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七夕

  溫皇上週就到德國出差了,對於經常出差的戀人赤羽早已習慣,但是這次出差回國的日子,剛好是個特別的節日。八月十三日那一格上面寫著20:35,那是溫皇的班機預定抵達的時間,算算時間,依照過往經驗,那人大概也要十點過後才會到家。   看來七夕是很難安排什麼行程了,連一起吃頓晚餐都無法,今年大概得採用送禮物的方式來慶祝七夕。赤羽想著。   目前碰到的問題有二:首先,他不知道要送溫皇什麼東西;即使知道溫皇喜歡的東西,挑禮物還是他非常不擅長的事情之一。其次,也是最大的問題……後天就是七夕了,他太晚注意到這個日子的逼近,未來兩日他還得上班,幾乎沒時間挑禮物。就算透過網購,要三天內送到也很困難。   赤羽著實遇到了難關。         「啥?七夕禮物?」   「你小聲點行嗎?」赤羽忍不住用手上的文件夾打了眼前那個彷彿看到鬼一般的百里瀟湘,心裡已經後悔向這個人尋求意見。   「幹嘛,害羞啊?」百里瀟湘已經從驚訝轉為充滿玩味的表情,「全公司的人早就都知道了,而且已經多久了~六年?七年?十年?」   「快四年而已,你少亂講。」赤羽沒好氣地說。「午休時間不要在辦公室大聲嚷嚷,剛剛的話就當我沒問。」   「欸欸欸,我又沒說不幫忙想。」百里瀟湘趕緊拉住要轉身走人的赤羽,「你想送哪類的?」   「不知道,完全沒頭緒。」赤羽老實道:「不過我希望是實用一點的東西……」   「實用啊……實用跟浪漫很難兩全你知道嗎?」百里瀟湘歪頭思考著:「溫皇喜歡的又實用的東西……」   「還是算了,我下班後去路上逛逛,總會看到什麼可以送的……」   「不不不、你等等,」百里瀟湘第二度拉住赤羽,「我想到了,實用而且那傢伙會喜歡的東西。」   「什麼?」沒想到百里瀟湘這麼快就想到,赤羽好奇地問。   「我幫你網購,貨到付款,明天晚上你就知道是什麼了。」故意賣關子,百里瀟湘露出神秘兮兮的笑臉:「實用、應景、可以消除出差疲勞而且對方一定會喜歡,放心相信我吧。」   「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東西。」赤羽懷疑地道,擺明不放心。   「當然有,好了,我還要準備下午開會的資料,開完會就幫你訂,不用謝我。」百里瀟湘不客氣地揮揮手中的資料夾,逐客之意相當明顯,赤羽也只好皺著眉頭離開百里瀟湘的辦公室。   星期二晚間,快遞準時地在晚上八點按門鈴,付款簽收後,赤羽拿著並不大的包裹到臥室,打開包裝一看,頓時臉青了大半。   那是一件由紅色薄紗為主體、邊緣繡著蕾絲花邊、看起來只有一般上衣長度的……性感睡衣。   他媽的百里瀟湘!!!   赤羽嘴角有些抽搐,臉色一陣青一陣紅,這下才明白百里瀟湘所謂「實用、應景、可以消除出差疲勞而且對方一定會喜歡」的意思……   要他穿這種東西,不、可、能!!!   還在想要怎麼處理這件睡衣及明天該如何好好「答謝」百里瀟湘,忽然聽到大門外傳來鑰匙互相敲擊的聲音,赤羽心中一驚,來不及將睡衣及包裝收起,只好先藏進棉被底下,做兩次深呼吸讓自己冷靜心情,才到客廳迎接出差回來的情人。「你回來了,飛機提早嗎?」   「候補到前一班的位子,所以早了三個小時。」溫皇關起門後才給赤羽一個輕吻:「驚喜嗎?」   「嗯。」赤羽努力讓自己露出與平常無異的微笑,「晚餐吃過沒?我以為你很晚才到,所以沒準備吃的……」   「在飛機上有吃,不用擔心。」溫皇一面說著,一面打開行李箱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長方形紙盒,「比起那個,我有更重要的東西……這個,送你。」   赤羽接下紙盒,重量比想像中的還要重了許多。「這是什麼?」   