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酆湘】日常小事

  「這禮拜六?」忽地拔高的聲音,顯示發話者的意外與不悅。   「對,這禮拜六,也就是後天,地點在環珠樓飯店。」與之相較,酆都月冷靜的應答成了明顯的對比,不是不明白對方那樣反應之下的心思,卻仍默不在乎地開著車,絲毫沒有要安撫副駕駛座上那人的模樣。   百里瀟湘沒有接話,車內的氣氛一時凝滯。車速隨著交通號誌的轉換而減慢,直到車子完全停下時,酆都月才轉頭看向身旁的人,卻見那人正撇頭看著窗外;今日兩人同樣加班,時近九點,天色已暗,街道上依然人來人往,商店炫目的光線與廣告將街景映照得更加繽紛,僅隔一扇車窗,卻將世界劃分成截然不同的兩半。   即便看不到表情,酆都月也知道,百里瀟湘鐵定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他知道這禮拜六他和百里瀟湘有約在先,但任飄渺一個命令下來,要他們倆人以飄渺峰集團代表的身分,參加苗疆企業的新產品發表會,酆都月無法拒絕,只好老實道歉:「……抱歉,改到週日可以嗎?」   「不可以。」百里瀟湘想都沒想便一口拒絕。   「……」   「哼。」   這是第幾次了!百里瀟湘的內心怒氣翻騰,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他和酆都月的時間被任飄渺任意霸佔,即便事先約好,只要臨時被交託工作,就算是非上班時間,酆都月也會以工作為優先,用幾句道歉就把他打發掉。   雖然兩人只是同居,並非情人,但百里瀟湘以為……他們只是彼此都沒有說破而已,他們之間的相處不只是同事或者室友那樣,他把酆都月當成特別的人,酆都月應該也……   一次又一次的事實卻不斷讓百里瀟湘感覺挫敗,在酆都月心中,果然還是工作比較重要,或者說……任飄渺比較重要。   「一定要去嗎?」百里瀟湘決定再給酆都月一次機會,這麼問道。   「任飄渺親自下了命令,不能不去。」酆都月道。   不僅沒有得到心裡期望的回答,還再次親耳聽到酆都月把那個討人厭的名字掛在嘴上,百里瀟湘的情緒降到谷底,索性緊閉雙唇,再也不搭理酆都月。   一直到兩人洗漱完畢要就寢前,百里瀟湘都沒再應過酆都月的話。      週六當天。   「三十八度二。」念出耳溫槍上顯示的數字,酆都月看著床上半醒半暈的百里瀟湘,用如往常平靜的語氣道:「你燒得頗嚴重。」   百里瀟湘沒有回應,頭腦昏昏沉沉的,加上身體上的不適,讓他連一個字都懶得開口,酆都月對他前一晚濕著頭髮吹冷氣入睡的訓話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只想要人安靜閉嘴,卻又想要聽到他講話的聲音;酆都月沉靜的聲音彷彿有種治癒立,讓他的腦袋有逐漸冷卻轉醒的跡象。   酆都月放下耳溫槍,走出房間給百里瀟湘倒了杯水放在床邊桌上,才開口:「你好好休息,睡一下,等我回來就帶你去看醫生。」   酆都月的話百里瀟湘雙眼忽然睜開,對著正要轉身離開的那人大喊:「你要去哪?!」   「環珠樓……」   「你還要去?!」   酆都月沒有馬上答話,看著怒氣忽起的百里瀟湘,小心翼翼地開口:「你感冒在家休息,我會跟任飄渺說,但我不能不去……」   「你……」百里瀟湘簡直氣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都已經生病發燒了,這個人居然還要為了工作把人丟在家裡。各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他氣不過,一手用力揮掉酆都月替他倒的水,馬克杯墜地後應聲而碎,發出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沒有想到百里瀟湘會出現這麼大的反應,酆都月整個人杵在床邊,不知該說什麼。   「你去啊!」百里瀟湘的聲音充滿盛怒,撐起上身,抓起酆都月原本放在床尾的公事包與西裝外套通通往外丟,怒道:「你去、你就一輩子為那傢伙工作好了!