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ねこ

  小貓是他的公司同事衣川紫的寵物,因為要到國外出差一週,便暫時寄養在赤羽這裡。今天難得溫皇比他晚回來,他便讓貓咪整屋子亂跑,就這樣玩了一個多小時都不膩。   由於工作繁忙,本身也沒有特別喜歡什麼動物,因此赤羽從沒想過養寵物這種事。偶爾從網路上看到朋友養的小貓小狗的也頂多覺得可愛,但沒有想自己養一隻的慾望。有時看到那種被稱之為「貓奴」的人的言行舉止還會覺得無聊,現在他才親身了解貓咪的可愛之處。   灰白相間的毛色、小小的耳朵、又大又圓的雙眼,還有那雙明明很短卻異常靈活的四條腿──   真的好可愛啊,赤羽總算了解衣川紫提到她家貓咪時為什麼總會露出陶醉的表情了。   正在感嘆之時,赤羽聽到了客廳傳來了鑰匙互相撞擊及開門的聲響,還來不及起身,小貓先一步從未關上的房門一溜煙地跑了出去,赤羽啊一聲,隨即馬上放棄追出去的想法,慢慢從床上下來。   走到客廳時,不意外地看到溫皇露出錯愕及疑惑混雜的表情盯著小貓看,小貓也抬頭看著溫皇,一會兒卻又跑回赤羽身後躲著。   難得見到溫皇這樣的表情,赤羽不禁噗嗤地笑了出來,帶著笑意道:「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習慣性在回家時親一下赤羽的臉頰後,溫皇才道:「不要告訴我你一時興起決定要養貓。」   「如果我說我先斬後奏呢?」赤羽故意問道。   「那我……」溫皇低頭看了眼赤羽腳邊的小貓,想說些什麼唬唬人,最後卻只是輕輕嘆氣道:「只好來找可以養寵物的房子了,房東說過不能養寵物的。」   溫皇的回答讓赤羽笑意更深,彎下腰將貓咪抱起來,才道:「開玩笑的,這是同事養的貓,因為出國所以託我照顧幾天。」   「哦。」溫皇看著小貓:「牠叫什麼名字?」   「小京。」赤羽答道:「牠是蘇格蘭摺耳貓。」   溫皇伸手摸了摸小京的摺耳,不料小京不僅左右搖晃小腦袋不給溫皇摸,還掙脫出赤羽的懷抱,一溜煙就跑掉了。   「你看看你,連貓都欺負,小京一定討厭你了。」見小京逃得飛快,赤羽不住地笑了出來。   「好難過啊,我明明總是以誠待人,對貓也一樣。」   「少來這套,去換下衣服來吃飯吧。」   「好。」再低首親了赤羽的額頭,溫皇才踏步往臥室前去。   第一天覺得新鮮,溫皇也和赤羽一同逗弄著小貓玩兒,除了貓食外衣川紫也將逗貓棒一起交給赤羽,溫皇負責用毛球釣小京,赤羽則難得使用手機的照相功能,拍了好幾張小京的照片。   看著幾乎整晚都在和小貓玩的赤羽,溫皇有些好笑,道:「我不知道你這麼喜歡貓咪,喜歡的話,我們也養一隻吧?」   「不要。」赤羽幾乎是馬上拒絕。   「為什麼?」溫皇好奇問道。   「……我們都很忙,沒空照顧。」赤羽輕聲道:「而且你剛剛也說了,這間房子不能養寵物,要搬家也是一番大工程,我們沒空忙那些事。」   「也是。」見赤羽心意堅決,本就只是想讓赤羽開心的溫皇也不再勸說,繼續和赤羽逗著小京玩。   貓咪是很獨立的動物,不黏人也不易親人,初來到陌生的環境,小京只花了一晚就適應了,還很快就找到了舒適的沙發角落窩著睡覺。依照衣川紫的叮嚀,赤羽把放著貓砂的寵物箱置於陽台,再放了一杯水在桌上給牠喝,才和溫皇回臥室就寢。   隔日,溫皇下班回家時發現赤羽仍未回來。