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淚赤】狐-續

#續 「京一,走快些,信之介大人一定已經在等我們了。」 「平時也沒見你這麼守時……」 「哪有!我從不遲到的,不管是任務還是約會。」 「是嗎,那上次是誰讓我在門外等了兩刻鐘,結果是在化妝,還有上上次……」 「京一!」 「好好,不說了,我還真是悲哀……」   一男一女的吵嘴聲隨著石階上升而越來越小,走完約兩層樓高的石階,又穿過一處樹林,眼前才終於出現一幢簡樸的木屋。衣川紫的步伐越來越迫不及待,神田京一只好加快腳步才能跟得上。   門在衣川紫伸手要敲的前一刻開了,衣川紫趕緊收回手,在見到門後的那人時雙頰不自覺染上些許酡紅,嬌羞地喚了聲:「信之介大人。」   「軍師大人。」神田京一也向屋內的人尊敬地打了招呼。   赤羽簡單點頭回應他們:「你們來了,進來吧,隨意就好。」   西劍流退回東瀛後,赤羽花了兩個月的時間重新把整個組織整頓好,就在大家以為他將接任為流主時,他卻毅然決定歸隱山林,只給接手統領西劍流的天宮伊織與衣川紫知曉他的退隱之處。 卸下西劍流軍師一職的赤羽不再如以往那樣裝扮拘謹,他穿著簡單素雅的和服,也許是深紅色布料的關係,暗色布料讓他看起來有些消瘦,一頭紅髮也沒有高高豎起,連髮飾都沒戴,只簡單的束起批在右肩。這樣的裝扮讓他看起來與以前英氣逼人的模樣大大不同,雖然依舊是挑不出瑕疵的俊秀臉龐,卻少了讓人望之卻步的威嚴與氣勢。 相隔近半年未見,又是第一次見赤羽這樣樸素的裝扮,衣川紫驚訝之餘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酸楚湧上心頭,對於自己莫名染上的傷感不明所以,只覺赤羽周遭圍繞著一股蕭瑟的氣氛,原本準備好見面要說的話全都忘了。 木屋是傳統日式構造,來訪的兩人在玄關脫下鞋子,赤羽領著兩人來到矮桌前,一隻有著漂亮棕毛的狐狸捲著身子窩在其中一張墊子上,在赤羽走近時抬起了頭,不用赤羽出聲便自己跳了出去,乖乖將椅墊讓出來。神田京一的視線不由自主多瞄了那隻狐狸兩眼,看著那靈巧的身軀退開後又跟在赤羽身後,不由得感到奇特。 雖然赤羽讓兩人先落坐,衣川紫與神田京一依舊站直了身子,等到赤羽端來茶水先坐下後才跟著跪坐。 「不用拘謹,吾已經不是你們的上司了。」不是沒有注意到兩人的舉止,赤羽用輕鬆的口吻道,並分別為兩人倒了熱茶。 「信之介大人仍是紫心裡最尊敬的軍師大人。」衣川紫道,神田京一也點頭表示附和。 赤羽無奈輕笑,沒有說什麼,只問:「最近過得好嗎?」 隨意的寒暄之中赤羽大致得知了西劍流眾人的狀況,雖是退隱不再管事,但昔日情誼還是難以忘懷,一番閒聊下來他也更安心了些。 沒有叨擾太久,衣川紫與神田京一在吃完赤羽準備的簡單午膳後就告辭離開,雖然衣川紫顯得依依不捨,但還是乖乖跟著神田京一離開了。赤羽送兩人到樹林外的石階,狐狸也跟在赤羽腳邊,目送他們直到背影消失在視線中才回轉屋子。 餘下的時間,赤羽都坐在後院的長廊上不發一語,只有一下沒一下地摸著窩在腿邊的狐狸,直到天色將暗,他才起身點燈,到屋內隨意弄了晚膳。 隔天,赤羽又有訪客。   見到天宮伊織時赤羽露出了些微訝異的神色,但隨即恢復,泰然自若地將人邀請入內。這樣細微的變化自然沒有逃過伊織的眼睛,毫不客氣就問:「看到我很意外?」   「吾以為妳來之前都會先傳訊知會。」赤羽也不隱瞞,坦言答道。「不過驚喜也不差,請進。」   「打擾了。」伊織隨赤羽走入屋內,「紫跟京一來過了?」   「昨日才來的。」赤羽回答:「隨意坐,吾去燒水。」   