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學海中心】憶無涯 章之六 執令

  「很冷?」才聽到聲音,一雙溫暖的手已經包覆住了他冰冷的雙掌。「你的手好冰。」   「太史。」絃知音抬起來,揚起微笑看向不知何時來到涼亭的太史侯。   涼亭附近不時有來來去去的學子經過,太史侯只能簡單替絃知音搓搓雙手便放開,並在他的對面坐下。「天氣這麼冷,不是要你這幾日待在房內溫書就好,暫時別來此以免受寒嗎?」   「吾想看雪。」絃知音道。今年初雪降下時他人正在樂部上課,等得空到外頭時雪已停了,令他感到相當可惜。「而且,不論天氣再冷,吾都想與你見面。」   「知音……」互通心意後,只要週遭無人,太史侯就會如此親暱地喚他。聽聞絃知音這番話,他必須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壓抑住自己將人攬進懷中的衝動。「如果可以,吾不只想每天與你見面,更想時時刻刻都待在你的身邊。」   「你會懷念過去我們同住一房的那時候嗎?」絃知音突然問。太史侯的話讓他想起了剛進入學海時,兩人同住一間齋舍的事。雖然不過是數月前的事情,他卻已經感覺那段過去離他好遠。   「不。」太史侯毫不遲疑地回答道:「那時雖然我們時常待在一起,吾卻還未擁有你。比起懷念過去,現在吾更想要牽著你的手,即使時間短暫,也要與你一同度過。」   太史侯的回答讓絃知音內心既欣喜又感動,他和太史侯一樣,比起過往兩人還只是一般室友的時期,他也願意以長時間待在彼此身畔做為代價,交換兩人的心意相通。「那麼,雖然我們現在只能隔桌相坐……再陪吾看一會兒雪景好嗎?」   太史侯看著絃知音一會兒,才道:「我不是很想答應你,若你下回再不多添件外衣……」說著他脫下自己的外袍,披在絃知音身上:「到時就別怪我無情拒絕你。」   「嗯。」絃知音笑著答應。即使雪越下越大,他只覺一股暖意從心底升起,慢慢漫延到全身,將方才的寒冷一掃而去。   隨著時間逐漸接近年尾,學海無涯的學子們也開始為明年孟春的六藝大會作準備。六藝大會考驗學子們儒家傳統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各項學識及技能,雖然不強制參加,但幾乎所有高階班學子都會參加並盡力奪魁;六藝大會唯一的限制是參加者需在學海修業一年以上,因此太史侯和絃知音即使身處高階班,卻仍無法參加。   就在這樣的冬日裡,眾學子們積極用功準備六藝大會的同時,太史侯和絃知音近日過從甚密的流言也悄悄在學子之間傳了開來。   對於流言太史侯自然也有所耳聞,只不過對於這點程度的斐短流長他還不放在眼裡,認為這種茶餘飯後的閒談很快就會被別的話題取代,沒有想到不知什麼時候,流言竟也傳進了執令的耳中。   一日下課後,禮執令在太史侯離開教室前叫住了他:「太史侯,幫吾一起將這疊書卷搬回執令閣好嗎?」   「是。」太史侯馬上應諾。   隱約知道禮執令不僅是想要他幫忙搬東西,而是有什麼話想要私下對他說,太史侯等到走進執令閣之後,禮執令才開口:「吾最近聽說了一些關於你和絃知音的謠言。」   對於禮執令提起的話題不感意外,太史侯十分冷靜地回應:「執令既言其為謠言,該是心中已有認定,不需再來問學生才是。」   「吾不相信,但仍抱持一分懷疑。」禮執令委婉地道,「無風不起浪,謠言的產生總會有它的原因。」   「吾最近確實時常和絃知音碰面,」太史侯坦言道:「但那是因為吾與他曾為室友,他又跨修禮部課程,於情於理於都該在課業上給予他協助,才會時常相約切磋討論。」