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藏千】野情 一

一   「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今天掀了你的辦公室!」   早上九點,一聲爆怒的聲音從天地企業董事長辦公室傳出,辦公室外的人們默默互看了眼,習以為常似地繼續工作,沒有什麼反應。也有人偷偷看著手錶開始計時,比如正在影印機前印資料的雲十方,五秒……十秒……   「碰」的一聲,董事長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又狠狠地摔上,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怒氣翻騰地走出來,步伐極快地走向另一端的辦公室。雲十方從影印機前回到自己的座位,心中暗道:喔,這次吵比較快,十五秒就摔門走人。   看到藏鏡人殺氣騰騰地回到辦公室,千雪孤鳴坐在矮茶几前的沙發上,一手捧著一盒哈根德茲冰淇淋,另一手抓著湯匙正在享用著,見了藏鏡人的模樣,見怪不怪地道:「一早氣呼呼的做什麼,來,吃一口,芒果口味超好吃的喔。」說著便挖了一大湯匙朝他遞去。   藏鏡人理都不理他,逕自在辦公桌前坐下,狠狠將手中的資料夾扔在桌上。「哼!史狗子了不起!」   「是是是,別氣別氣,生氣傷身。」千雪孤鳴晃到藏鏡人旁邊,鍥而不捨地推銷手上的冰淇淋:「吃一口嘛?」   「我正煩在心頭,你別瞎攪和。」藏鏡人煩躁地揮開千雪孤鳴的手,沒好氣地道。   千雪孤鳴看了眼桌上的資料夾,「上次的企劃又被退回?不是說會計過了就會過?」   「會計過了有什麼鳥用?被史狗子擋下來,還不是空忙一場。」藏鏡人重重哼了聲,「你先別吵我,我非得把這個企劃改到史狗子挑不出毛病來。」   「好好好,你忙你的,我安靜。」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回到沙發坐著,乖乖地吃冰淇淋不再出聲。   千雪孤鳴在天地企業裡是個奇妙的存在,他不是天地企業的人,卻天天出現在藏鏡人的辦公室,藏鏡人不趕他,董事長史豔文不介意,全公司便沒人說話了。而實際上,千雪孤鳴不但與天地企業毫無關係,其兄更是苗疆集團的董事長,他卻不喜歡苗疆集團,不肯乖乖去那兒上班,只天天往天地企業跑。   藏鏡人與千雪孤鳴認識很久了,從小時候就總是玩在一塊兒,直到現在兩人皆已出社會還是經常形影不離,一同租了房子住在外頭。   過沒多久,辦公室外傳來敲門聲,來人敲門後等了五秒才開門:敲門後會有五秒的空檔,全公司裡只有史豔文有這個習慣,因此不待他開門,藏鏡人便已知曉來人是他。   「幹嘛?」藏鏡人頭也沒抬,語氣不善地問。   「我重新看過你的企劃,挑出了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想來跟你討論一下……」史豔文走到藏鏡人桌前道,絲毫不在意有一個苗疆集團董事長的弟弟坐在一旁。   千雪孤鳴也不在意史豔文忽視他,默默把冰淇淋吃完後便拿出手機,自顧自地玩起遊戲來,把這當成自己家一般,當作史豔文不存在。   史豔文與千雪孤鳴並非感情不好,事實上兩人沒什麼交集,除了在辦公室兩人只見過一次面,那一次見面也是讓史豔文養成敲門五秒後才開門這一習慣的原因。精確一點來說,是只有敲藏鏡人的房門時才會等待五秒。   那一天,史豔文難得六點準時下班,想先回家換下衣服再出門吃晚餐,沒想到才一開門,就看到藏鏡人把千雪孤鳴壓在自家客廳沙發上,雖然還未裸身但兩人也已經衣衫不整。