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金光/溫赤】無可名 三+四

三   『飄渺峰財團名下除了一間還珠樓飯店特別受到矚目外,旗下就是幾間平價連鎖餐廳,餐廳的營運狀況良好,而還珠樓飯店直到半年前都只能算是勉強支撐,去年十一月得到無法查明的一筆投資,飯店有了一番翻修並增設許多服務,開始吸引上流階級的人前往投宿,才開始受到矚目。』   『無法查明的投資?這句話不該會出現在妳的報告裡,霜。』   『那是一筆匿名捐款,金額有兩億。』   『兩億的匿名捐款?』   『是,所以屬下才將之定義為「投資」。』   『……這個我會另外派人去查。關於任飄渺此人呢?飄渺峰財團的董事長?好像很少有此人的消息傳出。』   『任飄渺的相關新聞極少,除了他本人個性低調外,最主要的另一個原因是:任飄渺已經失蹤兩年了。』   『妳說什麼?』   『任飄渺最後一次出現在公司是在前年三月,之後就沒有再去過公司了,公司沒有職員再見過他,而任飄渺沒有妻子、沒有兒女,家庭背景一片空白,完全無從查起,經過一下午的打探依舊打聽不到他的行蹤,奇怪的是公司依舊正常營運,一切由副董事長酆都月和總經理百里瀟湘作主。』   『那兩人私下與任飄渺聯絡的可能呢?』   『飄渺峰財團與任飄渺失去聯繫是公開的秘密,從酆都月過去的發言推測,他應該也對任飄渺失蹤一事感到困擾,而且他與百里瀟湘不合之事眾所皆知,若任飄渺是故意隱身背後、間接授意這兩人做事,應該不會出現這種狀況才是。』   『……我知道了。辛苦妳了,報告留下我會仔細看過,妳可以先下去了。』   下班前雨音霜的報告內容還迴盪在腦中,赤羽坐在書房裡,盯著電腦上十來份飄渺峰財團的調查報告,他的直覺告訴他飄渺峰財團不是這麼單純,卻又找不出哪裡不對勁,除了失去蹤影的任飄渺。   暫時離開書房到廚房倒了杯水再走到陽台,赤羽靠在欄杆上,想藉著微涼的晚風讓頭腦稍微清醒一些。電腦看了一整晚他的眼睛有點乾澀,他閉上雙眼,想著那消失半年公司卻依舊正常營運的任飄渺,腦海中竟浮現了溫皇的身影。赤羽心頭一跳,立刻把這個可笑的聯想拋開;不過同樣是不愛上班的董事長而已,溫皇一個月還會去公司幾次,任飄渺可是兩年都沒有任何聯繫。   兩年。   和溫皇的初識,也是在兩年前。任飄渺在三月最後一次出現,他和溫皇在四月相遇。   驚覺這個巧合,赤羽一時愣了,隨即馬上告訴自己,他太多心了,哪有這麼巧的事。再說,溫皇就是溫皇,神蠱藥廠的董事長,哪有可能會是任飄渺。  回頭看向無人的客廳,時間已經超過晚上十點,看來溫皇今晚果然還是留宿公司了。赤羽微微垂著頭,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同居以來溫皇還沒有在外過夜的經驗,反倒是赤羽有過一兩次出差而外宿過。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自己就變成這麼耐不住孤單的人了嗎?剛來到台灣時,不就是獨自一人,為何現在自己卻因為溫皇不在而感到寂寞?   將手中水杯一飲而盡,赤羽決定繼續投身工作之中,好讓自己不再繼續沉浸於低落的情緒之中。   回到書房才發現手機螢幕上顯示有一封未讀簡訊,寄信者正是此時遠在公司加班的那人。赤羽打開一看,不由得笑了出來。   『公司沙發好硬,還是家裡的好,真想趕快回去啊。想你。』   赤羽很回了一封簡訊後,坐回桌前原想繼續看資料,轉念一想,還是把資料收回公事包,存檔之後將電腦關機。   今日早點睡吧。赤羽心想。一整晚看不出什麼端倪,只好明日再命人調查縹緲峰財團的事。   躺在床上想起自己方才發的那封簡訊,他忍不住又勾起嘴角,好奇溫皇看到時的反應。   『睡沙發?真可憐,我一個人睡雙人床,很舒服。』   隔天,赤羽解決了早上所有的會面之後,叫來了神田京一。   「調查飄渺峰財團,要查的東西都在這裡。」赤羽遞給神田京一一個資料夾。   