他不疾不徐地解釋著。   「你的話吾相信,但光憑這樣一席話,是無法說服其他相信這則謠言之人的。」禮執令又道。   太史侯是聰明人,一聽便知禮執令的言外之意,因此他馬上道:「學生會多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和與他人相處的分際。多謝執令的關心。」   「你一向都讓吾放心。」禮執令安心地點點頭:「吾對你期望甚高,待兩年後吾執令之職任期滿時,吾有意卸任並將執令之位傳予你。」   「執令……!」太史侯對禮執令這番話感到極為驚訝,執令之位他的確認為自己勢在必得,卻沒有想到禮執令會親口將此番打算直白告知他,且就在短短兩年之後。   「也許你認為吾此舉過於莽撞,但吾已經思量許久,學海無涯需要的是新氣象;」心知太史侯心中所想,禮執令不慌不忙解釋著:「現在的六部執令都已有了年歲,因此吾打算拋磚引玉,希望此舉可以使學海無涯開創不一樣的新局面。也許你會擔心自己資歷尚淺,將會有人不服,但吾相信吾之眼光,現在禮部之中就屬你最有自己的想法與獨特見解,不論學識或者日後更遠大的目標,我都在你的身上發現到,會現在告知你只是讓你有所準備,相信你也不會讓吾失望。」   「……學生感謝執令的賞識與信任,執令的期望吾會盡力達成,但若有反對的聲浪,恐怕……」太史侯仍然有所擔憂。   「所以吾提早兩年讓你有時間準備,」禮執令正經嚴肅地道:「這兩年的時間你要讓眾人認同你、支持你,願意成為你的助力、甚至為你所用;這也是吾給你的、成為執令前的一項考驗。你願意接受它嗎?」   太史侯迎向禮執令的視線,只猶豫了幾秒便答道:「執令給吾這個考驗,是吾的榮幸,學生理當接下,並努力達成它。」   「甚好。」禮執令欣慰一笑,恢復了原來較輕鬆的語氣:「吾上回同樂執令提起此事時,他相當贊同吾之想法,且似乎也有意推舉年輕學子接任其位,吾想他心中的人選十之八九就是絃知音了。」   「樂執令也……」太史侯不無訝異地反問道。   「是。因此吾並不反對你與絃知音相互切磋,只要謹守分際,對於你們的友誼吾持樂見其成的態度,相信樂執令也是這麼想的。」禮執令如此道。   「……學生知道。」   「話又說回來,若要擔任執令,六藝大會的優秀成績是不可或缺的條件,但因為年資因素,你無法參與這一屆的六藝大會對吧?」禮執令問。   「是的。」太史侯點頭。   「因此下一屆的六藝大會將是你最關鍵的一次。今年你因故無法參加,那不知你可有意願協助大會的舉行?雖然只是籌備工作,但應會讓你獲益良多。」禮執令詢問道。   「能夠協助執令是學生的榮幸。」太史侯毫不猶豫便答應下來。   「那真是太感謝你了,每年的此時高階班學子往往為了參與大會而自顧不暇,吾又不放心將工作交給初階班學子,今年能得你之助真是萬幸。」禮執令笑著道。   「執令莫言謝,這是學生該為之事。」   「那麼從明日開始,你的課程結束後就到執令閣來,吾再分派工作予你。」   「是。」太史侯應諾,心裡一方面為了以後無法再每日赴涼亭與絃知音將會而感到些許遺憾,另一方面卻對絃知音如此受樂執令重視,無來由地覺得不是滋味。絃知音受到執令的肯定是一件好事,太史侯卻又自相矛盾地希望絃知音的好只有自己知道,如此一來,他的絃知音才不會被其他人搶走。   離開執令閣後太史侯直接往兩人經常相約的涼亭而去,此時雖然沒有下雪但冬季的北風依舊冷冽,庭院也因連日積累的大雪而形成一片銀白世界。太史侯進入庭院後就看到絃知音依舊不畏寒冷坐在涼亭之中,身穿一件素白的大衣保暖,再加上他整齊束起的白髮,讓他看起來幾乎要和白雪融為一體。