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學海中心】憶無涯 章之三 東方

  「你今日起得晚了。」   「抱歉。」   將頭髮束好後,絃知音連忙抓起外褂,邊穿上邊走向門口和太史侯一起出門。   今天是一週一次的射箭課程。學海無涯雖分六部,各部學子各有不同的專精,但秉持著儒生應文武兼備的宗旨,因此常有跨部合開課程的情況出現。今年六部執令達成共識,新進學子先行統一修習射箭之術,由射部的師長們分班授課,射部學生則擔任輔導的角色。   在食堂很快結束早膳後,兩人快步前往射部的教室。   射部大多數的教室都是戶外空曠之地,太史侯和絃知音來到時已有一群學子擠在佈告欄之前觀看分班名單。   「你和吾在同一班。」太史侯個頭較高,不用擠進人群就看見了他和絃知音的名字,便不再逗留於人潮聚集之處,直接帶著他前往分班後的上課地點。   「太史侯!絃知音!」遠遠地,留萬年一瞧見兩人並肩走來,就扯開嗓子大喊著他們的名字。留萬年交友廣闊,在各部都有朋友,常常見他與不同的人走在一起,但總是特別喜歡找太史侯和絃知音攀談。   「早安,留萬年。」絃知音走近後用一貫的溫文儒雅回應著他,太史侯則對這個喜愛到處八卦的同學沒有什麼興趣,轉身打量著射部的射擊場。   開學以來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射部的範圍,整片空曠的草地上散布著一群群等待上課的學子,這個時段似乎沒有其他的上課班級,放眼望去全都是新進學子的集中課程。   正在想任課師長不知何時會來到,一個聲音從他背後傳來:「早安,我們又見面了。」   太史侯一回頭,是前幾天才認識的東方羿。手上提著一大袋箭矢,看來是等會兒上課要用的。「早,看來你一早就很忙碌。」   「這沒什麼,共同射箭課程是射部的大事,身為射部的一份子,盡心盡力是當然。」東方羿將箭矢放下,笑著道:「執令分派吾擔任這一班的輔導員,沒想到你們也在這班,真是有緣。」   「吾也同感訝異。」太史侯雖這樣講,語氣卻是相當平淡。   東方羿不知是沒有發覺或者沒有把太史侯的言不由衷放在心上,只是帶著笑意道:「今天的課程請多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   不一會兒射部的師長和另一名擔任助教的高階班學子一同到來後,便開始了課程。師長首先將所有學子分為有基礎與沒基礎兩個部分,太史侯雖早已受過射箭訓練,但因為想就近協助指導從未接觸過射箭的絃知音,便告訴助教他欲從頭再次學習基礎之意,與絃知音留在同一組。   師長首先從持弓的基本姿勢教起,讓學子習慣弓的強度之後才將練習用的箭矢分配下去,並指示以立在不遠處的一塊長木板為箭靶練習。   「絃知音,你還好嗎?」練習時間過沒多久,太史侯便見絃知音似乎有些吃力的模樣,就在一旁練習的他忍不住問道。   「吾可以的。」絃知音硬撐著回答。因為舉弓而滑落的衣袖之下可見他比一般男子纖細許多的手腕,此時因用力而微微顫抖著且青筋浮起。「只是還需騰出力氣控制箭矢的方向……有點難控制……」   「不需花太多力氣在控制羽毛上面。」出聲給予建議的不是太史侯,而是不知何時來到兩人後方的東方羿。「右手主要仍是拉住弓弦,只要在拉開時以食指、中指輕輕夾住箭矢就行了,多施力道反而容易讓箭失了準頭。」   絃知音和太史侯同時回頭,東方羿拉開手上的弓,示範一次細部動作給絃知音看。「這樣明白嗎?再試一次看看。」   「好的。」絃知音依言調整了自己的施力點,果然感覺比剛才順暢一些,雖然仍沒有命中標的物。「多謝助教。」   「吾名東方羿,直喚吾名即可,吾只是課程的輔導員,還稱不上助教。」東方羿道。「吾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吾是樂部的絃知音,請多指教。」絃知音自我介紹道,並禮貌地向東方羿略一點頭。   「原來是樂部的人,莫怪乎你會沒有射箭基礎。」東方羿笑著道,「不過放心吧,射箭是一門很好入門的武藝,只要認真學習,很快就能得知箇中翹楚的。」   「若真如你所說就好了。」絃知音垂下手臂,露出淡淡的苦笑:「吾真希望可以早些進入狀況,不要落後同窗太多。」   東方羿看了看絃知音,突然道:「讓吾看看你這把弓。」   絃知音順從地將手中的弓遞給他。「這把弓對你來說太重了,你才初學,難怪不好控制。」東方羿看了會兒後如此道,將絃知音的弓拿回放置弓的箱子中,換了另一把較輕的給他。