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太絃】2013614應景

  太史侯看著絃知音的睡容,猶豫著該不該叫他,一會兒仍是走到他身旁,輕輕搖了搖他的肩膀:「知音。」   並未熟睡的絃知音很快因為太史侯的動作而醒來,順著聲音的來源轉頭,便看見了他的同居人站在一旁。「太史……」他坐直身體並伸了一個懶腰:「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而已。」太史侯答道:「累就去床上睡一會兒,趴著休息效果不好。」   「不用,」絃知音揉揉眼睛,逞強著道:「我快看完了。」   「在看什麼?」太史侯有些好奇。   「學生的碩論……明天有一場畢業口考。」絃知音的聲音還有些恍惚。   「那你還是頭腦清醒時再看吧。」太史侯闔起了那份論文,「中午吃過沒?」   「還沒,現在幾點……?」   絃知音的回答讓太史侯忍不住皺起眉頭:「兩點。」   「兩點了?」絃知音眼睛忽然睜大:「我睡了這麼久?」說著又要馬上翻開論文,被太史侯先一步一手壓住。   「吃完飯再看。」太史侯堅持道:「你是不是從我出門後一直看到現在?」   「嗯……」絃知音點點頭。   「我去給你下個水餃,你洗把臉起身走走,再到餐桌前等我。」太史侯說著便走出房門,不忘帶走那本論文,以免絃知音又埋頭繼續看。   見太史侯做得如此決絕,絃知音忍不住泛起一絲帶著無奈的笑容,卻是縱容戀人對自己的管教,乖乖地起身到浴室洗臉,再往餐廳走去。   瓦斯爐上的水還在煮,絃知音在客廳走了兩圈後在餐桌前坐下,雙手支著下巴,看著太史侯難得進廚房的背影。兩人很少自行開伙,冰箱裡倒是經常有水餃之類的冷凍食品,多半是月靈犀帶來的;兩人對吃不太計較,偶爾也就在家裡隨意煮著吃。   「還沒睡醒?你還是站著好了。」太史侯的聲音傳來時,絃知音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不覺間走神了,連人來到眼前都沒注意到。   「我醒了,剛剛只是在發呆。」絃知音反駁道,看著太史侯端到桌上的水果盤卻又是一愣:「你不是說煮水餃?」   「正在煮,順便弄點水果。」太史侯道:「餓的話先吃點。」   「哦,好。」絃知音依言拿了顆番茄放入嘴裡,眼神不自覺又跟著太史侯移動,看著他又走回瓦斯爐前顧水餃的身影,心底突然泛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對於這個願意待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對於自己目前忙碌但愜意的生活,還有大方接納他、把他當作父親般照顧尊敬的月靈犀和曲懷觴……   太史侯注意到絃知音的腳步聲時,那人也同時伸出雙手從後面抱住了他。意外於這個突然的動作,太史侯轉頭看著絃知音,問:「怎麼了?」   「謝謝你,太史。」絃知音的臉貼在太史侯的肩上,輕聲道。   「謝什麼?」   「謝謝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這有什麼好謝的,突然說這做什麼。」太史侯奇怪道。   「你對我好好。」絃知音撒嬌似地道:「謝謝你,我真愛你。」   太史侯原想回「不對你好我要對誰好」,又覺得此話太肉麻,轉念一想,回應道:「跟我的學生比起來,我對你的確很好。」   絃知音笑了出來:「如果我當你的學生,你就不會對我這麼好了嗎?」   「我不會讓你當我的學生。」   「為什麼?」   「因為我不會讓你畢業,」太史侯道:「這樣你才會一直留在我身邊。」   「作教授的人怎麼可以這麼自私,耽誤學生前程。」絃知音笑得開心,卻故意裝出不滿的聲音道。   「哦?你覺得待在我身邊是耽誤前程?」太史侯用質疑的語氣問。   「對啊。」絃知音續道:「不過沒關係,我不在意前程,我只在意你。」   「今天怎麼嘴巴這麼甜。」   「不好嗎?」   「沒有,你開心就好。」   「太史,謝謝你。」   「你剛剛已經謝過了。」   「謝謝你……」絃知音將臉埋在太史侯的肩窩上,雙手抱著太史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我真的很感謝你,一直陪著我,為我做了很多事。」   太史侯抬手輕拍絃知音的頭,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沒有說什麼。   「希望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好不好,太史?」絃知音又問道。   「我還需要回答這種問題嗎?」太史侯不答反問。   「我想聽你說嘛~」絃知音撒嬌著。   「耍什麼小孩子任性。」太史侯輕哼一聲,臉上的笑意卻是掩藏不住:「當然好。」   目的達成,絃知音更顯開心:「太史最好了!」   「好了,不用再恭維,水餃好了,拿盤子來裝。」太史侯拍拍身後那人的頭,有點寵愛又有點無奈地說。   「嗯。」絃知音取來了盤子,讓太史侯為他將水餃撈起。   臉上依舊帶著幸福橫溢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