此時絃知音正好抬頭,望見不遠處的太史侯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太史侯快步走近後,他才道:「吾還以為你今日不會過來了。」   「吾有事耽擱了一會兒。」太史侯道。「快天黑了,別在這兒看書,晚膳前陪吾走走好嗎?」   「嗯。」收起攤在桌上的書卷,絃知音隱約察覺到太史侯心情有些不佳,沒有多說什麼,東西收好後便隨著他離開庭院。   來到靠近學海後山的小徑,太史侯見附近無人之後才開口:「樂執令近日可有向你說些什麼?」   「什麼意思?」絃知音不解太史侯話中之意。   「沒什麼。」見絃知音一臉疑惑,太史侯心想樂執令大概沒有和他說過禮執令今日所言之事,便不打算主動告知他。「禮執令請吾協助六藝大會之事,因此吾之後可能無法每日與你在涼亭相會了。」   「……這樣啊。」絃知音只是低應了聲。「既是執令之託,那也沒辦法……」   「冬日天色暗得早,天氣又冷,你之後也別在涼亭或書閣念書了,待在房間裡就好,你身體不強健,要多注意別染上風寒才好。」太史侯又道。   「吾會的。」絃知音勉強擠出一抹淺笑想讓太史侯放心,「那之後呢?等到春日來臨之時?」他帶著些許期待問。   太史侯不想讓絃知音希望落空,又不願意欺騙他,只好狠心拒絕他:「恐怕之後都不能每日見面了。明年春日將有新進學子進入學海,到時吾等身為學長,一方面須以身作則,給學弟做楷模;一方面也要撥出時間研修更艱深的學業,保持優秀的成績以準備下一年度的六藝大會。」     「……吾知道了……」對於太史侯的回應絃知音有些失落,終究學海眾人的眼光和課業才是太史侯最在意的。他半落眼簾,淡淡地道:「你不方便的話,吾就不會再去打擾你了……」   感受到身畔情人的失望之情,太史侯實在不忍絃知音如此委屈,伸手握住了他冰冷的手,道:「……兩年後,和吾一起當上執令。」   絃知音睜大了雙眼,意外地看著太史侯,不解他怎會突出此語。「為什麼突然……」   「成為執令,我們才能在學海中擁有多一些私人空間、少一些無謂的束縛。」太史侯說。「這兩年內,你吾一起努力,為了多爭取一分未來屬於我們的幸福,好嗎?」   緊緊回握住太史侯溫熱的手掌,絃知音輕聲但肯定地應諾:「……好。」   既然成為執令是太史侯的希望,那麼他就會努力去達成;既然太史侯無法不在意眾人的眼光,那麼他會盡量陪合讓兩人的感情低調;只要太史侯心裡還有他,排在第幾都好,他都感到心滿意足。   那日之後,兩人就不再於涼亭碰面,也漸漸減少一起至書閣念書的次數,甚至平時在學舍裡也很少說話,只會在上課碰面時打招呼或簡短交談。   就在這樣的相處模式下謠言總算逐漸不再被提起,雖然必需遮掩的戀情讓太史侯感到不滿,但想到賢之音和自己長久以來追求的遠大目標,也只能繼續忍耐。   在太史侯獨自於房內念書的夜晚,絃知音有時也會放下書本,來到窗邊望著禮部齋舍的方向,想像心底思念之人在用功苦讀之時,或許也會想著自己。也有些時候他仍會抱著書冊來到書閣,念書的同時悄悄期待著是否會巧遇也來找書的太史侯,只是每一次的期待總在熄燈的鐘敲響時落空。   一個人走在回房間的路上,絃知音仰頭望著佈滿星斗的夜空,昨夜下了一場雪後今日白天時天空已經放晴,星夜不被烏雲遮蔽,看起來格外空曠遼遠。   雪季就快結束了吧?絃知音不由得在心裡想著。冬日的尾聲同時意味著春天即將來臨,學海無涯又會迎接一批新進學子的入學,他和太史侯相識也將屆滿一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