「禮物,」溫皇微笑道:「七夕情人節快樂,赤羽。」   「啊……」沒有想到人在國外的溫皇並沒有忽略這個日子,赤羽心底高興之時,想到剛剛藏起來的那件……又有點感到懊惱;搞到最後,又變成自己單方面接受溫皇的心意而已。「謝謝。」他輕聲道謝。   「打開看看?」溫皇帶著笑意道。   赤羽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打開盒蓋,才發現原來裡面是一瓶伏特加酒,玻璃瓶身上還有知名德國酒廠的名字,可見是溫皇特地在德國當地買的。只是瓶身除了印著酒廠的名字外,還有全裸性感美女的肖像,這是……?   「這款酒全球限量五千瓶,我透過關係好不容易才拿到一瓶。」溫皇含笑解釋著:「瓶身上面印著的是負責過酒的女郎;這五千瓶酒最大的賣點就在於……每一滴酒再進入酒瓶前,都流經這些玩伴女郎的胸部,有乳香加持,這酒會更加香豔。」   「你說……」赤羽多花了三秒才反應過來溫皇剛才的介紹,臉上又泛起紅潮:「你、你……買這種酒……!」   「你不想親自驗證看看,這種跟一般的伏特加有什麼不同嗎?」溫皇說著,順勢再吻了下滿臉通紅的赤羽,道:「我先去沖澡,晚點再一起來品嘗。」   「嗯……」赤羽看著溫皇提起行李進臥房,再低頭詳端這瓶限量五千瓶的酒;他不嗜酒,不過喜歡品嚐世界各地名酒的確是他的興趣,溫皇要去德國前他並沒有託他代酒回來,不過那人依舊替他買了德國名酒回來,讓他心中泛起一股暖意。   在七夕的夜晚,能與情人一起喝酒,也不……   ──等等!   猛然想起臥室床上藏著的東西,赤羽用最快的速度放下酒瓶衝回房間,卻看到溫皇已經發現了棉被下的東西,正盯著那件紅色的薄紗睡衣瞧。看到赤羽跑回房內,本就勾起的嘴角更加上揚,興致盎然地問:「……你買的?」   「不、」赤羽直覺想要否認,但想到的確是自己付錢、百里瀟湘只是幫他下單,又無法說謊隱瞞。「那是……呃……」   溫皇抓起睡衣左瞧右瞧,不顧尷尬在一旁的赤羽,一會兒才放下,道:「我去洗澡,等等我要看你穿。」   「你、你……」   「身上不能穿別的東西喔,內褲也不行。」   「你!!!!!」   看著溫皇丟下一句命令就轉身進浴室的身影,赤羽心底五味雜陳,雖說很想拿這件睡衣去勒死百里瀟湘,但從溫皇的反應看來,他似乎還滿喜歡的,也許真的能夠當作七夕禮物……   不對,要穿的是自己,所以百里瀟湘真正的意思是要他穿上這個把自己當禮物送給溫皇嗎?!   赤羽越想越火大、越想越羞恥,盯著那件紅豔的薄紗蕾絲性感睡衣,心一橫,決心要有所反擊。   幾分鐘過後,溫皇從浴室只圍著一條毛巾出來時,就看到赤羽已經穿上那件薄紗睡衣,站在床邊背對著他;睡衣長度只剛好遮掩住他的臀部,但隔著一層薄紗,在未著內褲的情況下,那個豐潤的部位依舊隱約可見。溫皇不禁揚起嘴角,走到赤羽身後,伸出雙手將人攬入懷裡,貼在他的耳後道:「穿成這樣引誘我……你這麼做對嗎?」   「你、是你要我穿的還、還……」不知道是身體僵硬影響到舌頭打結,還是被身後無賴的人氣到結舌,赤羽變得有些結巴,一句話半天說不完整。   赤羽的反應讓溫皇笑出聲來,「很乖,那麼轉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穿起來的樣子。」   「唔……」赤羽面露難色,但想到今日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既然都已經不顧羞恥地穿上這身衣服,事到如今,也只能咬著牙豁出去了。   