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失戀後開始的初戀-續

  1.  

  考試結束的鐘聲響起,一目連坐在座位上等著試卷收回,直到監考老師宣布可以離場,一目連也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先穿戴好圍巾、外套,才揹起書包走出教室,撲面而來的冷空氣讓他抖了抖,拿出為了應試而關機的手機重新開機,不一會兒便跳出一封訊息。

  【我在校門口】

  一目連按了個了解的貼圖送出後便將手機塞進外套口袋,往校門口前進的步伐稍微加快了速度,等到他在校門口前看到睽違數月的身影時,忍不住小跑步奔了過去。「荒!」

  荒穿著黑色長大衣,雙排銀色鈕扣微微反射著光芒,看到一目連朝他奔來,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一絲淺淺的微笑,雙手從口袋裡抽出朝對方揮手,下一秒一目連就撲了上來。礙於校門口人潮眾多,大批考生還在散場,兩人只擁抱了一下子就分開,取而代之的是緊握的雙手。

  「辛苦了。」荒低頭對一目連道。

  「不辛苦。」一目連從見到荒開始臉上就帶著笑意:「想到考完試就可以見到荒,一點都不辛苦。何況這段時間你也是經驗過的。」

  「我比你幸運多了,考大學院的那年有你陪著;輪到你準備時,我卻遠在東京。」荒的話中帶著自責,對於一目連最辛苦的時期自己卻不在身邊,他一直感到愧疚。

  「你在說什麼啊,」一目連敏銳地察覺到荒的情緒,好聲安撫著:「這又不是你的問題,你大我一歲,早我一年成為東大的院生嘛。」說著他自己笑了笑:「希望我能繼續做你學弟,『學長』。」

  一目連故意用這種稱呼讓荒笑了一聲,「那讓學長帶你去吃好吃的,犒賞你的辛勞吧。」

  「哇~謝謝學長。」一目連笑著道。

 

  1.  

  距離兩人互通心意,從青梅竹馬晉升為戀人後,已經過了近兩年。平安京大學畢業後,荒沒有直升大學院,而是遠赴東京,就讀東京大學的大學院。

  當初荒決定報考東大時,神情嚴肅地和一目連商討過。 

  畢竟兩人正值熱戀期,荒畢業後若前往東京,一目連才剛升上四年級,兩人就要分隔兩地。

  『若我們都考上東京的學校,就可以順理成章住在一起了。』荒這麼對一目連道。

  對從小到大都與家人一起住的兩人來說,這簡直是夢寐以求的日子。一目連聽到時,腦中忍不住開始想像那會是什麼樣幸福的生活。

  『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分開一年。』荒又道。

  分開一年對兩人來說是個很模糊的概念,從認識起,兩人連一個月不見都是從未有過的事。一目連細細聽著荒對他說著未來的打算,最後點了點頭。

  『你去吧。』一目連毫不猶豫道:『你本來就不該為了我屈就在京都,就像龍不該被困在淺灘。』

 

  荒不負眾望地考上了東大,以他的實力,這本來就不是太困難的事。打電話來報喜時,一目連的聲音聽起來比誰都高興。然而掛斷電話後,眼淚就從眼角流了出來,在頰上畫下兩道淚痕。

  那一刻起,他才有了即將又與深愛的人分開一年的實感。

 

  升上四年級後,一目連也確立了自己的志願,同樣決定報考東大的大學院。由於他的能力不像荒能夠輕鬆考上第一志願,學期之初便開始了密集的讀書計畫準備應考,同時還要捱住一個人的寂寞,每天只能透過手機與荒進行視訊通話。

  暑假時荒回來過一次,只待了一週,研究室的實驗有進度壓力在,他不能離開太久,寒假索性和家人說了聲就不回來了。

  一目連要到東京考試前,荒的母親還特地打電話讓一目連在考日的那幾日住荒那裡就成,不必另外花錢住飯店,一目連心懷感激地婉拒了,表面上的理由是不想打擾荒,實際上他怕自己和荒在屋子裡獨處,考試什麼的就全都拋去九霄雲外了。因此他早早就和荒說好,只有所有考試考完、回返京都的前一晚才住他那邊。

 

  1.  

  荒和一目連在外頭吃了頓豐盛的大餐,然後荒就領著人來到自己的住處。荒沒有住學校宿舍,獨自在學校鄰近處租了間小套房,格局簡單方正,還有簡易廚具可以開伙。

  「打擾了。」一目連在玄關脫了鞋,走進後左顧右盼,在他的要求下荒有把房間的模樣拍給他看,讓他此時有種既新鮮又熟悉的微妙感覺。「好整齊啊,果然是荒的房……唔……」

  一目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荒捧起臉深深吻了上去。

  這是兩人睽違了大半年的吻。一目連的外套都還沒脫,幾乎就要融化在荒溫熱的氣息中。沒有人捨得先放開對方,唇舌交纏的同時也被彼此緊緊擁抱著,周遭終於沒有多餘的目光打擾他們,不必顧忌任何人的視線,小小的套房就是只屬於兩人的世界。

  等一目連快要喘不過氣而掙扎著分開荒的唇,便看到荒勾著唇角看著他:「不錯,有進步。」

  一目連的臉已經因為綿長的吻而泛著酡紅色,聽到荒這句話不由得害羞地轉過頭:「哪有,我都沒機會練習……」

  荒不給一目連害羞的機會,挑起他的下巴讓兩人四目相接:「那我們多練習幾次?」

  對上荒深邃的雙眸,一目連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語,鬼使神差地主動送上雙唇,開啟另一段難分難捨的唇齒廝磨。

 

  1.  

