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溫赤】凡生-續(一+二)

一   赤羽待在臥房中,手上拿著一件女娃兒的衣服左看右看,不時露出思考的表情。溫皇走進時看到這樣的畫面,不由得笑了出來,問:「那不是燁兒的衣服?怎麼了?」   「吾想給燁兒做幾件新衣服。」赤羽放下手中的衣服,回答道。   「做衣服?」溫皇走到赤羽身旁坐下,「你會做衣服?吾以為東瀛只有女人才學習縫紉。」   「以前忙著習武,哪可能有時間學?」赤羽老實答道:「吾去年不是在天宮家待了半年?你不准吾動武,吾閒著沒事做,便和伊織學了。」   「你越來越有賢妻良母的樣子了。」溫皇忍不住笑道,順勢伸手攬住赤羽的腰,在他頰上偷親一口。   對溫皇的動作已經習以為常,赤羽順從地讓溫皇抱著,道:「與其期待你學這些活兒,還是自己來比較實在。燁兒沒有娘,但吾……吾想盡量讓她得到和一般孩子一樣的……」   「燁兒有兩個比誰都愛她的爹。」溫皇另一手覆上赤羽的手背,十足肯定地道。他知道赤羽相當介意這件事,凡焰是他用蠱來讓赤羽生下的孩子,與常人不同,赤羽為了讓兩人的孩子擁有與尋常人一樣的生活,可說是費盡了心思,就怕自己做得還不夠。   赤羽翻過手掌與之十指交扣,做了一個深呼吸,才道:「溫皇,我們……真的能跟一般家庭一樣嗎?」   「當然。怎麼又再說這個?」溫皇問。   「燁兒上次問吾,別人都是一個爹一個娘,為什麼她卻是……」赤羽停頓下來,似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吾沒有回答她,只說……等她長大就會明白了,但等她長大後,她會不會希望……自己是生在一個尋常家庭,有著尋常的爹和娘……她會不會覺得吾,吾……」   「你多想了。」溫皇將赤羽緊抱在懷中,自從凡焰出世後赤羽少不了這樣的憂慮,惹得溫皇是既心疼又擔心。「我們的燁兒很乖,她會如你愛她一般愛你的。」   「吾很怕。」赤羽低聲道。   「別怕。」溫皇只能以擁抱安撫赤羽:「有吾在,別怕……」   *   「……要買的藥材都寫在這了,還有,快要入冬了,多買些進補的食材回來,趁天氣轉涼前燉給赤羽。」   「好。」   「如果有賣糖葫蘆的也給燁兒帶一支回來,那孩子前兩天吵著想吃。」   「好,還有嗎?」   「妳一個人拿不了太多,今天先這樣吧。」   赤羽經過前廳時,便聽到溫皇與鳳蝶對話的聲音,從內容聽之,應是鳳蝶要到一週一次的市集去採買。他轉了方向朝兩人走去,在溫皇注意到他時開口問:「要去市集?」   「嗯,要讓鳳蝶幫你帶什麼回來嗎?」溫皇問。   「聽起來要買的東西不少,吾一道去吧。」赤羽道。   「不用,我拿得動。」鳳蝶馬上開口道。   「吾想順便買幾匹布回來給燁兒做新衣。」赤羽又說:「孩子長得快,衣服很快就短了。」   溫皇沒理由拒絕赤羽,便答應了:「那你就和鳳蝶一道去吧,早去早回。」   「嗯。」   市集裡,赤羽先與鳳蝶買好了溫皇交代的藥材與食材後,才來到布坊挑布。鳳蝶看著赤羽在布櫃前挑了好幾種花色,最後在兩塊蝴蝶與櫻花的布前猶豫不決,忍不住出聲:「選蝴蝶那塊吧。」   「為什麼?」難得聽到鳳蝶表示意見,赤羽好奇地問。   「主人喜歡蝴蝶。」鳳蝶道。   「吾是要給燁兒做衣服。」赤羽又說。   