在赤羽轉身正面對著溫皇同時,溫皇的呼吸不由得停了三秒;原來這件睡衣是日式浴衣的造型,領口做得非常寬鬆,白皙的頸部及鎖骨的美妙線條一覽無遺,即使赤羽已經緊緊地把腰帶繫住,半透明的紅色薄紗還是無法遮蓋住他精壯的胸膛,尤其胸部上的兩個小凸起……   看到溫皇的視線一路向下,赤羽的身軀止不住地微微顫抖著,雙手不自覺地拉住睡衣下擺,試圖用手擋住因衣長不足而暴露在外的男性象徵,又羞又窘地開口:「一、一定是尺寸弄錯了,不然怎麼這麼、這麼……」   溫皇促狹地笑道:「不會啊,我覺得這樣的長度很好。」很方便辦事。   赤羽已經因為溫皇的視線而羞紅了整張臉,撇著頭道:「看夠了吧,看夠我要換下來了……」   「那怎麼行,」溫皇重新一把將人摟進懷裡,一手環著他的腰,另一手隔著薄紗,用手指在臀部間的縫隙上輕輕來回劃著:「要脫,也是由我來脫……」   「唔……」敏感處傳來被撫摸的感覺讓赤羽全身發顫,兩人毫無縫隙的肌膚鑲貼更讓他清楚感受到溫皇的心跳聲,以及已經明顯挺立的慾望中心正隔著毛巾抵著自己……赤羽嚥了口口水,下定決心後又做一次深呼吸,然後才伸出手,抽走溫皇身上唯一蔽體的毛巾。   赤羽主動的動作讓溫皇挑眉,染上了情慾的聲音比平常更為低沉:「你這是在挑逗我嗎……嗯?」伴隨著上揚的語尾,一直在臀部遊走的手指從蕾絲下擺鑽進睡衣底下,更直接地滑入股間那隱沒的地帶。   不甘趨於被動似的,赤羽故意用大腿磨蹭去溫皇的胯下,不服輸地開口:「反正阻止不了你的獸行,我總不能每次都像被強暴的女人,做徒勞無功的掙扎……」   「哦?今天怎麼這麼老實……」溫皇挑起赤羽的下巴,讓兩人四目相交:「有什麼詭計,從實招來,坦白從寬,否則……」   「否則如何?」赤羽不怕死地追問。   溫皇突然笑了出來,「需要先幫你打電話給秘書請假嗎?」   「不勞你費心!」赤羽冷不防抬起膝蓋攻擊溫皇跨下,趁著那人吃痛鬆手時,直接將人壓倒在床鋪上,將溫皇鎖在自己的雙肘雙膝間。   短短幾秒鐘的動作讓溫皇反應不及而愣了幾秒,回神過後,躺在床上那與平時相反的位置沒有讓他心驚,反而因為覺得方才那一擊赤羽並沒有很用力而內心暗自愉悅,他依舊掛著微笑看著赤羽:「哎呀……」   「去德國出差辛苦你了,」赤羽突然這麼道,言語間隱含藏不住的得意之色:「難得的七夕,這是我送你的禮物,敢收嗎?」   「收,你給的禮物……當然收……」溫皇神色自若地答道,抬起一手拉掉赤羽的睡衣腰帶,薄紗睡衣順著重力垂下,讓赤羽的胸膛及毫無贅肉的小腹完全展現在溫皇眼前,令他忍不住讚嘆:「這景色比德國的還好看……」   「喜歡嗎?」赤羽又問。   「喜歡。」   「很乖。」赤羽用剛剛溫皇對他說過的話回他,然後低下頭,主動吻上溫皇的唇。   處於下方的溫皇半點不緊張,反而相當享受赤羽難得主動的吻,還搶先一步伸出舌頭與他在口腔中競逐嬉戲。安靜無聲的臥室中,交換唾液的水漬聲格外清晰,當赤羽為了換氣而稍微與溫皇拉開距離時,彷彿看準了這個時機似的,溫皇突然伸手將赤羽的頭重新壓低,強迫繼續這個吻;感覺到赤羽有些心驚,卻仍想掌握住這一吻的主導權,溫皇更賣力地加深這個吻,直赤羽用拍打來表示快要無法呼吸的時候,才肯放開他,卻在唇瓣分離的下一秒忽然抓著他翻了一圈,讓兩人回到熟悉的上下位置。   「你……」赤羽想要抗議,卻礙於綿長的吻剛才結束而仍氣喘吁吁,而無法做出任何有實質作用的掙扎。   「你給的禮物我已經收下了,現在,是我享用禮物的時候。」溫皇話音方落,唇已經來到赤羽的鎖骨,一會兒親吻一會兒用舌尖舔舐,惹得赤羽心跳越來越急,體溫越來越高,敏感的肌膚可以清楚感受到溫皇的唇逐漸下移,不一會兒就來到的胸膛上……   「啊啊……」乳尖被吮吻的感覺讓赤羽有些亢奮,甜膩的呻吟不由得流出,身體也不自覺地扭動著,像是抗拒溫皇的親密,更像欲求不滿而要求更多。   溫皇在赤羽兩邊乳尖都逗留了很久才繼續往下,雖然平常他也喜歡在前戲營造旖旎的氣氛,卻很少像今天這樣,腹部、腰際、腿根……幾乎要吻遍全身,甚至還分開他的雙腿,彷彿作畫一般,用唇瓣仔細描摹勾勒著大腿內側姣好的線條,品嚐著難得暴露在外的細嫩肌膚。   