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點文】ASK的段子們

【任赤/酒吧搭訕】   任飄渺一進酒吧就發現了一個以前從未見過的新面孔。   他是這家店的熟客了,不但與老闆店員熟識,好幾個常客也幾乎認得,所以那個新面孔很快吸引了他的目光,不但如此,一頭及腰的秀麗紅髮在燈光昏暗的酒吧中依舊惹人注目。任飄渺走到吧檯前,在那人身旁坐下,對酒保說了句:「給他一杯伏特加。」   酒保聞言忍不住發出一聲輕笑,任飄渺奇怪道:「你笑什麼?」   「你今天是第十一個說這句話的人了。」回答的不是酒保,而是身邊的紅髮麗人,帶著一抹嘲諷的笑意。   「哦?」任飄渺覺得這一句話頗有挑釁的意味在,沒多想便伸出一手挑起他的下巴,讓他面對自己:「那這樣呢?」   那人依舊嘴角帶笑,卻笑得讓人覺得毫無溫度,任飄渺與他四目相接,意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與自己一樣的……寂寥。   會獨自一人來到這種地方的,多半是孤獨愁苦的人。   任飄渺對他起了興趣。   「第六個。」那人答道。   「那……」任飄渺拿起酒保剛剛送來的伏特加,喝了一口含在嘴裡,身體前傾,直接以口渡給了毫無反抗的紅髮麗人。「這樣呢?」雙唇分開不過數公分,任飄渺煽情地問。   那人的笑意似乎更深了些,「第二個。」   依舊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任飄渺微怒地瞇起雙眼:「你的名字?」   「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任飄渺用低沉的聲音複誦一次,隨即將人壓倒在一旁的空坐椅上,欺身於上,問:「『你要在這裡,還是另外開房間』……」   「這樣,我是第幾個?」   叫做赤羽信之介的人笑著,抬起膝蓋故意摩擦著任飄渺的下體。「……第一個。」 後續是:任飄渺聽到答案後爽得想直接做下去,赤羽的磨蹭突然變成朝鼠蹊部的猛力一擊。「我可沒答應,混帳。」 【溫赤/女僕】   溫皇奇怪自己一向的作弊……咳,好運,怎麼今天突然沒了。   麻將桌前,看著笑得一臉得意的赤羽、再看向一臉沒事樣的千雪孤鳴和羅碧,他終於發現自己被好友和情人聯手設計了。「千雪好友,你怎麼可以胳臂向外伸?」   「哪有,是誰說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的?嫂子開口,我當然義不容辭。」千雪孤鳴反駁道,「還有別忘了教你出老千的師父是誰,我已經把你的手法告訴嫂子了,以後別再亂來啊,我這個人最講道義,不能讓你老是欺負嫂子。」   「我還要感謝你多方照顧我老婆不成?」溫皇沒好氣地道。   「不用謝,放在心裡就好。」千雪孤鳴道。   「羅碧,看好你家這隻,別再讓他挑起別人的婚姻糾紛了。」溫皇轉了對象道。   羅碧壓根兒不理會溫皇,反倒是赤羽開口了:「溫皇,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一日女僕,白紙黑字立證,你逃不了。」   「唉……」溫皇只能深深嘆一口氣,早在赤羽大方答應還主動提議立書為憑時,他就該發現這是一椿陰謀。   「現在,收麻將、泡茶、準備點心,然後去洗衣服,晚上我想吃壽司,你.自.己.做,不准叫鳳蝶來。」赤羽毫不客氣命令道。   「嫂子威武。」千雪孤鳴在一旁看了忍不住讚嘆道。   看著溫皇極為難得地做家事的模樣,赤羽終於覺得痛快一回。「目小溫,沒想到你也有這一天。」 【溫赤/苗疆蜜月(?)】   千雪孤鳴翹腳坐在一旁,看著眼前兩個大男人上演一齣歡樂家庭喜劇。   