神田京一接過,「昨天霜不是查過了?」   「找你,自然是需要查一些她查不到的東西。」赤羽回答:「盡力去查,不計成本。」   「哦,」神田京一被赤羽的話釣起了興趣,「不計成本,飄渺峰財團藏了什麼祕密,讓經理這麼感興趣?」   「這個,」赤羽不打算回答他:「你查了自然就知道了。」   真要問原因,赤羽自己也說不上來。一個有不為人知的財務運作與失蹤的董事長的問題財團不只這一個,但他就是一直有股不好的預感,驅使著他去找出真相以平息心中的不安。   當晚,赤羽正要離開公司前去赴飯局時,簡訊的提示聲響起,赤羽不意外地發現又是溫皇傳來的。   『晚上在哪吃飯,我去接你回來。』   赤羽邊走邊回道:『車在我這你怎麼接,你快回家享受你的沙發吧。』按下傳送後,想像著溫皇看到的表情,心情忽然好了起來,待會兒的飯局似乎不是那麼討厭了。   溫皇收到簡訊時,人已經躺在自家沙發上了,看到簡訊內容也笑了出來。   這間公寓的家具與裝潢是兩人一起挑選決定的,說是兩人一起,實際上大多數是赤羽決定的。並非赤羽獨斷,而是不論赤羽說什麼,溫皇都說:「你喜歡就好」;只有這張沙發是溫皇挑選的,而赤羽也沒有意見。   既然被赤羽拒絕了,溫皇也就放下手機,把電視關掉後前往書房,打算在電腦上消磨掉赤羽回來之前的時間。一走進去卻在電腦旁邊發現一個光碟片,溫皇好奇地拿起一觀,從上面貼著的便條紙看出是赤羽下屬交給他的,大概是赤羽看完忘記帶走的。溫皇盯著那光碟片,便條紙上寫的東西令他一時移不開視線。   『附件二:飄渺峰財團新聞影音檔 霜』   溫皇的眼神瞬間暗了下來,視線變得有如刀刃一般銳利,幾乎要穿破飄渺峰三個字。沉默了半晌,溫皇才將光碟片放回原處,什麼話也沒說。 四   呼吸著微冷但極為乾淨的空氣,迎面吹來的風伴隨著青草的味道,赤羽站在大開的落地窗前,對於自己正踏在祖國的土地上他感到十足的不真實感,但此刻他沒有任何的懷念或者喜悅,只有滿腹的無言、無奈,還有無處發洩的怒氣。   昨晚他還和溫皇在朋友的餐廳吃飯,在吃完回家的路上覺得疲倦便在車上小睡一會兒,誰知道醒來之後已經是隔天早上了,而且人竟然到了日本。   主謀者就在他的身後不遠處,正坐在床邊悠哉地享用著早餐,一面開了日本的電視台來看,雖然赤羽認為他應該不懂日文才對,很想問他是在看什麼;其實他想問的事情很多,比如溫皇是什麼時候取了他的護照、什麼時候訂了機票、還有他是怎麼在睡著的情況下出入境的……雖然現在說那些都已經太遲了。他一早醒來就發現自己身在北海道機場的出境大廳,天才剛亮,溫皇正在聯繫飯店的接駁車來接他們。赤羽正想從行李中翻找出自己的手機,溫皇放下電話貼心地主動告知他:換洗衣服都準備好了,不巧忘了幫他帶上手機,可以不用費心找了。從那一刻起直到現在,赤羽都沒有正眼看溫皇一眼,更是半句話都沒說。   他的怒氣不是沒有原因的。無緣無故且在不省人事的狀況下被帶出國就算了,如果是放假日的話他可以不計較太多,但今天才週五,還有兩個會要開,溫皇的貼心提醒不會少:他已經連絡過赤羽的秘書說他今天要請假了。當然赤羽是一點也不會感謝他。   溫皇看著赤羽的背影,他這個倔強的情人從睜眼過後就沒正眼看他,同居以來不是沒有或大或小的爭執,卻只有這次讓溫皇格外難受,他知道他這回真的讓赤羽生氣了。「你早上都還沒吃,至少喝點東西吧?北海道的牛奶很好喝喔。」他好言道。   赤羽依舊不為所動,半點反應也沒有,似乎打定主意要沉默地抗議到底。   溫皇終於站了起來,輕手輕腳走到赤羽身後伸手將他抱住。「我只是覺得你這幾天太累了,需要給自己放個假。」   赤羽還是沒有說話,溫皇暗自在心中嘆氣,也許他這次是有些過火了……抱住情人的雙手沒有鬆開,下巴輕輕靠在他的肩上,正欲開口道歉,赤羽早一步說話了:「……下不為例。」   溫皇先是愣了會兒,然後感覺到赤羽把身體的重量靠在了他的身上,咕噥了聲:「好餓」,他才回過神,發現自己被原諒了。