溫皇光是用吻就已讓赤羽感到興奮不已,男性象徵高高挺立著,像是誘惑著他去撫慰一般。但是人類的劣根性讓溫皇並不想這麼快就滿足赤羽,他故意避開赤羽的慾望中心,伸出手指直接進入了最私密的地方。   「等……等一、」赤羽倒抽一口氣,異物入侵體內的怪異感受讓他難以忍耐,反射性地想一腳踹開那個在他身上為所欲為的男人,溫皇卻早就料到赤羽的反應似的,先一步壓制住赤羽的雙腿,手指則繼續著擴張密穴的動作,一面道:「我會讓你比平常更舒服,所以現在……乖乖當我的禮物……」   「混帳……」溫皇的言語無異更增加了赤羽的羞恥程度,尤其當他意識到那件短到不行又毫無遮蔽效果的睡衣還鬆垮垮地掛在自己身上時,想到自己現在的模樣,四肢又更僵硬了些。   「你太緊張了。」查覺到赤羽的身軀比平常更僵硬,溫皇稍微緩下了侵略的動作:「你的下面很緊,不放鬆一些的話你會痛。」   「換你在下面時你再告訴我該怎麼放鬆!」赤羽忍不住怒吼回去。   赤羽的反應讓溫皇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好好,我來幫你想辦法……」他面說著一面抬頭環視臥房,忽然看到被兩人掃到床尾的睡衣包裝袋中掉出了一個小瓶子,伸長手撿起一看,臉上又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看著溫皇忽然停下的動作,赤羽不解地抬頭望著他,注意到他手上拿著的小瓶子,便問:「那是什麼?」   「跟睡衣一起寄來的贈品,」溫皇回答道:「上面寫說……是他們店內新商品的試用品。」   「什麼試用品?」赤羽又問。   「潤滑劑,葡萄酒口味的。」   「什……!」   「真是貼心的贈品。」溫皇說著,一面打開瓶蓋,將潤滑劑倒在手上,在赤羽反抗之前再次將手指伸入赤羽體內。   「唔……」藉由潤滑劑的幫助,赤羽的密穴的確較之前更輕易地容納了溫皇的手指,只是不習慣情趣用品的他依舊皺起了眉頭,火熱的內壁被冰涼的潤滑劑刺激著,鼻尖甚至可以嗅到淡淡的酒味。   見赤羽不再發出難受的呻吟,溫皇大膽地一次放入三隻手指,同時往不同發像按壓擴張著,聽著赤羽因他的動作而發出粗重的喘息及低吟,還有不停在他身下顫抖的身軀;也許潤滑劑的酒香同時也有催情的效果,他覺得自己的下腹越來越脹熱,理智被拋到九霄雲外,大腦只剩下佔有身下之人的想法。溫皇不自覺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待他覺得擴張得差不多後才抽出手指,又倒了一些潤滑劑塗抹在自己粗大的男根上,才對赤羽道:「我要開動了……」   「去你的開──啊、啊啊!」赤羽反射性的咒罵還沒說完,溫皇已經扶著他的腰,一口氣將自己的慾望送入一大半。驚呼與讚嘆同時響起,潤滑劑讓溫皇比以往更能輕鬆進入赤羽的密穴,不用慢慢推進以免讓赤羽感到劇痛。與之前不同的開始讓赤羽瞬間忘了矜持,用求饒似的聲音道:「你、太快、太多了……啊、啊……」   無視於赤羽的哀求,溫皇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繼續用力地挺進,竟一下子便讓男根全部進入,逼得赤羽又是一陣呻吟。   溫皇暫緩下動作,享受著被赤羽緊緊包覆的感覺,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輕聲道:「你把我包得好緊、好舒服……你真棒,赤羽……」   「你……嗯啊……你竟然……」赤羽喘息連連,一張俊臉全皺在一起;即便有潤滑劑的幫助,不該被異物入侵的體內一下子被完全填滿,還是讓赤羽感覺到難以言說的疼痛。「出……出去……!」   「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舒服了。」