不過現在的劇情有點需要戴墨鏡。   「來嘛,吃一口看看。」   「你又要告訴吾那是你親自下廚煮的什麼見鬼的食物了?」   「放心,這次的替命蠱保證有煮熟。」   「……」   「說笑的,這次不是苗疆特產,都是家常菜。」   「看起來倒有那麼一回事,你跟鳳蝶學的?」   「是啊,特地為了你去學的,她還稱讚吾有天份,所以你快吃吃看。啊──」   「少來,鳳蝶會稱讚你,明天太陽就要從西邊出來了。……哦,味道還不差。」   「吾就說吧,鳳蝶的食譜加上苗疆的食材,怎麼可能不好吃。來,再吃一口。」   「無事獻殷勤,這飯該不會有下藥吧?」   「吾怎麼敢對你下藥?要也是下蠱。」   「有種你可以試試看。」   「說笑的,來,多吃一點……」   千雪孤鳴終於忍無可忍地朝桌上一拍。「我說『好友』啊……帶著嫂子來拜訪我是很歡迎,但幫你採買食材還借你廚房,可不是想讓自己變成瞎子啊……」他咬牙切齒道。   溫皇停下持筷夾菜給赤羽的動作,用另一支空著的手將另一盤菜稍微推過去:「好友,吾不是重色輕友的人,你的份在這裡。」   「誰跟你計較那盤菜了!」千雪孤鳴頭暴青筋,「你──你──唉算了,你們到底是來幹嘛的……」   「新婚出遊。」溫皇幾乎是馬上回答,同時繼續動筷餵赤羽吃飯。   「新……」新你媽!!!千雪孤鳴終於爆氣:「給我滾回神蠱峰去!不要賴在苗疆!想把我整個苗疆都閃瞎嗎!!!」羅碧我想你快回來啊啊啊──── 【杏默/叫賴床的人起床】   「杏花,起床了。」   床上睡姿豪邁的男子一動也不動。   默蒼離稍微放大音量:「杏花,起床了。」   床上的人依舊沒有半點反應。   默蒼離皺起眉頭,身手搖了搖那人的肩膀:「杏花君,起床。」   冥醫翻了半身,背對著默蒼離,卻依然沒有睜開雙眼起床的打算。   「……」不知是終於失卻耐心,還是因冥醫轉身背對自己的行徑感到不悅,默蒼離拿出口袋的智慧型手機,點了幾下後將手機貼近冥醫的耳朵。   隨後音樂突然以不能算小聲的音量響起,伴隨著一聲明顯因驚嚇而起的怒吼:「靠夭!默蒼離你想讓我耳聾嗎!」   「你說今天要去幫我買限量泡芙,再不起床就要賣完了。」默蒼離收回手機,淡淡地道。   「……靠夭!」   /   「蒼離,快起床。」   默蒼離抱著棉被,用比平常還輕的聲音應了句:「再睡五分鐘……」   「你剛剛已經說過五分鐘了,我讓你多睡十分鐘才叫你,該起床了。」冥醫雙手插腰,有點寵溺又有點無奈地說。   默蒼離不為所動,繼續抱著棉被賴床。   「早餐是抹茶紅豆捲喔,快起來吃。」   「……」   「冰箱裡還有昨天買的宇治金時抹茶霜淇淋,起來就讓你吃。」   「……」   「下午帶你去新開的蛋糕店好不好?早點起來我們就早點去。」   「……」   招式用盡的冥醫看著依舊睡得安穩的默蒼離,大大嘆了口氣。「唉~~~~~~我要準備去上班啦你要睡就睡吧!」   說完轉身正要離開房間,身後終於傳來那人的聲音:「……你早上有門診?今天禮拜幾?」   冥醫回頭一看,終於見到默蒼離坐起身來。步伐一轉走到衣櫃前幫他取了衣服換上,才道:「逗你的,今天禮拜五,我整天都不用去醫院。」 【苗疆三奇+西劍流四天王包子/玩躲貓貓】   「剪刀石頭布──」   一群跟包子沒兩樣的孩子完全沒有想到七人猜拳是多麼不容易分出勝負的一件事,但是很好運地,彷彿心有靈犀一般,竟有六個人同時出布、只有一人出石頭。   那個不合群的包子、不,孩子,就是千雪孤鳴。   「千雪輸了~~快躲起來~~~」常常猜拳猜輸的赤羽難得贏了一回,開心地大聲疾呼著,也是第一個跑開去找地方躲的人。   溫皇微笑著給千雪孤鳴拍拍肩,而後往赤羽跑走的方向走去;藏鏡人對他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後也一溜煙就不見人影。   