「你剛剛買那麼多棉襯,怎麼看都不只小姐的份。」鳳蝶直白地戳破赤羽的話。   「還是鳳蝶心細。」赤羽悄悄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沒有再隱瞞,只道:「我想幫他做件保暖一點的外袍,別說出去。」   「我才懶得多嘴。」鳳蝶撇開頭道。   「你也會有一件。」赤羽補充道。   「別跟主人同一塊布就好。」   「哈哈哈……」   與鳳蝶的簡短對話讓赤羽的心情輕鬆了起來,好似自己真是普通百姓,江湖是非離他已遠,他的生活重心只在家庭,再無其他憂慮。   「走吧,我們回家。」 二   趁著炎炎夏日,溫皇和赤羽帶著凡焰到郊外的溪邊遊玩。   鳳蝶事先準備好適合出遊的膳食,讓一家四口可以在溪邊玩上一天。直到午時過後豔陽稍弱了些,凡焰嚷著要玩水,再三叮嚀凡焰只能在淺溪玩耍,絕不准靠近深水跟湖邊,赤羽才幫凡焰換上輕便的衣服,讓他下水玩去。   「怎麼不一起下去呢?」見赤羽只是站在溪邊不遠處看著凡焰,溫皇笑著問道。   「早過玩水的年紀了。」赤羽淡淡地回答。   「誰說只有小孩可以玩水。」溫皇對赤羽的回答感到好笑。   「就一定要吾承認武功屬火的人不喜歡水嗎……」赤羽說著,忽然視線被樹林間一閃而過的影子吸引,「啊,那是……」   「什麼東西?」溫皇順著赤羽的視線望去,卻什麼也沒看到。   「一頭幼鹿,沒想到這裡會有鹿。」赤羽看著方才閃過鹿影的地方,用懷念的語氣道:「以前出任務時,常常不得已獵鹿果腹,通常由總司或淚……」不經意提起了故人的名字讓赤羽突然停下,沒有繼續。   知道赤羽突然沉默的原因,溫皇也沒有追問,識相地保持沉默。   「──小姐!!」   鳳蝶的驚呼忽然傳來,溫皇與赤羽同時轉頭,看到的竟是凡焰落水、在湖中掙扎的畫面。   「燁兒!!!」赤羽的聲音才想起,人已經拔腿奔去,溫皇慢他一步,赤羽已經直接跳入湖中,很快抓住凡焰後往岸邊游回。   溫皇在湖邊將凡焰與赤羽拉回岸上,才鬆了口氣,心跳還沒平復,赤羽卻先激動地抓著凡焰,怒氣沖沖地訓斥道:「不是要妳不准離開淺溪!為什麼跑去湖邊!就這麼不小心,想嚇死妳爹嗎!」   凡焰還未從溺水的驚嚇中回神,又被從沒兇過她的赤羽怒斥,嚇得不敢回話,怔怔地給赤羽教訓。   「就妳不聽話!剛剛要是鳳蝶沒注意到,妳怎麼辦!我們就妳一個女兒!妳要是有個萬一,吾跟溫皇……妳怎麼就不聽話!妳──」   「赤羽,好了,」溫皇抓住赤羽的肩膀,及時打斷他有些失控的教訓。「讓鳳蝶替燁兒換上乾衣服,其他的回去再說。」   「……」赤羽抿了抿唇,緩緩鬆開抓住凡焰的雙手讓鳳蝶替她更衣,溫皇看著赤羽仍驚魂未定的神情,悄悄握住他的手,想讓他安心。   回程路上由溫皇與鳳蝶牽著凡焰,赤羽走在溫皇身旁,一路上沉默不語。走到家門前,赤羽才冷著臉對凡焰道:「在這罰站反省,晚膳之前不准進來。」   凡焰連應聲都不敢,低垂著頭,反倒是溫皇想幫凡焰說話,赤羽卻直接跨步入內,看都不看兩人。溫皇見赤羽打定主意要罰凡焰,也只好在女兒身邊蹲下,好言安慰著:「燁兒乖,別難過了。」   「爹爹……」凡焰嘟著嘴,一臉委屈地看著溫皇。「赤爹爹、赤爹爹他……」   「他是擔心妳,才會罵妳。」溫皇又道:「水深危險,妳是不該隨便跑到湖邊,讓我們驚慌一場。」   「可、可是……」凡焰有些支吾:「燁兒是因為……」   「因為什麼?」