發現大門被打開的藏鏡人與千雪孤鳴不自覺地停下動作看向他,史豔文愣了兩秒,反射性地馬上把門關上,站在家門外不知該如何是好,一面好奇:這裡不是自己家嗎……為什麼他非得把自己關在門外啊?   就在他不知該在外面站多久時,藏鏡人很快便來開門,他已經重新把自己打理整齊,只是臉色不太好看,千雪孤鳴則不見人影,倒是還有聽到往樓上走去的腳步聲。二樓有一間藏鏡人的房間,雖然藏鏡人並沒有與他一起住,但史豔文還是替他準備了一間客房,讓他三不五時回來與侄子們聚聚時可以住過夜。   史豔文有些尷尬,進屋後想說什麼又不知該如何啟齒:「呃……」   「有話就說。」藏鏡人不耐煩地催促。   「那個……我不反對你跟誰在一起,不過,還是要看一下場合……」史豔文猜想自己大概連脖子都紅了,撇著頭道。   「你家三個小的出去吃飯了,我不知道你會這麼早回來。」藏鏡人理直氣壯地道。   所以錯都錯在我太早回家?史豔文忍不住想翻白眼,想了想還是只默默嘆了口氣,回到自己房間歇息,只把房門留一條縫。   從那之後,只要知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同在一室,史豔文一定敲門等待五秒才進入。   待史豔文離開後,千雪孤鳴看向藏鏡人,他沒有在聽他們方才的討論,但看來藏鏡人已經氣消了,也許史豔文終於准了他的企劃。他懶洋洋地躺了一會兒,才起身將手機收進口袋裡。   「去哪?」注意到千雪孤鳴的動作,藏鏡人抬頭看了他一眼。   「找任飄渺,昨晚約了見面。」千雪孤鳴道。   「嗯。」   「我午餐想吃義大利麵,幫我訂,中午我會回來吃。」他又補充道。   「哼。」   等千雪孤鳴再回到藏鏡人的辦公室時,已經超過四點了。他回到自己習慣的位置坐下,藏鏡人看都沒看他一眼,把一個紙餐盒丟到他面前。千雪孤鳴打開一看,是野菇燻雞義大利麵,已經冷掉了,奶油白醬都已凝結。他無語地盯著餐盒一會兒,拿起塑膠餐具就要開動。   「別吃了。」藏鏡人沉聲喝止了千雪孤鳴的動作,聲音中依舊夾雜著怒氣。   千雪孤鳴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我叫你別吃了!」藏鏡人放大了音量,「千雪孤鳴,你沒聽到嗎!」   「這是阿碧特地幫我準備的,遲到已經不該了,還不吃難道要糟蹋阿碧的好心?」千雪孤鳴淡淡地道。   「……放了一下午,壞了也不知道,別吃了。」藏鏡人語氣軟了些,卻還是聽得出話中的不悅。   「阿碧,問你一個問題。」千雪孤鳴沒有理會藏鏡人,一面繼續吃著一面開口。   「千雪孤鳴,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千雪孤鳴的模樣讓藏鏡人更加生氣,右手用力一拍桌,發出一聲巨大聲響。   千雪孤鳴毫不害怕藏鏡人的怒氣,淡淡地問:「要不要跟我回苗疆?」   藏鏡人因為突然的問題怔了一會兒,隨即眼神變得犀利,沉聲問:「苗王要你帶我回去?」   「不,是我自己想帶你回去。」千雪孤鳴道:「阿碧,成天在外頭混,我想回去了,跟我回去,好不好?」   「我以前在苗疆集團付出過多少,他當年又是如何對我,你應該還沒忘記,你說,我有可能回苗疆嗎?」藏鏡人冷笑著道。   「大哥他也是被人利用,才會聽信小人言而將你開除。」千雪孤鳴解釋道。   「那都不重要了。」藏鏡人冷著臉,「在我用天地企業將他鬥垮之前,你最好不要再和我提起他的名字。」   藏鏡人落下狠話後便不再說話,千雪孤鳴也沒作聲,埋頭吃完一整份義大利麵後,連聲招呼也沒打,就直接離開了藏鏡人的辦公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