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婚嫁 十四(完)

 
  月牙淚的來訪十分短暫,雖然溫皇原本就打算待在廚房不去見他,但在他盛起兩人份的稀飯,打算等涼一些再端出去時,就聽到了家裡大門再度打開、以及赤羽向月牙淚道別的聲音。正在溫皇疑惑之際,赤羽打開廚房的門,道:「淚回去了。」
  「這麼快?」溫皇一面問,一面用托盤將兩碗白稀飯端出廚房。
  赤羽跟在溫皇身後走進飯廳,回答道:「他還要去接弟弟下班,然後一起吃晚飯。」
  溫皇只哦一聲,沒有說什麼,幫赤羽拉開餐桌椅子,才在他對面坐下。
  安靜地吃了幾口稀飯,赤羽才又開口:「剛剛,淚勸我辭去西劍流的工作。」
  「嗯?」不是沒有揣測月牙淚來訪會對赤羽說什麼,但勸人辭職,卻大大出乎溫皇的意料之外。
  看出溫皇與他同對此事感到意外,赤羽用語氣平淡地繼續道:「他說,既然那個地方讓我痛苦,就別去了。」
  溫皇又應了聲,等著赤羽的下文。
  「我跟他說,我的心理素質沒有這麼低,在養病的這段期間,我會調整好心態。不過其實我內心真正的想法是,我想為了他去上班,當作是給他的一點補償也好,至少這樣,我們天天都可以見面。」赤羽停頓了會兒,才繼續道:「好奇怪呢,怎麼我沒說出來,淚卻知道我心裡是這麼想的呢?他後來又說,就當作是讓他開心,要我配合他任性一回。」說到此,赤羽低笑一聲:「怎麼有這種人,堅持要同事離職,你說是不是?」
  「你答應了?」溫皇問。
  「我答應了。」赤羽老實道:「不過,我也給他一個做為交換的條件,每個禮拜,我們一起吃一頓飯,他也答應了。」
  「嗯……」
  「我……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赤羽又猶疑不定地道:「淚不要我的虧欠,我能為他做的,就是把他當成朋友對待,一個非常重視的朋友,我希望這樣做,可以削減我心中對他的虧欠……。」
  「他總是那麼了解你,一定有接收到你的心意的。」溫皇肯定地道。
  「希望如此。」赤羽輕嘆一聲,繼續低頭吃稀飯。
 
 
 
 
  一一化解了鬱結內心的心結,再加上溫皇妥善的照料,赤羽的健康狀況恢復良好,逐漸回復了以往的精神與體力。溫皇見他終於掃去過往事件的陰霾,心裡的壓力也減少了大半。
  挑了一個非假日的日子,溫皇把所有的工作排開,開車帶赤羽出遠門走走。
  近三個月沒有與溫皇一同出遊,赤羽顯得很開心,一路上都用輕鬆愉快的心情與溫皇聊天,許久未見赤羽這般毫無罣礙的真心笑容,溫皇再次感到放鬆不少。
  非假日的風景區沒什麼遊客,兩人隨意走著來到一處湖畔,見四周沒有其他遊客,溫皇開口喚了一聲:「赤羽。」
  「嗯?」
  溫皇突然在赤羽面前單膝下跪,手中不知何時拿出了一枚銀戒遞到赤羽面前,抬頭對上赤羽顯得有些驚愕而睜大的雙眼,收起了總是帶著三分玩笑的不正經,用再真誠不過的語調開口:「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你……」
  「沒有你在身邊,我的生命永遠有一塊缺角。」溫皇續道:「過去的我還不夠好,讓你經歷許多不愉快的事……今日我在此發誓,未來的每一天,我都會保護你,守護你遠離不開心的人事物。赤羽信之介,你願意接受我的求婚嗎?」
  赤羽看著在自己面前下跪求婚的溫皇,嘴巴抿成一條線,神情沒有一絲喜悅,反而相當僵硬,甚至有些微的困窘。他沉默了多久,溫皇就跪了多久;終於赤羽開口,卻是:「……抱歉……」
  溫皇緩緩放下持戒的那手,臉上掩藏不住被拒絕的落寞,但仍維持跪姿,問道:「能告訴我原因嗎?」
  「……因為我怕了。」赤羽心虛地扭頭,不敢對上溫皇的雙眼:「上一次的經驗讓我體會到,婚姻的束縛有多強烈……我知道你和他不一樣,但是……我還是忘不了,我會一直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所以我……對不起,我不敢接受……」
  溫皇的眼神黯淡了些:「……我知道了。」
  「對不起。」赤羽突然也在溫皇面前跪下:「是我膽小,是我自私……」
  「赤羽,別這樣,」赤羽的動作讓溫皇大驚,連忙起身想將赤羽拉起來,赤羽卻倔強地跪著,不肯起身。「我不怪你,我從來都不怪你……快起來,別跪……」
  「溫皇,」赤羽拉著溫皇的手,抬起頭對上那雙深邃的黑眸,他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帶猶豫:「雖然我現在無法答應你的求婚,但是我可以給你誓言,這一輩子我絕不會與你以外的人結婚,我發誓……」
  赤羽話音甫落,就被溫皇用力攬進懷中,臉龐貼著溫皇的胸,聽到隔著衣服卻依舊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他不禁感到害臊,對這個單純卻已經許久未有過的直接親密接觸,以及方才自己的發言。
  「這樣就夠了。」溫皇的聲音彷彿直接在他腦中響起:「你能這樣想……就夠了。」
  「溫皇……」
  溫皇稍微鬆開了緊抱住赤羽的雙手,看著他因害羞而低垂著的臉,認真地道:「就算你拒絕我的求婚,我剛剛所發的誓還是存在,從今天起,我來保護你,不會再讓你遇到不順心的事;所以,這枚戒指……」他用持戒的另一手牽起赤羽的左手:「就當作誓言的證明,讓我替你戴上,好嗎?」
  抬頭迎上溫皇的目光,赤羽感覺自己的心跳從沒這麼快過,左手傳來的溫度彷彿比自己的高出數倍,做了一個深呼吸,他才開口:「好……」
  得到應許,溫皇才執起赤羽的手,輕輕將戒指套進赤羽的左手無名指,而後在上落下一吻。
 
  毋須婚姻,緊握的雙手、相同的戒指,才是無法抹滅的相愛的證明。
 
 
 
  (全文完)
 





 
 
 
【避免雷到人的完結心得】
 
 


 
溫皇的求婚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哈~哈哈哈哈哈!!!

(被丟進湖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