「試試看,選用適合自己的弓是學習射藝的第一步,否則不但學不好,還容易受傷。」   「多謝你。」換了一把弓,絃知音總算拉得較為輕鬆,但就在他搭上箭矢猛力拉弓的剎那──   「小心!」   事情發生的太快太突然,當絃知音聽到東方羿的驚叫時,他已經來不及阻止手中的弓「啪嚓」一聲之後斷裂。   「絃知音!」太史侯倒抽了一口氣,看到弓的斷裂處掃過絃知音的臉畔,他丟下自己的弓箭,三步併作兩步衝到絃知音之前。「劃傷了?!」   「吾去找醫部的人來!」東方羿雖處驚嚇之中,仍然很快反應過來,快步前去不遠處醫部人員待命的地方請人過來。     「吾無事……」絃知音雖然這麼說,眉頭已擰成一團,似在忍受著疼痛之感。   太史侯見他沒劃傷臉,先鬆了一口氣,看向那斷成兩半的弓絃知音還握在手裡,才發現斷弓雖沒傷到臉,斷裂的尖銳部分卻刺傷了他的右手臂,鮮血染紅了衣袖,在一身素白的絃知音身上格外刺目。   「流血了還說沒事。」太史侯皺起眉頭,拿出自己的手巾按住傷處,簡單地進行止血的動作。「會不會痛?」   「還好。」絃知音簡短回答,揪緊的眉雖已較為舒展,但太史侯看得出來他仍在逞強,心中忍不住覺得,原來他以為個性懦弱的絃知音,竟會有如此倔強的一面。   此時任課師長也趕來察看絃知音的狀況,並為此疏失致歉,承諾會馬上全面檢修射部所有弓箭的狀態,保證之後絕對不會再有學子因此而受傷的事情發生。   東方羿和醫部人員來到之後太史侯就一直待在絃知音身旁,雖然助教已經請圍觀的同學散開繼續各自的練習,但他仍舊站在一旁,看著那人幫絃知音消毒、上藥、包紮,然後在師長讓絃知音先回房休息時,主動提出要求要陪著絃知音回去之後再回來繼續上課。   當晚沐浴之後,太史侯幫助不方便一隻手做事的絃知音換藥。   「還痛嗎?」太史侯問道。   「不會了。」絃知音搖搖頭,「謝謝你,太史。」   「只是舉手之勞。」太史侯隨意答道。重新包紮好後,他拿出一小罐藥膏:「這個給你,對於消除傷疤有很好的效果。」   「沒關係,只是一小道傷口而已。」絃知音婉拒了太史侯的好意。   「收著吧。」太史侯直接將藥罐塞進他的手中,「這麼漂亮的雙手,留下傷疤未免可惜。」   「……無妨,吾並非姑娘家。」絃知音輕聲道。   察覺自己脫口而出之言,太史侯自覺失態,想解釋什麼,卻又不知該從何開口。正感尷尬之時,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化解了這片沉默。   太史侯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才應道:「請進。」   「打擾了,吾來探視絃知音的傷勢。」來人是東方羿。   「吾已經無事了,多謝你。」   「吾身為射部的隨課輔導員,卻讓你發生了意外,這都是吾之失誤,實在對你感到相當過意不去。」東方羿愧疚地道。   「請你別放在心上,是吾自己不夠小心才會如此。」絃知音不希望東方羿過於自責,趕緊安慰他:「倒是你,吾見你下課後被射執令找去,沒事吧?」   「沒什麼,執令只是提點吾一些該注意之事。」東方羿回答道,說著拿出了一罐膏藥:「這是幫助消除傷疤的膏藥,算是吾的一點心意。」   太史侯見東方羿也為絃知音準備了藥膏,心中不禁升起一股不悅的情緒。不待他開口,絃知音先說了:「多謝你的好意,但膏藥太史已經給吾了,這個還是請你自己留著吧,在射部上課,總會比吾更有需要用到的時候。」   東方羿看了眼太史侯,又看回絃知音,見他神情堅定,也只好將藥罐收回。「好吧,若有需要,隨時告訴吾一聲。」   「吾會的,多謝你。」絃知音微笑著道謝。   「若話說完了,吾今日想提早就寢了。」太史侯冷冷打斷了兩人的談話。不知為何,見絃知音和東方羿相談甚歡的模樣,他就打心底感到不快。   「說的也是,吾不該這麼晚了還打擾你們。」東方羿說著就要離開:「你多保重,下次再見了。」   東方羿離開後,太史侯才脫下外衣,熄了自己桌面上的蠟燭,準備就寢。   絃知音望向太史侯的方向,輕喚了一聲:「太史……」   太史侯沒有回應,但絃知音知道他有聽見。他微微一笑,道:「謝謝你,太史。」   「……謝什麼?」太史侯沒有轉身,只出聲音問道。   「今天,吾很開心。」絃知音輕笑著,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   「晚安,太史。」   「……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