  屋外氣溫接近零度,屋內荒開了暖氣和一目連依偎在一起,說著分開的時候發生的事,荒當聽眾的時間較多,聽著一目連說起學校的事,說學生會的誰做了什麼……

  聊著聊著時間就超過了晚上九點,距離兩人吃完晚餐已過了三個小時,荒便主動問:「要不要吃點什麼?」

  一目連本來想去洗澡,聽到荒這樣問,便答:「是有些餓了。」

  「我做消夜給你吃吧。」荒說著,起身走向料理台。

  「你做?」一目連跟了上去,認識這麼久沒聽說他會下廚。

  「總不能餐餐吃外面吧,很花錢的。」荒知道一目連在想什麼,故意道:「放心,決不害你進醫院。」

  見荒還記得自己曾這樣笑話過他,一目連不由得笑了:「想不到荒是這樣會記仇的人。」

  「我不是記仇,」荒反駁:「只要是和你有關的事,我都不會忘。」

  一目連沒有回話,臉上的笑容卻加深了幾分。

 

  1.  

  小套房空間不大,料理台也小小的,一目連站在荒旁邊看著他放了兩個鍋子煮水,再從冰箱拿出食材,肉片、蔬菜、雞蛋、竹輪、豆腐、麵條,原來是要煮麵。荒切肉洗菜的動作看起來還不是很熟悉,不過至少看得出他說有在做菜並非假話。一目連興致盎然地看著一臉認真的荒,直到水煮滾後荒要把菜丟入鍋,一目連突然開口:「等一下。」

  「怎麼了?」荒停下動作看向一目連。

  「你先煮菜?」一目連問。

  「……不行嗎?」荒遲疑了一下。

  「你都這樣煮嗎?」一目連皺起眉頭。

  「不然……先煮肉?」荒問得小心翼翼。

  一目連嘆了一口氣。「你的竹輪跟豆腐是冷凍的對吧,冷凍的東西要先放下去煮。」說著他主動接手:「肉片很薄,熟得快,太早放一下就煮老了。先讓冷凍的東西熟了,再放青菜跟肉,最後再打蛋。」

  一目連一面說著,一面俐落地動作,不忘指示荒放調味料。最後完成的湯麵看起來竟比平常還好吃一倍。荒看著麵又看向一目連,一時有些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抬起頭。

  一目連把兩碗麵端到桌子上,笑著道:「看來等我搬來東京後的一件事,就是教你做菜呢。」

 

  1.  

  隔天下午一目連就要搭車回京都了,他沒有打算趁這次在東京遊玩,訂了下午兩點的新幹線回去。中午荒帶他到附近吃飯,順便買了間東京名店的點心當作伴手禮帶回去。

  回家拿行李時,一目連堅持不讓荒送他去車站。

  「我不想在人來人往的車站跟你kiss goodbye。」一目連在玄關笑著對荒道。

  於是荒毫不客氣地現在就給了他一個吻。「等你考上搬來東京,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了。」

  一目連的笑容卻漸漸黯淡了下去,他垂下視線,輕聲開口:「荒,其實我很怕……」

  荒知道他想說什麼,握住了他的手,安撫道:「別擔心,你一定可以的。」

  一目連低著頭:「我不想去想,可是又覺得要做好心理準備……要是我沒考上……」

  「那我就回京都。」荒毫不猶豫道。

  「你別開玩笑!」一目連猛地抬頭,正好讓荒又給了他一個吻。「荒……」

  「不必考慮那些問題。」荒的聲音帶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吹散了一目連內心的不安。「不論如何,我們都會在一起,沒有什麼難關是過不去的。」

  「……嗯。」一目連重新露出淺笑:「我知道。」

  兩人又在門口磨蹭了一陣子,一目連才終於離開了荒的住處。他在樓梯間擦了擦忍到關上門後才溢出的眼淚,心想,沒有讓荒送他到車站是對的,否則被人看到流淚多丟人。

 

  1.  

  放榜那日,他特地向實驗室請了半天假,放榜時間還沒到荒就緊張地把手機抓在手上,生怕錯過了一目連的消息。

  他每隔幾秒鐘就看一次時鐘,看到覺得自己都焦慮了起來,決定找點事做,開始整理房間,清潔打掃,又開了電視轉移注意力,一顆心卻還是懸在遠方的情人身上。

  放榜的時間到了。荒丟下手中的事,他知道一目連會第一個打電話給他,只要是好消息的話。他不想去想像另一個結果,要是電話沒有馬上響起,那很有可能是一目連因為失望而沒有打電話過來……

  荒抓著手機數著時間,自己當年應考時都沒有這麼急迫地在等結果……他突然有些好奇,自己在等放榜時,一目連也是與自己一般的心情嗎?

  正想著,手機響了。

  音樂不到一秒就被荒給按掉,「連?」

  在聽到一目連的聲音前,荒先聽到了另一端傳來的哭聲。

  他覺得一顆心彷彿被緊緊絞住,整個人瞬間被寒氣包裹似的,他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不是沒有準備安慰的話,即使他一直希望自己是白費工夫,此時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連……」

  『我考上了。』

  一目連的聲音終於傳了過來。

  荒睜大了眼睛。

  『我考上了,荒……』

  荒第一次痛恨東京與京都相距如此遙遠。他多想現在就緊緊擁抱住一目連,用力吻住他,和他一起規劃未來兩人共同的生活藍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