「不用了,你別忙。」伊織主動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添了杯茶,赤羽見狀,便也在對桌坐下。狐狸從外頭走廊探頭進來,這回牠沒有窩在赤羽身邊,而是在紙門前坐了下來。   「找吾什麼事嗎?」赤羽問。   「跟你說一聲,嵐回來了。」伊織道。   狐狸忽然抬起頭,直直盯著伊織看,從伊織的角度看不到狐哩,她繼續道:「還帶著一名靈界的女孩子,名叫愛靈靈,似乎是當年在中原讓他為難的那名女子。」   「這樣……」赤羽點點頭,「回來了也好。可有安身之處?」   「我替他打點了。」伊織道:「就在夕日灣東二里處,是個安靜的地方。你若想去拜訪,吾可以領你去」   「……替吾向嵐問好,有緣吾自會拜訪。」赤羽沒有做出允諾,只這麼答道。   「我會轉達。」伊織點點頭。   伊織沒有待很久,只一盞茶的時間,與赤羽閒談一會兒便返回西劍流了。狐狸一直坐在紙門外,伊織離開後赤羽走到牠身邊坐下,習慣性地輕撫著牠的毛,輕聲道:「你去看看嵐吧?」   狐狸的回應是將頭靠在赤羽的腿上,不知是還在猶豫還是不願離開。   「夕日灣離此不遠,以你的速度,半日便可來回。」赤羽又道:「找一天去看看嵐吧,連吾的份一起。」   赤羽此言讓狐狸抬起頭,似乎對牠的話感到疑問。   「吾以前畢竟對嵐下過殘忍的命令。」赤羽解釋道:「那名靈界女子也是,吾單獨去拜訪,難免尷尬。」   狐狸望著赤羽的側臉,忽然站了起來,伸長脖子輕輕舔著赤羽的臉頰。濕潤的觸感讓赤羽覺得癢,卻沒有避開,只是輕輕笑了出來。「沒事。我知道,已經過去了……我知道。」 #續二   腿邊窩著有個漂亮棕毛的狐狸,坐在後院走廊上看著天空與樹林,手掌輕撫著狐狸柔順的棕毛,這是赤羽退隱以來最常做的事。   時近黃昏,最後一道晚霞消逝前狐狸悄悄從赤羽腿邊起身,踏著輕巧的步伐往屋內而去。赤羽頭也沒回,毫不在意也沒有反應,依舊坐著看著逐漸黯淡的天空。一會兒,一件黑色的袍子被披在身上,低沉的嗓音隨之傳入耳中:「天涼了,你不該在外面待這麼晚。」   「淚。」赤羽沒有回頭,臉上泛起一絲淺淺的笑意,抬手撫在肩上那隻手掌之上,沒有對月牙淚的責備做出反應。   手背傳來的低溫讓月牙淚皺起眉頭,赤羽的功體屬火,以前從沒出現過手腳冰冷的狀況。「進屋吧,吾已經點燈了。」   赤羽依言起身,又低頭看了看月牙淚披在自己身上的袍子,道:「這件是要做給你的。」   「吾知道,」月牙淚道,赤羽在縫製這件外袍時「牠」幾乎全程在旁看著。「你穿暖比較重要。」   赤羽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笑,拉著月牙淚給自己披上的袍子,乖乖進屋。   看到赤羽的笑容卻沒有讓月牙淚放心。   赤羽最近越來越沉默了。   起初他還會常跟狐狸時的自己說話,漸漸地話也少了,只是撫摸著牠,然後一語不發。自己只有每月朔望的夜裡能夠恢復人身,但他本就不是善於言談的人,多數時候,他還是只能沉默地陪伴著赤羽。   回到房間後,赤羽把身上的黑袍脫下,親自替月牙淚披上,退後一步打量著:「還算合身,真是太好了。」   「謝謝。」月牙淚本想讓赤羽自己留著穿,畢竟自己一個月不過兩日是人身,但又不想在難得的日子提起這件事,最後仍是只道一聲謝。   兩人間陷入沉默,突然赤羽走近月牙淚,伸出雙臂緊緊抱住他。   月牙淚也回抱住赤羽,享受這個久違的擁抱。   縱使相看無語,此時無聲仍勝有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