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金光/溫赤】無可名 一 + 二

一   赤羽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家時已經將近九點了。用鑰匙轉開家門,迎面就看到某人穿著家居服,以舒適的姿勢臥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新聞,看到赤羽推開門的同時笑著說了聲:「你回來了。」   「嗯。」赤羽關上門,把鑰匙丟進門邊的木盒,邊走向臥室邊脫下領帶。赤羽一絲不苟的個性完美地表現在他的穿著上,每天上班必定把襯衫的每一顆鈕扣都扣上,領帶調到最合宜的位置,以及燙得平整的成套西裝。回家後也一定先回到臥室換上居家服才開始做別的事。   從臥室出來後赤羽先洗了把臉才往客廳走去,經過飯廳時發現上頭擺了幾道佳餚,卻都沒有動過的跡象。赤羽的腳步停了下來,「鳳蝶來過了?」   「嗯,五點多就來了,順便做了幾道菜給我們。」溫皇悠悠哉哉地回答著。鳳蝶是溫皇以前請的家管,搬到現在的住處後就不請了,但仍時常見面,偶爾也幫從不開伙的兩人做幾道菜。   「你還沒吃?」赤羽猜測地問。   「還沒。」溫皇從實答道。   「我不是說過我週二固定要開會,如果晚下班你就不用等我了。」聽到溫皇的回答,赤羽忍不住皺起眉頭,一面將碗盤放進微波爐裡準備加熱。   「食物要兩個人吃才好吃。」   「……」這樣的回答讓赤羽也不忍再責備溫皇,只是默默地按下啟動鍵後,也到沙發上坐著,順口問了句:「有什麼新聞嗎?」   「沒有,看了一整天不外乎亂七八糟的社會新聞,財經界的消息你在公司應該也早就聽說了。」溫皇淡淡地道。   敏銳捕捉到溫皇的用字,赤羽見怪不怪地問:「你又沒去公司?」   「公司運作得很好,我去不去都沒差。」   「做董事長的都這麼好命嗎?」赤羽閉上了雙眼,順便揉了揉自己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你今天看起來特別累。」溫皇轉移了話題問道。   「花費了一番唇舌進諫老闆別動你們神蠱藥廠的主意。」赤羽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老闆想跨足醫藥界,老早就有併購你們的念頭,我好不容易才說服他把目標轉向魔門藥廠。早知道某人如此優哉,我就不用浪費這麼多氣力了,哼。」最後還忍不住抱怨了兩句。   溫皇倒是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模樣,反而笑了出來:「併了也沒什麼不好,這樣一來我就更不用管事了,反正我的就是你的,西劍流財團若要就拿去吧。」   「你要送我還不敢要。」赤羽依舊闔著眼,波瀾不驚地繼續道:「神蠱藥廠表面上沒什麼特別之處,經營狀況也按部就班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你,我也不會知道……」   微波爐發出的嗶嗶聲適時地打斷了赤羽的話,他順勢停了話題,一睜開雙眼卻見溫皇自沙發上站了起來。「你坐著休息吧,我幫你把飯菜端到這兒吃。」   「嗯。」見溫皇難得主動做事,赤羽樂得享受被服侍的感覺。   一年前與溫皇開始了這段關係,數月前才一起搬進這間公寓,兩人卻已經非常習慣於彼此的存在。有趣的是兩人的個性南轅北轍,赤羽行事謹慎,做什麼都一絲不苟;溫皇則天性閒散,可以說閒散到讓人覺得可惡的境界,明明身為神蠱藥廠的董事長,一個月卻只難得去幾天公司,平常只愛懶在家中無所事事,也很少見他堅持什麼事,也許只有在追求赤羽這件事上,特別讓他下了一番功夫。   他和赤羽是因為工作認識的。西劍流財團是來台灣發展的日本商業公司,赤羽年紀輕輕就當上了財團的幹部,一路升上總經理,地位只次於董事長炎魔幻十郎及顧問長桐山守。某次赤羽應邀前往某個高官政要的晚會,有人對年紀尚輕卻握有大權的赤羽出言不遜,赤羽對這樣的冷嘲熱諷早已習慣,突然那人被潑了一身熱茶──赤羽意外地看著那人身後穿著一襲深藍色西裝、面帶微笑卻一開口就讓人頭皮發麻的男子;那時他連神蠱溫皇的名字都還沒聽過。   「禮貌是人類的基本素養,如果你連這點素養都沒有,我有上百種藥讓你再也做不了人。」   事發當時他們在會場的角落,沒有引起很大的注目,那人被潑了一身濕,回頭一見溫皇卻露出驚嚇的表情,慌忙地就離開了。赤羽疑惑地打量著這個出手替他教訓的男子,很快確定自己並不認識他後,一面向他道謝,一面遞了張自己的名片,並說:「以後若有需要協助之處,請不用客氣。」   然後他就走了,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見面。   後來,後來的事就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神蠱藥廠的董事長與西劍流財團的總經理在一起的事,若是被人知曉,不知道會怎麼樣?   在赤羽陷入回憶的同時,溫皇已經盛好了兩人的飯菜端了過來。「在想什麼?」他隨口問道。   「我在想……」赤羽睜開雙眼看向溫皇,「要是財團的人知曉了我們的關係,不曉得會怎麼樣。」   