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Hobbit衍生/Thranduil中心】星辰之后

  ──Ah, Elbereth, Gilthoniel!   那是所有木精靈都會讚頌的名字。   呵,伊爾碧綠絲,姬爾松耐爾,維麗中掌管精靈最鍾愛的星辰的皇后,那本是一個必須敬仰的對象,如同夜空中的星光,永恆存在卻遙不可及。   瑟蘭督伊沒有見過雙聖樹的光輝,伊爾碧綠絲與姬爾松耐爾,對他來說都只是那些讚頌星辰的歌謠中的名字。是的,他雖也是鍾愛星辰的木精靈之一,對眾維拉與維麗的景仰不比任何精靈少,他卻清楚知道,那是他無法觸及的存在,羽毛筆沾著墨汁在羊皮紙上落下優雅的字跡,那就是最近的距離。   直到那天,金髮的女精靈出現在他面前。   她穿著一襲白紗,拖地的裙擺未曾染上一絲塵埃,金色的落葉拂過頰邊,她伸出纖細白皙的右手,掌心接住了落葉,輕聲吟誦著祝福的話語。那一幕,瑟蘭督伊差點以為那是她的金髮化出了花瓣。   過腰的淺金色長髮被微風吹起少許,瑟蘭督伊看到她吟頌祝福的神情認真而虔誠,或許是那身白衣引起的錯覺,也或許是她胸口那條寶鑽太過耀眼,瑟蘭督伊覺得她散發著如同星辰一般的柔光,不同的是,她不在深邃的黑夜中,而是近在眼前。   伊爾碧綠絲……   瑟蘭督伊聽到自己的聲音這麼喚著。   身為巨綠森之王,要得知一個精靈的名字並不是難事,瑟蘭督伊探聽到了他想知道的名字,進而與她相識,相知,相愛,他與她攜手走過巨綠森的每一處,與她一同讚頌埃奴的大樂章,與她在最美麗的星光照耀下,交換彼此的愛與心。   ──伊爾碧綠絲。   瑟蘭督伊總是這樣呼喚她。   她是他的星辰,他的一生所愛。   在天帷夜幕之下,眾星晨作為見證,瑟蘭督伊與伊爾碧綠絲相吻,巨綠森從此迎來了星辰之后。   伊爾碧綠絲有一條從不離身的項鍊。那是在遠古的貢多林,由最優秀的精靈工匠鑄造而成,在那段有無數歌謠讚頌的和平日子,鑄出的珠寶首飾都含藏了雙聖樹的光輝與主神的祝福。當伊爾碧綠絲向瑟蘭督伊講述這條項鍊的來歷時,瑟蘭督伊才明瞭,為何他會覺得她總如同星辰般閃耀。   「我或許無法永遠美麗,但它的光輝將永不消散,即便在深邃的矮人地洞中,它也會如初鑄一般耀目。」伊爾碧綠絲曾這麼道。   對擁有永恆生命的精靈來說,這是一個不尋常的發言。只要不遭遇傷病,精靈的美貌不會退消。瑟蘭督伊吻了他的妻子的金髮,對他來說,星辰之后是永遠美麗的存在。   伊爾碧綠絲因瑟蘭督伊的動作而輕笑。「但願我能與它的光芒一樣,永恆照耀於你,我的夫,巨綠森之王。」   「以主神之名,一定,吾愛。」瑟蘭督伊道。   當他們之間出現比彼此還要更珍愛的事物,是數百年之後的事情。那時第三紀元的黑影還沒開始醞釀,巨綠森在寒冬過去的初春中,迎來了王的子嗣。瑟蘭督伊親自取名為綠葉,伊爾碧綠絲在愛子額上落下祝福的親吻,在漫長的未來,他將與一同來臨的春天讓森林永遠蒼翠。   小王子在眾多祝福環抱下漸漸長大,身為未來的巨綠森之王,他受到極高的審視標準,但是缺點在他身上簡直不存在似的。瑟蘭督伊抱著他的兒子,那雙眼睛靈活地轉動著,瞳眸與遙遠的大海一般蔚藍,與他的妻子如出一轍,金髮更是與她一模一樣,如果綠葉穿著一身銀白的衣袍,瑟蘭督伊幾乎覺得他們兩人就足以照亮森林。伊爾碧綠絲坐在瑟蘭督伊身旁,將綠葉的金髮梳理整齊,而後編出一條髮辮。   父親的懷抱與母親為他編髮的手指,那是綠葉小時候對父母的印象。在不久後的將來,卻成了只存在回憶裡的事物。   綠葉五百歲的時候,在森林裡還是個年幼的存在,比他年長的精靈很多,他每日接觸的樹木更是已經累積了千年歲月的長者。