赤羽的工作繁重非常,比溫皇下班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習以為常,回到臥室換下西裝,想著等等是否去接赤羽一同用餐,這時原本窩在床角的小京忽然醒來,一溜煙地從溫皇腳邊竄過,跑出了房間。   差點忘了昨日才來借宿的嬌客,溫皇換好衣服後便往客廳去尋找牠的身影;小京正居高臨下地坐在電視櫃上,溫皇叫了牠的名字,牠動也不動,一會兒又跳到書櫃上,順著櫃子跑回沙發,回到角落窩著。   溫皇在牠旁邊坐下,才想摸摸牠,小京卻又跑走了,溫皇看著牠靈活地跳上餐桌,擺明不給自己碰,忍不住覺得好笑,回房間拿出逗貓棒在小京面前晃了晃,小京果然馬上被毛球吸引,一路追著毛球回到客廳,和溫皇玩了起來。這一玩就讓溫皇忘了時間,直到快要八點赤羽打電話回來問要不要買便當時,才想到自己還沒吃晚餐。   掛了電話後溫皇看著自個兒玩毛球玩得很開心的小京,溫皇再一次認真考慮兩人也養一隻,雖然自己並沒有特別偏好,但見赤羽昨天的樣子應是很喜歡,有一隻寵物在自己不在家時陪著赤羽,也會讓他比較開心吧。溫皇想著。   半小時候赤羽回來了,提著兩人的便當,在餐桌前坐下後才問:「你幾點下班的,怎麼還沒吃?」   「六點,和小京一玩就忘了吃飯。」溫皇老實答道。   「看不出你這麼喜歡他。」赤羽有些意外地說。   「我只是沒注意到時間。」溫皇道,看著不知何時跑來的小京跳到赤羽腿上,仰著頭一副央求著想吃的樣子,有些吃味地說:「何況他似乎喜歡你遠多於我啊。」   「小京真是聰明,知道少靠近你為妙。」赤羽忍不住笑了出來,將小京抱起來在地上,起身倒了碗貓食,才回到桌前用餐。   看著赤羽動作間沒有露出半點麻煩的表情,反而樂在其中的模樣,溫皇忍不住問:「真的不養一隻嗎?我不在家的時候,有隻貓陪著你也好。」   「我們沒空照顧。」赤羽仍是那句話。   「養其他的呢,寵物鼠之類的。」溫皇又問。   赤羽沒有馬上回答,沉默地吃著飯,溫皇以為他在考慮,等了一會兒赤羽才道:「不要,等到牠死掉的時候,會很難過。」   「你怎麼全跳過過程,直接想到最後去了?」溫皇有點錯愕於赤羽的反應。   「以前老家養過狗,是我很小的時候的事了,」赤羽道:「牠老死的時候我難過了很久。寵物都是這樣,性命頂多十幾年,不管多愛牠,總要面對他們的死亡……我不想承受那樣的傷心,所以,還是一開始就別養的好……。」   「是嗎……」沒有想過赤羽的拒絕背後是這樣的原因,溫皇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飯桌便安靜了下來。   是不是長期養成的習慣,讓赤羽思考一件事時,總會連最後的結果也考慮進去?溫皇想起了他追求赤羽時的事情,赤羽雖然沒拒絕,但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他點頭答應。   越是重情,就越害怕失去。   明瞭赤羽的顧慮,溫皇便放棄了養寵物的念頭,想轉個話題,赤羽先一步開口,聲音比平常小聲許多:「況且,有你就好了……不在家也沒關係,反正總會回來,不是嗎?」   溫皇愣了下,沒有想到會聽到這種一點也不像赤羽會說的話,他不自覺停下了夾菜的手,眨眨眼睛盯著赤羽,赤羽顧著低頭吃飯,沒有看溫皇,耳朵卻有些紅了。「你說什麼?」   「沒事。」   溫皇看著極力遮掩害羞的赤羽,確定剛剛不是自己的幻聽,嘴角勾起微笑,也不戳破赤羽的掩飾,只帶著笑意繼續吃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