溫皇神情一凜,但很快將之藏起,泰然自若地問:「突然想這種事做什麼?」   「想像罷了。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赤羽道。他和溫皇都有默契地對外隱瞞同居之事,只有溫皇極少數的好友知曉,而溫皇保證過他們不會將此事外傳,赤羽也就不去介意。   並不是怕輿論或是他人的目光,純粹是為了避免彼此在商場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別想了,趁熱吃飯吧。」溫皇打斷了赤羽的思緒。   「嗯。」理解溫皇不想多談的心情,赤羽亦將話題就此打住。   好不容易得來的平穩生活,又有誰願意去想像失去之後的樣子呢? 二   鬧鐘鈴聲準時地在七點響起。赤羽閉著雙眼伸手將鈴聲關掉,習慣性地縮回被窩,順便將棉被再往上拉一些好遮住擾人清夢的刺眼光線。   五分鐘後鬧鈴再度響起,這次才響兩聲便被人關掉,赤羽一時沒有發現鬧鈴是被別人停掉的,依舊窩在棉被裡與床鋪溫存,直到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雖然你賴床的樣子實在很可愛,但你再不起床,遲到我可不負責。」   這幾句話終於讓赤羽睜開了雙眼,好不容易掙扎著從床上起身,卻看到溫皇站在鏡前打著領帶,一身筆挺的深藍色西裝完美地襯托出他的身材與氣質。見他已經將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赤羽不由得一愣:「你要去公司?」   「昨天不是有人說,他費了好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才替我保住了我的公司?」溫皇調好了領帶,拿起一旁的公事包道:「為了不讓那番心血白費,我也該盡一點責任才行。」   「你幾點起床的,這麼早就要出門?」赤羽急忙抓起置於床頭的手機,確認自己沒有睡晚。   「早你一點而已,早點去公司才能早點下班。」溫皇道:「你下班打給我,一起在外面吃再回來吧?」   「你確定要在外頭吃?」赤羽雖然剛睡醒,頭腦卻已經十分清醒。   「有人給我介紹了包廂式的餐廳,不會怎麼樣的。」溫皇又道。「車留給你,我搭計程車。」   「嗯,路上小心。」赤羽目送溫皇出了房間,聽到大門打開又關上了的聲音後,才下床到浴室梳洗。   赤羽的晨間作息非常規律,不論溫皇上班與否都不會影響。他的早餐一律在公司解決,將自己打理好後便出門了。他和溫皇的車子停在公寓的地下停車場,如果是溫皇難得去公司的日子,溫皇會先開車送赤羽去公司,再開到自己的公司去。兩人的公司相距不遠,卻也稱不上近。   八點準時進入辦公室,熟知赤羽規律作息的下屬已經將早餐置於他的辦公桌上,熱騰騰的咖啡還冒著煙,旁邊放著奶精和糖包。在第一次看到雨音霜準備的咖啡已經加了奶精和糖後,赤羽就已經和她說過他習慣喝黑咖啡,之後雨音霜雖不再自作主張地加奶精或糖,卻總是將之一同準備著,赤羽也只好暫時收下,累積幾天份後再一次拿去茶水間給其他人用。   咖啡喝沒兩口,他的祕書衣川紫拿了一疊資料進來:「經理,這是你昨天要的魔門藥廠的資料。」   「謝了,放著就好。」赤羽已經在車上瀏覽過了今天的報紙,此刻正在看股市行情:「這個飄渺峰財團是怎麼回事?為何三天前還默默無名,卻短短兩日內突然崛起?」   「飄渺峰旗下的還珠樓飯店突然受到國際矚目,詳情我也還不清楚。」衣川紫回答道。   「飯店嗎?要雨音霜在下班前把情況弄明白,來向我報告。」赤羽下令道。   「是。」   「今天有什麼行程?」   「九點要和日本總部視訊會議,中午與律師團用餐,晚上與月牙經理一同和合作廠商談合同。」衣川紫拿著手中的平板電腦,有條不紊地回報著。   「……晚上的合同改到明晚再談,改不了就讓淚帶上六部隨便誰一起去。」赤羽又道。   「經理晚上有事?」衣川紫聞言不由得有些意外,赤羽很少這麼突然地要把約定改期。   「私事。」赤羽沒打算多談,「這件事優先處理,能改到明天就明天,若改不了就叫淚盡快回覆我他要帶上誰過去談。」   「是。」衣川紫領命後便退出了赤羽的辦公室。   好不容易趕在七點前忙完了一天的工作,赤羽吁了口氣,拿起手機撥號給溫皇。   『你下班了?』電話一接起便是溫皇有些急促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在忙碌。   「你還沒忙完?」赤羽問。   『抱歉,公司出了點亂子,我得親自解決才能走。』溫皇有些愧疚地道。   「無妨,公事重要。」赤羽說著,心中卻有股失落感油然生起。   『我今晚可能會留宿公司,你要記得買東西吃,晚餐不用等我了。』溫皇又道。   「嗯。」   『明天再一起去餐廳吃飯吧。』   「明晚我有飯局了,後天吧。」   『好。』   掛斷電話後,赤羽獨自在椅子上呆坐了一會兒,才將電腦裡幾個檔案放進外接硬碟,再抓了幾份資料放進公事包,準備帶回家慢慢研究。   那些都是雨音霜不久前才拿來的,關於飄渺峰財團的調查報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