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在情人頰上偷親一口,好聲好氣地問:「想吃什麼?」   原以為吃豆腐的行為會被情人推開或者反抗,溫皇卻沒有等到預料中的反應,赤羽只是靠在溫皇身上,道:「哈密瓜麵包、白色戀人餅乾、薰衣草冰淇淋,還有牧場的牛奶,來北海道一定要吃。」   「沒問題。」溫皇微笑應諾。   兩人投宿的旅館就在車站不遠處,在旅館用完早餐後,溫皇就帶著赤羽四處走走逛逛。走在日本的街道,赤羽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他是大阪人,並沒有來過北海道,又很年輕就隨著公司擴張版圖而前去台灣,數年過去、又和溫皇有了同居的房子,習慣了台灣的生活,他幾乎要忘記日本的風是這樣的味道。   結束了和溫皇短暫的冷戰,赤羽和溫皇併肩走著,雖然沒有牽手,卻像一般情侶那樣一起逛街、一起吃同一份冰淇淋,偶爾溫皇還會拿起手機自拍,留下兩人極為難得的合照。赤羽原想推拒,但想到兩人相識至今沒什麼一起出遊的機會,也幾乎沒有合照,也就順了他的意。   坐在一間露天咖啡廳,溫皇主動去幫兩人點咖啡,赤羽順手拿了份被人閒置在桌上的早報來看。那是一份經濟報紙,赤羽快速瀏覽過新聞標題後,趁溫皇端著咖啡回來前將它放回原位。他知道溫皇想要給他一個完全拋開工作的假期,所以不惜下藥趁夜偷偷帶他出國,故意不讓他帶上手機或電腦,不讓他接觸和工作有關的東西。早上氣歸氣,但察覺了溫皇的苦心後,他也無法再對他發脾氣。赤羽仔細想了想,上一次和溫皇出門遊玩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兩……不,三個月前,年假時去了紐西蘭。因為身分特殊的關係,想要徹底放鬆地享受兩個人的時光,就必須到國外才行。想到這裡,赤羽不由得對溫皇愧疚了起來。   「在想什麼?」不一會兒溫皇端著兩杯咖啡回到了座位,看到赤羽仰頭看著天空,好奇地問。   「沒事。」赤羽接過咖啡,隨口問:「我們哪時回台灣?」   「週日下午的飛機。雖然我也很想多放自己幾天假,但若週一不讓你上班,西劍流財團出了什麼事,我可擔當不起。」溫皇玩笑地回答道。   聽到溫皇的回答,赤羽忍不住哼了聲:「你的假還不夠多嗎?自己數數看你這一個月來去了公司幾天?」   「神蠱藥廠人才濟濟,老闆不在一樣沒有問題。」溫皇毫不介意地笑著道。「再說,我偶爾還是有去露個臉、盡一點責任的,這趟出國當作犒賞也不為過。」   「犒賞?」赤羽不以為意:「你所謂的盡責任不過就是在文件上簽名,說得一副你有多辛苦的樣子。」   「哎,你這樣講就不對了。」溫皇搖搖頭,露出一臉遭人誤會的痛心模樣:「你不知道簽名也是很累的嗎?」   「…………」   由於兩人很早就出門的緣故,吃完晚餐後便回到旅館準備休息。赤羽先行沐浴,等到溫皇從浴室出來時就看到穿著旅館提供的浴衣的赤羽強撐著睡意,坐在床上看日本的電視新聞。溫皇在赤羽身邊坐下,趁機攬上他的腰,在赤羽的耳邊問:「累了怎麼不睡?」   赤羽沒有拍掉那隻圖謀不軌的手,只是咕噥道:「在等你。」   赤羽今日難得的坦白讓溫皇心情大好,忍不住翻身深深地吻上赤羽,一面道:「你今天真可愛……讓我好想……」   「喂、你……」赤羽已經疲倦非常,連要推開溫皇的手也沒什麼力。「今天不准……我是真的想睡了……」   「可是機會難得呢……」溫皇看著赤羽從浴衣領子下露出來的白皙胸膛,忍不住以手指順著視線輕輕劃下。   「明天啦……」   得到了等待已久的承諾,溫皇馬上見好就收:「好,明天,你不許賴。」   「……嗯。」在睡意的襲擊下赤羽沒有聽到溫皇說了什麼,只是隨意應了一聲,被溫皇放開後便拉了棉被直接躺下。「晚安。」   溫皇笑著看著不論多累一定會道晚安的赤羽,也在他的身邊躺下,看著他閉著眼睛的睡容,也柔聲道了句:「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