年幼的精靈還不需要學習為王之道,不需要知道巨綠森之外的世界潛藏什麼樣的危機,他可以整天拿著自己製作的弓與宮殿衛隊給他的箭矢,在森林中追逐獵物,磨練箭技,想像有朝一日自己也成為偉大的精靈,保護他的母親,以及這座養育他的森林。   突如其來的噩耗卻打破了他的夢想。   王的侍衛的話語讓綠葉不知所措,他看著父親飛也似的出了宮殿,幾日後歸來時,卻掩著面直接進了寢殿,連他都不看一眼。   綠葉過了好一陣子,才從與瑟蘭督伊同行的精靈身上探聽到了他的父母所遭遇到的慘痛之事。   那一日,伊爾碧綠絲在一小隊衛隊的保護下離開巨綠森,欲去迷霧山脈西邊的伊姆拉崔拜訪愛隆王,卻被來自北方的半獸人攻擊,衛隊不敵成群的半獸人,死傷慘重,伊爾碧綠絲則被擄到北方的剛達巴山。瑟蘭督伊帶著一批精銳戰士直闖剛達巴,在那裡,他卻發現他的對手不只是醜陋的半獸人。   惡龍烈焰燃燒天際,他才驚覺事情遠超過預料。   瑟蘭督伊永遠失去了他的星辰之后,連妻子從不離身的項鍊都無法奪回,只能帶著猙獰的傷口與一顆半死的心逃回巨綠森。   從那之後,瑟蘭督伊就變了一個樣。起初他變得沉默寡言,就連對綠葉也常常好幾天說不到一句話;他對軍隊的要求變得嚴苛,辛達精靈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麼兇悍的戰士。隨著時間的流逝,北方的黑影逐漸擴散,他卻又轉了性,不再讓他的衛隊積極掃蕩邪惡,也減少了派出去的偵查兵,森林變得難以進入,外人彷彿被無形的牆隔絕在外,這時的宮殿重新響起歌舞音樂,酒窖也漸漸回復應有的模樣,甚是還拓展不少規模,再度瀰漫著醉人的酒香。曾有精靈耳語,說,也許瑟蘭督伊王想讓巨綠森成為中土世界的貢多林。   王的劇變讓森林變得陰沉,綠葉也在那一次的衝擊中成熟了不少。   那時的他還不是很能理解生命的失去是什麼感覺,得知母親再也不會回來後,好幾日他都在懵懵怔怔中度過,等他體悟這就是一般精靈不會遭遇到的死別,他開始對父親感到不解。他的父親絕口不提他的母親,好似一開始就不存在一般,當綠葉脫口說出mamil(註:精靈語「Mom」)時,瑟蘭督伊彷彿受到驚嚇一般,大斥一聲不讓他說下去。從此綠葉再也不在父親面前說出這個單詞。   他知道父親變了,變了很多,儘管有些害怕,他還是一直待在父親身邊,看著他數百年不曾改易的憂容,父親多久沒笑了?他無從數起。   當森林再度舉辦宴會時,綠葉並不因瑟蘭督伊的鋪張奢侈而與其他精靈一樣略有微詞,就算極為膚淺也好,他心想,如果父親能從歌舞與酒香中獲得快樂,那麼他相當樂見。   綠葉也曾嘗試過讓父親揮別憂傷,卻不得其法,他苦思很久,如何也不知道什麼事情能夠讓父親露出發自真心的笑容。   也許是主神對他們的恩賜,或者說是一個玩笑,在綠葉完全沒有料想到的情況下,一個與矮人──精靈最不喜愛的種族之一──相關消息的傳來,讓瑟蘭督伊突然振奮了起來。   那是關於一隊矮人遠征隊即將通過幽暗秘林、前往孤山的消息。   綠葉依舊不解,他對他的父親疑惑加深了,精靈對這些貪婪的種族一向反感,不論是人類或者矮人,他們不會與這些種族有商業以外的往來。他受命捉拿這些擅入的無禮矮人們,後來才得知,原來瑟蘭督伊要和他們條件交換。   聽到孤山的金銀珠寶,綠葉突然想起他母親那條美麗耀眼的項鍊;他其實對外型已經沒有任何印象,但他記得當他父親呼喚伊爾碧綠絲的名字時,那條項鍊會如同夜空中的星光般閃閃發亮。   數月後,綠葉迎接從孤山歸來的瑟蘭督伊與精靈軍隊時,他看到記憶中的星光在父親身上閃耀,伴隨著父親微揚的微笑。   雖然幽暗秘林還無法回復原本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巨綠森的星辰之后已經回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