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凡生-續(三)

三   溫皇來到書房門口時,就看到桌前一大一小的身影,凡焰坐在椅子上拿筆習字,赤羽在一旁細心指導著。嘴邊揚起隱藏不住的笑意,溫皇不想打斷兩人,便在門外的長廊上席地而坐,悠哉翻閱手上的書冊,任由晨間的薰風吹拂著,耳畔不時傳來鳥叫蟲鳴與赤羽、凡焰說話的聲音,不由得有種太過幸福的虛幻感。   直到他被一張貼到面前的紙給拉回了神。   溫皇伸手將紙張拉下,便見凡焰笑咪咪的小臉出現在眼前,炫耀似地道:「爹爹你看!」   溫皇定睛一看,那張被凡焰貼到自己面前的紙上只寫了四個歪歪扭扭、但就一個七歲孩童來說已經可以稱得上好看的字:神蠱溫皇。   他不由得笑了出來,回頭看了書房內的赤羽一眼,裡邊的人回以一個淺笑,然後摸摸凡焰的頭,誇讚道:「燁兒真厲害,爹爹的名字筆劃這麼多,都沒寫錯呢。」   「赤爹爹教燁兒的!」凡焰開心地蹭著溫皇撒嬌道:「赤爹爹說,爹爹看到會很開心,燁兒就寫給爹爹看。」   「乖孩子。」溫皇笑著,又問:「那燁兒會不會寫赤爹爹的名字?」   「會!」凡焰大聲回答道。   「爹爹想看。」溫皇說。   「燁兒寫給爹爹看。」凡焰說著,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回桌前。赤羽好笑地看了溫皇一眼,才低頭盯著凡焰寫字。   不消片刻的時間,凡焰又抓著紙跑到溫皇身前,上頭同樣以不脫稚氣的字體寫了「赤羽信之介」五字。溫皇笑意更深,卻故意道:「燁兒偏心喔,赤爹爹的名字寫得比較好看。」   「哪有!都好看!」凡焰馬上反駁,有點緊張地回頭問赤羽:「赤爹爹,燁兒兩張都寫很好看對不對?」   「當然,妳爹逗妳的呢,別理他。」赤羽摸摸凡焰的頭:「今天就練到這邊,跟赤爹爹去洗手,然後就可以吃點心了。」   「耶!」聽到吃點心,凡焰丟下手上的紙,上前抓著赤羽的手:「快點,燁兒跟赤爹爹去洗手手。」   溫皇看著赤羽牽凡焰去院子裡洗手的身影,再拾起被凡焰丟下的書法紙,看著上面的字,心頭揚起一股暖意。   只看到名字都會感到幸福,是不是愛得太深了?   何況這還是兩人的女兒寫的。   耳邊聽聞女兒回來的腳步聲,溫煌默默將紙張摺好收起,一抬眼凡焰已經爬回廊上,溫皇這才站起身,牽起凡焰的手,看向晚了凡焰幾步的赤羽,微笑道:「走吧,去吃鳳蝶姊姊準備的點心。」   「好~~」   *   夏夜,赤羽早早將凡焰哄睡了,沐浴過後穿著簡便的夏季浴衣坐在廊上,背倚著柱子,思緒早已飄遠。   赤羽其實不是很喜歡夏天。   本身功體屬火,再加上夏日的炎熱,往往令赤羽感到燥熱難耐。   還有一個原因是,在他懷有身孕那段難熬的時光,也正是春末夏初、氣候逐漸轉熱之時。   換言之,凡焰的生日正是在夏天。   腳步聲從木製長廊另一端傳來,赤羽沒有反應,直到腳步聲逐漸靠近,那人在他身邊坐下時,才輕聲開口道:「……明天是燁兒的生日。」   「吾知道。」溫皇應道。   「你從沒幫她慶生過,也沒告訴她生日是一個人的大日子。」赤羽又說。   「她的大日子,卻是你的苦日子,吾怎有心情慶祝這個日子呢?」溫皇柔聲道,一面情不自禁地將赤羽擁進懷裡,一手輕輕撫順著他的紅豔長髮。「以前就聽人說過生日是母難日,吾卻直到做了爹才能體會這句話真正的意思。」   「吾是不是很自私?」赤羽順勢靠在溫皇的胸膛上,繼續道:「全天下的孩子都可以開開心心地過生日,吾卻……什麼都不告訴她,什麼都不做。」   「你為她做得夠多了。」溫皇道:「你並不自私,自私的是吾,是吾讓你在七年前的這一天,承受莫大的痛苦,生下了我們的女兒;是吾只想著你,才剝奪了燁兒過生日的權力。」   「但吾也沒阻止你……」赤羽輕聲嘆氣:「七年了,就算過了這麼久,吾還是……吾愛你,也愛燁兒,但懷孕那段時日,吾真的不願回想……」   「吾知道。」溫皇輕輕給赤羽一個安撫的吻:「你受苦了,那幾個月,看著你吾一樣難過……燁兒的生日這天,你吾都感到沉重。」   「吾沒怪過你。」赤羽垂著眼道:「你給過吾機會,最後作下選擇的是吾,這是吾該面對的。」   「吾會陪你一起。」溫皇道。   「你知道嗎,吾只希望有一天,吾能放下一切芥蒂地跟燁兒說……」赤羽頓了下,伸呼吸一口氣:「跟她說一句,生日快樂。」   「等到那一天,她一定也已經懂得感恩,明白你為她付出過多少辛勞。」溫皇說:「在那之前,吾會陪著你度過。」   赤羽的回應是緊緊地回抱住溫皇,抱住這個世上他唯一願意全然付出的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