響外,他連工作桌另一端那人頻頻吞嚥口水的聲音都聽得見。

  「門沒鎖,不想看便出去吧。」既非在眾人面前,也不是談論公事,瞳的語調便也輕鬆隨興,連頭都沒抬。

  「你不是說快完成了嗎?」工作桌的另一端,流月城大祭司沈夜動也未動,答非所問地開口。

  習慣了沈夜的說話方式,瞳一貫淡漠地應了一聲,又補一句:「再一個時辰吧。」

  「慢了。」沈夜終於將視線移到瞳的身上一秒,很快便回到原來注目的目標。

  「若非你將他傷至如此,我也不用花時間在處理傷口上。」瞳淡淡地答道。

  這個回答果然讓沈夜抿緊了唇不再說話。

  之後整整一個時辰,兩人都未有一句言語。

  當瞳終於結束最後一個步驟時,他放下雙手,輕輕吁了一口氣。雖然這已是他製作的第七個活傀儡了,每一次的動刀他仍須全程緊繃,就怕初半分差池,尤其這次的「材料」特殊,要是有什麼不小心,即便他身為七殺祭司、還是大祭司的重要友人,怕是用命來抵都抵不了。

  「三。」瞳喚了聲,音量不大,被召喚的人仍是從外頭推門走了進來,乖乖叫了聲「主人」。「可以拿來了。」

  「是,主人。」貌似少年的人出去後一會兒便回來了,手中拿著一個不起眼的瓶子。瞳接過後便讓人出去,待房中只餘他與沈夜後,他才將瓶子打開,口中低誦著咒術。沈夜雖聽不懂,卻仍明白這是製作活傀儡的最後一個動作:殖蠱。

  又過了片刻,工作桌上的「人」有了動靜,雖然只是指尖微微一顫,桌旁的兩人卻都沒有漏掉。沈夜霍地站了起來,視線變得比方才更加炙熱,呼吸也不由自主地變得急促,連垂在腿側的雙手緊握成了拳頭都沒注意到。他不發一語,雙眼直視著桌上那逐漸轉醒的「人」。

  是,他是人。

  無由來的,沈夜在心裡這麼道。

  他是人。

  在那人醒來之前,沈夜走到了瞳的身旁,瞳沒有說什麼,默默將那人正前方的位置讓了出來。

  沈夜就這樣站著,直直望著那人的臉,連眨眼都忘了,一瞬間也不願錯過似的。終於那人的眼皮動了動,在兩雙眼睛的注目下緩緩睜開。

  再見那雙褐色的瞳眸,沈夜內心異常激動,心臟跳得快要抽搐,若非長年下來他已習慣隱藏情緒,否則此刻怕是無法維持這般表面上的平靜。

  那雙眼睛,曾經飽含如太陽一般溫暖的微笑,充滿情意地望著他。

  那雙眼睛,曾經平靜如水卻帶著堅毅決絕,用無可轉圜地無奈看著他。

  那雙眼睛,曾在他面前靜靜閉上,任由他撕心裂肺地哭號也不再睜開。

  如今,那雙眼睛依然澄澈得美麗,眼神中卻什麼都沒有。沈夜看著他,一時也怔了。

  出生的嬰孩眼神都比他靈活,這副樣子,還比較像被丟棄的破布娃娃。

  謝……

  縱然沒出聲,沈夜內心也喚不出那個名字。

  「七。」瞳的聲音讓沈夜回過神來,沈夜忍不住瞄了瞳一眼,瞳一如往常,漠然地下著指示:「能坐嗎?」

  七。

  沈夜無聲地複誦了一次。

  沒有錯,他的確是第七個。

  「七」聽到了瞳的話後,用手撐著上半身坐了起來,動作似乎有些吃力,倒是一聲不吭。

  「聽到命令,要答『是』。」瞳又道。

  七沉默了幾秒,木然地開口應聲:「……是。」

  瞳指了指沈夜:「以後,他就是你的主人。」

  七轉頭望向沈夜,與沈夜四目相交,眼神依舊空洞。「……是,主人。」

  沈夜默默注視著七,沒有說話。

  他知道活傀儡必須這樣訓練,但這一聲「主人」叫出,他們的身分地位立時分明。

  沈夜一直自詡反應極快,身為流月城大祭司,這麼多年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但此時面對七,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七,流月城的第七個活魁儡。他不會有名字,瞳從不給活魁儡起名,只替他們編號,華月的名字是沈夜給的。

  「你今天就要把他帶回去嗎?」瞳問沈夜。「我會建議你再等一週,活魁儡通常需要三至五天才能如常人行動,七的身體受過重創,可能還會需要調整或修補。」

  「那就勞你多留意。」沈夜並不急著帶走七,幾年的時間他都等過,並不差這幾日。「打擾甚久,本座該告辭了。」

  瞳哦了聲,沒有要送他的意思,視線又回到了七身上,似乎在考慮要如何測試他的身體機能。

  沈夜卻沒有馬上離開,又看向呆坐在桌上的七,沒頭沒尾地冒出兩字:「初七。」

  瞳轉頭望向沈夜,微微挑起的眉毛顯示出他的驚訝。

  「從今天起,你就叫初七。」沈夜道。

  「是,主人。」初七順從地應答。

  「兩個字叫起來比較順口。」不知是在解釋給誰聽,沈夜又補上這麼句。

  如果不補這句,瞳可能還不會那麼想笑。

  「阿夜」叫了這麼多年,可不曾聽他喊過一聲「阿瞳」或──

  ……算了。

  也許是察覺到了瞳的情緒變化,沈夜這次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