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婚嫁 七

七   一聽說溫皇終於回到公司上班,千雪孤鳴馬上放下手中的文件,一見辦公室裡那久違的辦公身影,一方面為自己終於可以休息鬆一口氣,另一方面卻仍然為友人的精神感到憂心。「溫仔,你來啦?」   「嗯。」溫皇看了眼空空如也的信件盒:「信件你幫我看過了?」   「不知道你哪年哪月才會來,所以我都先看過,緊急的幫你處理了。」千雪孤鳴說著,又問:「你還好嗎?」   「我看起來不好嗎?」溫皇反問。   「我跟你認識多久,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狀況。」千雪孤鳴雙手抱胸:「那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溫皇又裝傻。   「赤羽啊!」懶得再與溫皇繞圈子,千雪孤鳴直接道:「以我對你的認識,我知道你翹班的這一個月絕對不會什麼辦法都沒想。」   「方法當然是有。」溫皇恢復了正經的神情:「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我不會輕易放過任家,還有任飄渺。」   「你真要和他槓上?」千雪孤鳴問。   「怕什麼,我從沒當他是大哥。」溫皇嗤笑一聲:「應該說,任家從沒把我當任家人,我又何必在意他們。」   「我知道你不怕。」千雪孤鳴道,沉默了會兒,才拿出一個信封:「這個,是我唯一沒幫你處理的東西。」   溫皇伸手接下,一面問:「是什麼?」   「一張邀請函。」   「你怎麼沒幫我回絕?」   「因為還珠樓同時也受邀參加。」   「……」   「你知道任飄渺最近開始頻繁出席社交活動,還會攜伴參加。」千雪孤鳴最後道:「當然我不保證這場他會應邀前往,不過我想這要由你自己決定。我走了。」   溫皇盯著邀請函看,心中千頭萬緒。他自己也想過去見赤羽,只要到西劍流財團的公司就行了,但他卻遲遲沒有付諸行動。   他直覺赤羽不想見到他,不管是什麼原因。   他該去嗎?   *   晨間,任飄渺起床時赤羽也同時醒來,閉眼假寐到任飄渺離開臥室後他才起身下床,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打理好,便由鳳蝶開車送他到公司。   月牙淚見到剛進公司的赤羽時眉頭緊皺了起來。他最近每天都在觀察赤羽的狀況,未見好轉的氣色卻讓他越加擔心。原想前去關切,又想到九點赤羽要主持一場會議,想必沒空與他閒話,便打算等會議結束後再去找他聊聊。   冗長的會議開了將近三個小時,會議結束後赤羽沒有逗留,用比平常更快速的步伐離開了會議室,月牙淚見狀立刻追了上去,在赤羽回辦公室前拉住了他:「信,我有話要問你。」   赤羽回頭的瞬間,月牙淚因他毫無生氣的表情而怔了一秒,隨即聽到赤羽無力的聲音:「……進來說吧。」   月牙淚心中直覺事態不對,回頭交代了也想進入辦公室的秘書衣川紫赤羽暫時不見任何人,才替他關上門順勢落鎖。   赤羽沒有回到辦公桌前,而是在茶几前的沙發上坐下,低垂著頭,沉生問:「淚,你要跟我說什麼?」   月牙淚眼角瞄到赤羽桌上明顯沒有被動過的三明治與咖啡,「你沒吃早餐?」   赤羽搖搖頭,「沒胃口。」   「你到底怎麼了?」月牙淚在赤羽身旁坐下,問話中難掩擔憂之情:「你看起來很糟。」   「是很糟。」赤羽毫不諱言:「淚,我覺得我快不行了。」   「信……」月牙淚伸出手想握住赤羽的,卻又遲疑地停在空中,猶豫了幾秒才輕輕握住。「怎麼了,告訴我。」   赤羽沒有抽回手,做了兩個深呼吸,才顫抖著道:「淚,我說過……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兄弟,所以……不要讓我利用你的感情……」   「我也說過,為你做什麼都是我自願。」月牙淚毫不猶豫道:「之前你說過一陣子就會好,但一個月來你的精神越來越差,我都看在眼裡,我不能再放任你用時間來自我安慰。信,你需要什麼,說出來。」   「我……」赤羽反手緊緊握住月牙淚的手:「一個月,到任家後的整整一個月,我每天做惡夢,從沒間斷過。」   「和任飄渺同床時,我幾乎要半夜四點以後才能入眠,不到三個小時又被惡夢驚醒;偶爾他不在家過夜時我能早點入睡,卻依舊睡不安穩……我以為我可以把心思投入在工作上不做他想,但一想到我這麼痛苦都是因為西劍流把我賣到飄渺峰,我就變得連工作都感到痛苦……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逃避了,我不愛任飄渺,他也不愛我,但我的人生卻被迫與他緊密交織:我好痛苦,我不管做什麼都感到痛苦,我……」一口氣將心中積累的情緒傾洩而出,赤羽停下喘口氣,才繼續道:「我……我需要有人對我好,我需要有人愛我,否則,我會崩潰,我會去死。」   「我來愛你。」月牙淚毫不遲疑地開口:「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不行,」赤羽想都沒想就拒絕:「我無法愛你,我只會利用你,傷害你。」他的聲音還帶著顫抖。   「你給我的不會是傷害。」月牙淚道:「別再逼自己了,信,只管做自己想做的。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用顧慮。」   「我……」赤羽終於無法再忍,緊緊抱住了月牙淚,將臉埋在他的肩上,崩潰地哭喊:「我想他,我想他……我好想見他……!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想見他……嗚……」   儘管赤羽的每一句話都讓月牙淚心如刀割,他還是緊抱著赤羽,只要自己還能有任何一點點的幫助,他什麼都願意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