溫皇在赤羽臉上落吻,同時把他抓著被單的手拉到自己背上,好言安撫道:「別抓被單,抱著我……把你的全部都交給我……」   「每次都只會……叫我忍……」赤羽順著溫皇的動作,將雙手緊緊攀上他的後背,嘴上不忘埋怨著。「討厭鬼……」   「不知道是誰正在跟這個討厭鬼一起過七夕呢……」溫皇帶著笑意道,稍微撐起自己的身體,開始在赤羽體內一進一退地動作起來。「又是誰……給討厭鬼送上這麼份禮物呢……嗯?」   「閉嘴……嗯啊、啊、啊啊啊……」溫皇的動作讓赤羽完全無法言語,密穴內壁被硬物摩擦的感覺比方才停滯不動的時候更加刺激,讓他無法克制地不停發出哀吟:「不、不要再……啊啊……!」求饒地同時赤羽的雙腿卻情不自禁地纏上溫皇的身體,彷彿不讓人離開半步一般。   注意到赤羽語言與相反的動作,溫皇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更用力地撞擊著赤羽,每一下都頂到赤羽的最深處、每一下都讓赤羽得到更大的刺激與快感……   「赤羽……」溫皇情不自禁地喚著情人的名字,眼神中滿是情慾與佔有慾;每當他讓赤羽出現這樣的媚態時,他心底的獨佔慾變會完全失控,聽著赤羽發出難以想像的嬌喘與呻吟、看著他完全暴露的緋紅肌膚、品嚐著那鮮嫩欲滴的紅唇……想到只有他能讓平時正經八百的赤羽變成這般令人血脈噴張的模樣,他就想把人緊緊抓住,狠狠操到他無法下床,因為這樣的赤羽只能屬於他一個人……除了他,其他人都休想看到。   溫皇的動作隨著心裡壓不住的獨佔慾而越來越粗暴,赤羽只能被迫承受溫皇的進犯,連呻吟變得破碎,甚至在射精後溫皇都不給他喘息的時間,將人翻身換一個姿勢後,繼續不留情面地攻城掠地。   溫皇彷彿有用不完的體力似的,直到赤羽喊啞了嗓子都不肯放過他,直到最後好不容易滿足地再一次洩在赤羽體內時,赤羽已經累到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更遑論記得溫皇到底射了幾次、自己又射了幾次……   知道情人已經完全累壞,溫皇將自己的慾望退出赤羽體內,然後將人抱在懷中,不忘拉來棉被以免情人著涼。   看著赤羽紅潮未退的臉頰,溫皇伸手替他將被汗水沾濕的髮絲撥到耳後,輕聲又喚了他的名字:「赤羽……」   懷中的人沒有反應,不知是沒有應答的力氣還是已然睡去,溫皇盯著他看了會兒,又開口道:「葡萄酒的香味不錯,下次買大瓶的回來用如何?」   「去你的……」   一聲虛弱無力的三字經從赤羽嘴中吐出,氣勢沒有,倒讓人覺得可愛。被這樣的反應逗笑,溫皇忍不住想繼續捉弄他:「那不然直接用酒好了,德國人用女人的乳溝過酒……下次用你的那裡……呃……」   用手狠狠掐了溫皇的腰一把讓他閉嘴,赤羽這才勉強撐開眼皮,用鄙視的眼神斜睨溫皇:「下流。」   「開玩笑的。」溫皇趕緊安撫情人,就怕自己再隨便說話,下一次赤羽捏的恐怕就不是腰了。「你累了就睡吧,等等我會幫你清理身體。」   「哼……」赤羽重新閉上雙眼,習慣性地將頭靠在溫皇的胸前,順便喬了一個舒適的睡姿,才又開口:「明天……」   「明天如何?」溫皇順著他的話問。   「……你要負責洗床單。」   「……好。」   「然後……」   「?」   「一起喝……你帶回來的酒。」   ……   怎麼有人可以可愛成這樣?   望著說完話後便陷入沉睡的赤羽,聽著胸前傳來的規律呼吸聲,溫皇忍不住勾起嘴角,掩藏不住臉上的笑意及心底的暖意。   幾天後,酆都月回家時被管理員叫住,表示有他的包裹。酆都月疑惑地收下,打開後發現裡面是一件白色的性感薄紗睡衣,無言之時看到包裝袋上附了一張紙條,沒有署名,上面只寫了幾個字:「送給百里瀟湘,請他一定要穿上。不用謝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