你也不用回來了,不用管我,我……」不再忍隱自己的情緒,百里瀟湘滿腹怒火全發洩在眼前的人身上,混亂的心情讓他口無遮攔,詞窮之時索性翻身背對著那人,直接眼不見為淨:「你快滾啊!要是遲到了別說是我害的!」   酆都月無言地看著負氣轉身的百里瀟湘,再看向一地狼藉,輕輕嘆了一口氣,嘆氣的聲音卻還是傳進了百里瀟湘耳中,令他不由得更感生氣,乾脆拉高了被子,將自己整張臉都蓋住。   不一會兒,他聽到酆都月離開房間的腳步聲,失落的情緒陡然升起,胸口悶得發疼,俊臉埋在棉被中,平時倔強的個性讓他極少出現示弱的一面。此時憤怒、忌妒、孤單、還有一種不甘心的感覺交雜心中,百里瀟湘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維持表面上的不在意,眼眶,似乎有點濕濕的。   「笨蛋……笨蛋酆都月……」   嘴上喃喃罵著半點也不懂得變通的那人,百里瀟湘此時更怨的是,明知對方是工作狂卻還是不由自主地喜歡上酆都月的自己。   雖然一直以來都並非是情人的關係,但百里瀟湘自認他對酆都月的付出跟對待情人差不多,酆都月也待他不差,即使經常將工作擺在他之前,百里瀟湘依舊覺得酆都月對他應該不只是視為同事或室友那樣單純。   為他做了那麼多,換來的依舊是只有自己單方面在意的結果。   過去那些算什麼?   酆都月是笨蛋,喜歡那個笨蛋的自己更是大笨蛋!   過沒多久,百里瀟湘又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在床邊不遠處停下,然後是一陣清掃杯子碎片的聲音。負氣的百里瀟湘什麼也沒說,一動也不動地縮在床上,默默地聽著酆都月來了又走的腳步聲,原以為他清完碎片便會出門,沒想到竟又折了回來,幾分鐘過去都沒有打算離開的樣子。百里瀟湘終究沉不住氣,低聲開口問:「……還不走在幹嘛?」   「我不去了,留下來陪你。」看著不肯正面對他的百里瀟湘,酆都月淡淡地回答道。   明明是自己希望聽到的話語,百里瀟湘不平而起的氣憤卻依舊超過了欣喜,隔著棉被怒道:「留下來幹嘛?讓我看清我的任性有多幼稚嗎?讓我覺得我對不起你嗎?真抱歉啊,這種時候生病,害你為了耍任性的我而無法去工作!這樣你滿意了嗎?滿意了就滾!」   「我沒有這樣說。」   「但你就是這個意思!」   「我沒有這麼想。」   「我才不信。」   「你在哭嗎?」   「!」   酆都月突然的問話讓百里瀟湘一時語塞,這才發現眼淚不知何時又流了出來,連自己都沒注意到。「哪有!」他倔強地反駁,不肯讓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   「對不起。」酆都月道。   這聲道歉讓百里瀟湘又沉默了,雖然他不確定酆都月是為什麼而道歉,但不能否認,一聲出自內心的對不起似乎讓他的心情平復了一些,讓他無法再對這個人口出惡言。「……哼。」他輕哼了聲,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不甘願,對於自己這麼輕易就原諒酆都月這點。   走到百里瀟湘床邊,酆都月又道:「我不走了,你別哭。」   「我沒哭。」百里瀟湘一秒回應。   「不要哭。」   「我沒哭!」   「不要哭。」   百里瀟湘只覺得這人腦子有洞,掀開棉被朝著他喊:「老子沒哭!你有完沒……」話語未落,對上酆都月直視著他的視線,百里瀟湘忽然忘了已經到嘴邊的話,倏地抿緊了嘴,對望數秒後又用平被把頭矇住,臉頰不知是因發燒還是什麼原因,似乎有些發熱。   酆都月以前,不曾用這麼溫柔的眼神看他……   把百里瀟湘的表情變化及泛紅的鼻頭看在眼裡,酆都月也不想說破什麼,只是開口用如往常平淡的語氣道:「你睡一下,下午我帶你去看醫生。」   棉被底下傳來一聲細小的應諾,這樣的回應讓酆都月臉上泛起一抹極淺的微笑,連本人都沒有發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