「哼!本王爺就不信找不到你們!數到一百!」千雪孤鳴半點不怕輸地道,就地坐下後,乾脆地閉起眼開始數數。   不同於苗疆三人組的真心換絕情(?),西劍流除了太嗨已經跑走的赤羽,月牙淚用肢體動作無聲地告訴天宮伊織哪裡是最好的躲藏地點;天宮伊織意會地點點頭,不忘拉著宮本總司的手一起躲。   「九八,九九,一百!沒躲好的就不用躲啦!」終於數完一百的千雪孤鳴一睜眼發現人果然躲得一個都不剩,嘖了一聲,認份地開始來找人。   至於後來誰最先被找到呢?   第一個被找到的是赤羽跟溫皇,原本赤羽躲的地方是很隱密的,但溫皇硬要跟他躲進同一個明顯塞不下兩人的空間,溫皇邊擠赤羽邊罵,沒有注意到千雪孤鳴已經開始找人,一下子就被發現了。   第二個找到的是天宮伊織跟宮本總司,然後是藏鏡人,最後一個被找到的是月牙淚,動員了天宮伊織、宮本總司與赤羽三個人齊力才把人給找出來。   【溫赤/520】(不是ASK點文順便放這邊   「叩叩。」   「哪位?」   赤羽的視線沒有離開電腦螢幕,門外也沒有應聲,但聽到敲門之人自動自發地開了門時答案也已浮現在心底了。打字的雙手沒有停下,不請自入的溫皇來到赤羽身後時也很配合地沒有打斷他,直到赤羽按下ENTER時,才伸出雙手,輕輕幫他摘下眼鏡,道:「休息一下吧。」   「再十分鐘,」赤羽說著,順勢將身體往後靠在溫皇的胸膛上,閉著雙眼稍作休息,一面道:「大概再十分鐘就可以寫完PAPER了……然後我們就可以去吃晚飯了。」   「晚上想吃什麼?」溫皇問,同時幫赤羽按摩著因久坐而略顯僵硬的肩膀。   「隨便。」享受著溫皇的服侍,赤羽把決定權交到身後之人手上。    「那去吃西堤。」   「吃這麼高級做什麼?」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啊。」   「什麼日子?」   溫皇停下手上按摩的動作,側身在赤羽頰邊偷親一口:「2013520,愛你一生我愛你。」   赤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專記這些無聊人想的東西……」說著睜開眼,扶著溫皇沒有移開的臉,主動印上雙唇。「我也愛你。」 【六寂/議政大殿】   「眾卿還有事嗎?」紫耀王朝大殿上,居高臨下的六禍蒼龍巡視著每一個朝臣的臉問。   「禍皇。」病梅先生站出一步道:「關於臣數日前所提,請禍皇立后一事……」   「朕說過,朕不需要。」六禍蒼龍直接拒絕。   病梅先生不放棄地繼續進諫:「禍皇,立后可以讓紫耀皇朝更加穩固昌盛,也……」   「先生的意思是,靠朕一人的力量做不到,皇朝還需仰賴一個女人是嗎?」六禍蒼龍不悅地問。   「臣、臣不敢。」病梅先生趕緊低頭謝罪。   六禍蒼龍哼了聲,「退朝。」   眾臣出殿後,寂寞侯依舊站在原位,六禍蒼龍直視著他,問:「軍師還有要事?」   「咳……臣認為,禍皇該要立后。」寂寞侯輕咳一聲後回答道。   「給朕一個能說服朕的理由。」六禍蒼龍道。   「禍皇何不給臣一個、咳,可以停止這個話題的原因。」寂寞侯不答反問。   六禍蒼龍看著眼前這名唯一敢與自己頂嘴的人,語調平靜卻語出驚人:「因為朕中意的人選不可能接受后位。」   「咳咳、天底下誰人能拒絕禍皇,臣倒有些好奇此人名姓。」   「寂寞侯。」   「臣在。」   「朕是在回答軍師的問題。」   「……?!」   見寂寞侯難得怔愣而後露出驚愕的表情,六禍蒼龍不由得嘴角微微勾起。「現在,軍師還堅持要朕立后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