溫皇問。   「……燁兒弄掉了赤爹爹給燁兒的髮帶,想撿回來,才、才會……」凡焰說著,眼淚又從圓亮的眼眸流出來。   「傻孩子,只是小東西,赤爹爹不會跟妳計較的。」溫皇摸摸凡焰的頭,安慰道。   「可那是、那是赤爹爹送給燁兒的,」凡焰又說,童音夾著啜泣更讓人心疼:「燁兒讓赤爹爹生氣了,赤爹爹今天、今天好兇,是不是討厭燁兒了……」   溫皇用衣袖幫凡焰擦去眼淚,好聲道:「赤爹爹辛辛苦苦才生下妳,怎麼會討厭妳呢?赤爹爹愛妳才會兇妳,今天他是一時慌了,才會那麼兇。」   「那……那燁兒可不可以不要罰站……」聽溫皇這樣說,凡焰忍不住撒嬌著說。   「唉,那可不行。」溫皇搖搖頭,故作愁眉苦臉地道:「你赤爹爹的話,爹親也不敢不聽哪,否則明天就換爹親要被罰站了。」   凡焰被溫皇的表情逗得終於破涕為笑,「燁兒可以陪爹爹一起站。」   「那更不行,爹親怎麼捨得燁兒一起被罰呢?」溫皇又摸了摸凡焰的頭,「妳要乖乖的,爹爹去跟鳳蝶姊姊說一聲,讓她早點準備晚膳,妳就可以早些休息了。」   「好。」凡焰終於乖乖點頭。   安撫完小的,還要安撫另一個大的。   溫皇走進屋內,大廳與臥房中卻都不見赤羽的身影,走到後院才發現那人獨自站在院子裡,雙手教疊抱胸背對著他。他走到赤羽身後,伸手將人環抱住。   「燁兒她……怎樣了?」赤羽先開口問了:「吾對她是有點兇過頭了……她有沒有哭?」   「既然擔心,怎麼不親自去看看?」溫皇反問。   「你剛剛不是留下來安慰她,問你就行了。」赤羽堅持道。   「真是不老實。」溫皇故意嘆了口氣:「她只是被嚇到了,平常最寵燁兒的就是你,突然那樣訓她,連吾也被你嚇著了。」   「……吾也被她嚇去了半條魂。」赤羽低聲道:「吾不敢想像,要是吾慢了些……要是來不及……吾不敢想像如果我們失去燁兒……」   「沒事的。」溫皇自己也受了不少驚嚇,但感受到懷中的身軀傳來的顫抖,還是先柔聲勸撫著赤羽:「燁兒沒事,別想了。」   「吾只剩燁兒跟你了。」赤羽的聲音依舊微微發顫:「吾只剩你們了……」   「我們會一直在。」溫皇偏頭輕吻著赤羽的頰:「吾會保護你跟燁兒,保護我們的孩子,所以你別擔心……放心相信吾,好不好?」   赤羽眉頭依舊緊皺,溫皇感覺赤羽身軀依舊顫抖,只好再道:「你再鑽牛角尖下去,吾就要找別的方法讓你……不再繼續想……」說著,一手故意在赤羽的腰上摸了一把,作勢就要將手伸入衣服裡。   「胡來!」赤羽趕緊從溫皇的魔掌中掙脫,溫皇不由得笑了出來,暗道:這招果然有效。   赤羽也知道溫皇不是真的想抱他,只是要轉移他的心思,彆扭地瞪了溫皇一眼,又問道:「鳳蝶呢?」   「在洗方才弄濕的衣服。」   「跟她說,今天早點做晚膳吧……一番鬧騰下來,大家早點吃。」   溫皇又笑了出來,「捨不得燁兒罰站的話,就讓人進屋吧。」   「不能不罰,否則以後怎麼教孩子。」赤羽撇頭道。   「軍師大人可別把訓練忍者那套搬出來了。」溫皇打趣著說。   「你才要注意別把腦袋裡那些有的沒的亂教人。」赤羽哼了聲:「吾有點累,回房歇一會兒。」   溫皇目送著赤羽回房的身影,臉上的笑意一直沒有淡去;他要守護住這樣一家四口平平淡淡的日子,為了凡焰與赤羽,更為他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