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任/溫赤】婚嫁 四

  千雪孤鳴看著溫皇失魂落魄地發呆的模樣,第N次地深深嘆氣。對身旁的藏鏡人投以無奈的眼神,換來那人一張臭臉。突然藏鏡人起身,拿了掛在門邊的鑰匙就往外走,約莫五分鐘後,手中提了一大袋的啤酒回來,放在三人圍坐的茶几上。   「喝,喝完再告訴我們你到底怎麼了。」藏鏡人道。   「很明顯是分手了不是嗎?」千雪孤鳴話才一出,藏鏡人一掌就朝他的頭巴下去。「阿碧你幹嘛!」   「你是不會看場合說話嗎?」藏鏡人白了他一眼。   「是你問的、」   「沒關係,羅碧。」一直保持沉默的溫皇開口打斷了兩人,「千雪說的沒錯,只是跟人分手了而已……。」   「但你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又是怎樣?」藏鏡人不耐煩地問,伸手開了瓶啤酒自己先喝了起來。「你情人前幾天不是車禍住院?怎麼突然分手了?」   「阿碧,你這樣問有比我好到哪裡去嗎?」千雪孤鳴不服氣地抗議。   「我要是知道原因就好了。」沒有理會兩人的吵嘴,溫皇自顧自地回答藏鏡人的問題:「住院時一直都是我親自照顧他,他也沒什麼不開心的樣子,我跟他說出院後要去哪玩,要吃什麼,他也說好;但在出院前一天,他卻……」   『溫皇,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   『對不起。』   『我不要聽你道歉,我要知道原因。』   『對不起……』   『赤羽,到底發生什麼事?』   『對不起……』   『一定要……這樣嗎?』   『對不起……』   『……』   「他只是一直哭著道歉,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隔天,西劍流財團的人就來接他出院了。」溫皇雖然語氣平淡,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都知道他正承受著無可言說的悲痛,也不敢再開他玩笑,沉默地等著下文。   「再隔天,也就是昨天,有人來幫他收拾了這邊的東西,其中一個人我認得,是赤羽的公司同事,我問他,他卻同樣閉口不談。我也有打電話給赤羽……只是,不意外地……一直沒有人接。」   「雖然出院了,但他車禍受的傷還沒完全好,西劍流財團的人跟我會幫他安排更好的治療,可是我……」溫皇頓了下,深呼吸一口氣才繼續道:「我……我多想繼續陪在他身邊,親眼看著他一點一點康復,親口聽他說他沒事了,可我現在……卻連一點消息都得不到……」他說不下去,一手掩面,溫皇終於知道想哭卻哭不出來是多難受的一件事。   千雪孤鳴與藏鏡人互看一眼,藏鏡人放下啤酒道:「你要消息還不簡單,我派幾個下屬查查,你要什麼就有什麼。」   「是啊,阿碧跟他老哥出馬,還怕有什麼查不出來的?」千雪孤鳴附和道。   溫皇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搖搖頭。「赤羽一直到最後都不肯讓我知道的是……我想我該尊重他,除非他主動告訴我,否則我還是……」   「你還自以為正人君子啊?」藏鏡人不耐煩地哼了聲,「不用就算了,朋友是給你靠的,如果只是想哭,我們就走了。」   「阿碧……」用手肘輕推了推藏鏡人,千雪孤鳴不免覺得他不該在溫皇低落時說這種話。   「對你我懶得說場面話,我也從來不會安慰人,」藏鏡人不理會千雪孤鳴的阻止,繼續道:「你哭給我們看情人也不會回來,要嘛想盡一切辦法把他帶回來,要嘛乾脆地放棄去找下一個,難過三天夠了,還想浪費多少時間?」   溫皇苦笑,他知道這個朋友就是嘴巴壞,骨子裡還是關心朋友的。「多謝。」他低聲道。   「謝就免了吧,被你道謝通常沒好事。」藏鏡人冷哼了聲。   「該說的阿碧都說了,我也不多話,總之,不要忘了朋友是做什麼用的。」千雪孤鳴道,幫溫皇開了罐啤酒推到他面前:「喝吧,一醉解千愁,等酒醒什麼事都會好轉的。」   溫皇接過千雪孤鳴的好意,讓兩人陪著豪飲起來。 □   獨自待在許久未歸的赤羽宅邸之中,赤羽看著今日剛送到的大紅嫁衣,不知該用什麼心情看待它。   主掌飄渺峰集團的任家是一直恪守古禮的傳統家族,因此結婚這等大事,自然也採用中國傳統婚禮舉行,而非西洋的方式。   任家已經送來了詳細的古婚禮進行流程,赤羽看了沒幾行就丟在一旁,反正當天會有司儀指示,他只要照做就行,哪需要自己準備呢。現在他唯一不知道的是,他要嫁的是什麼樣的人。   他只知道對方名叫任飄渺,是任家的長子,也是飄渺峰集團的接班人,現在則擔任經理的職務。其他的,包括容貌、興趣、經歷……什麼都不曉得。   還真是完全與古代相同啊,赤羽自嘲著。非得等到嫁娶當天,才知道到底要嫁給什麼人。   但,難道對方不會想先見見自己嗎?赤羽不由得好奇。   他沒有收到任何讓兩方事先見面的通知,他放棄抵抗就算了,對方難道也全依家人安排婚姻大事?   他有些對這個任飄渺感到好奇了。   才這麼想的同時,手機突然響了。   赤羽拿起手機,不意外的發現又是同一個號碼。   心中泛起一陣苦楚,赤羽強壓下接起的慾望,狠心將手將放回桌上。   不能接。   不能聽到他的聲音。   不能……   不能……   因為心情激動引起胸悶,這是車禍未癒的後遺症之一,赤羽深呼吸想要平復胸口的不適,卻沒有紓緩的現象,只好解開襯衫的扣子,躺上床鋪休息。   他……是不是還在擔心著自己呢……   真想告訴他,沒事了,要他別擔心……別再擔心這個狠狠傷了他、連分手的理由都不告訴他的負心人……   赤羽越是這麼想著,身體越是難受;他痛苦地緊閉著眼,額間沁出冷汗來。   雖然不想讓他擔心,但……   真的很想跟他說,他很難受,很難過,很希望他在身邊陪著自己……   「溫……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