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失戀後開始的初戀

  「御饌津昨天跟我告白了。」

  上學路上,荒突然開口道。

  走在荒身旁的一目連腳步一頓,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荒面不改色的說著,他不自覺緊張了起來:「你……答應了?」

  「嗯。」

  一目連的心彷彿被無形的手狠狠掐住,胸口悶得發疼,他收回視線,目不斜視看著前方,強迫自己臉上不要出現任何不該出現的表情。「喔……我不知道你喜歡她……」最後三個字說出口時,一目連腦中已是一片空白。

  「也沒有到喜歡吧。」荒說道,臉上沒有陷入戀愛的青澀感,而是一如往常淡然甚至有點冷然的表情:「她很能幹,也很細心體貼,把學生會打理得有條不紊,交往看看也不是不行。」

  一目連沒有馬上回應,他腦中浮現御饌津的身影,她是他們學生會的書記,跟一目連同年級,比荒小一屆。

  荒是平安京大學的學生會長,論相貌、成績、能力都是無可挑剔得好,可說是女同學心目中的男神,然而雖然愛慕者很多,礙於他天生散發的疏冷感,鼓起勇氣告白的人並不多,御饌津是其中一個,也是目前唯一成功的一個,不難想像之後會受到多少人羨慕的眼光。

  那些人中,大概也會包括自己吧。

  一目連自嘲地想。

  身為學生會副會長,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一目連一直都是離荒最近的那個人,比兄弟還親的關係讓他不知何時對荒的情感變質成了愛戀,他沒有想過告白這種事,他們每天一起上下學,中午一起吃午餐,放學一起到學生會,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他沒有想過改變,也沒有想過會改變。

  「御饌津很受歡迎,聽說她很擅長料理呢,你以後有口福了。」擔心自己沉默不語會惹來荒的懷疑,一目連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拍了拍荒:「你會被人忌妒喔。」

  荒冷哼一聲,「隨便,我不在意。」

  這是一目連熟悉的荒,對他人的目光毫不在意的荒。

  ……但很快就不是他最熟悉的荒了。

  「御饌津說幫我準備了便當,我們中午會在學生會辦吃。」走進校門後,在兩人分別轉向不同大樓前荒這麼道。

  果然。

  「嗯,」一目連保持著微笑:「剛好我和同學中午要討論報告,沒空去學生會吃飯。」

  一目連說了謊,中午他根本沒有任何約,大家都知道一目連中午固定和荒一起吃飯的,有時在學生會辦,有時在食堂,偶爾會在中庭,所以沒有人會跟他約中午的時間。今天他久違地剩自己一個人吃飯,哪兒也不想去,隨便買了個麵包,找了間沒人的教室就走了進去。

  想到荒此時正吃著御饌津為他親手準備的便當,一目連情緒低落到了谷底,一顆心無法形容地難受,手中的麵包已經撕開了包裝,卻半點食慾都沒有。想到下午還有滿滿的課,他勉強吃了幾口,食不知味地吞嚥下去。

  原來失戀就是這種感覺。

  一目連乾笑著。

  「你在幹嘛啊?吃個麵包,表情怪里怪氣的。」

  一個聲音突然傳進耳裡,一目連吃了一驚,抬頭發現是同樣加入學生會的大天狗走進了教室。「我表情很怪嗎?」一目連問。

  「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你要不照照鏡子看看?」大天狗拉開一目連旁邊的椅子,「荒那傢伙也真過分,有了新人就不要舊人了。」

  知道大天狗的話只是玩笑之語,聽到「舊人」二字一目連的心還是狠狠抽痛了一下。「你知道了?他跟……」

  「御饌津當著大家的面把便當遞給荒,荒沒有拒絕還打開吃了一口說好吃,這麼明顯還能不知道嗎?」大天狗說著,打開手中的便當盒吃了起來。

  「……」一目連低下視線,試圖不去想像大天狗說的畫面是什麼樣子。

  「然後青行燈就把大家趕出會辦了。」大天狗最後這麼道,一目連才明白為何他會帶著便當跟自己一樣隨意找了地方吃。他虛應地笑了笑,低頭吃麵包不再說話。

  「你也別難過,荒不一定真的喜歡御饌津,說不定只是想搶個鋒頭,誰叫御饌津那麼受歡迎。」大天狗發覺一目連臉色是真的不太好,試著安慰他:「你們在一起那麼久了,他不會真的拋棄你啦。」

  「我們沒有在一起。」一目連低聲道:「我們只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常常走在一起也不過是習慣罷了。而且……」

  「怎樣?」大天狗催促他講下去。

  「與其說走在一起,不如說是我一直追著他的腳步。」一目連緩緩道:「他只大我一歲,卻什麼都先我好幾步,什麼都做得比我好,我想追也追不上。我能做到的就是跟他考上同一間學校,加入同一個社團,以前是他願意停下腳步等我,現在……我總不能跟他喜歡同一個女孩吧。」

  「你想太多了。」大天狗並不擅長安慰人,他知道自己牙尖嘴利,怕說多了又無意間刺傷一目連,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知道大天狗的好意,一目連勉強朝他一笑,道了聲謝,便沉默地吃著麵包,不再說話。

  放學後一目連藉口打工的地方臨時幫人代班,傳了訊息給荒就回家了。訊息顯示已讀但荒沒有任何回覆,讓一目連心情更加低落。又是跟御饌津在一起,沒空理他嗎?他丟下手機,決定早早洗漱就寢。

  然而隔天並沒有讓一目連心情好轉。他在和往常一樣的時間在學校附近的車站下車,站在剪票口附近等荒;兩人到學校的電車是反方向,總是相約固定的時間一起走過去。然而今天一目連才剛出站,就看到御饌津站在他平常站的位子,他沒多想就藉著人潮遮掩躲到了置物櫃旁的角落,偷偷看著御饌津,她手上提著一個大提袋,大約又是兩人今日的午餐吧。

  不一會兒,反方向的電車來了,一目連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荒,不自覺地又往角落躲了躲,視線卻沒有離開荒的身上。他看著荒跟御饌津打招呼,卻又轉頭環顧了周圍一圈,似乎想找誰卻沒有找到,才放棄地跟著御饌津一起前往學校。荒的動作看在一目連眼裡,他不禁想,荒是想找他嗎?荒沒有忘記總是在這邊碰面一起去學校的其實是他嗎?

  一目連帶著苦澀的心情,又等了一班車的人潮湧進車站,才邁開步伐走出車站。

  這天中午,一目連還沒走出教室,反而先碰到了來找他的大天狗。大天狗跩著他去食堂吃飯,讓一目連不得不放棄買麵包解決中餐的計畫,席間兩人也沒說很多話,他們本來就不是特別有話聊的朋友,共同話題也就是學生會的活動了。然而學園祭剛結束,學生會剛好閒了下來,也讓一目連可以理所當然地不去會辦。

  也該試著習慣沒有荒的生活了。

  前往打工的路上,一目連心裡想著。

  心口彷彿被挖走什麼東西,空空蕩蕩的讓人不太適應。

  還有些隱隱發疼,但一目連刻意忽視那股感受,好像這樣就可以讓心痛的原因不存在一般。

  不知不覺間,這樣的日子竟也過了一週。一目連拿出手機查看訊息,荒傳來的最後一次訊息是三天前的週末,沒頭沒尾地問他紅色好還是藍色好,他以為荒傳錯人了便沒有理會,一會兒卻又來催促他回答,一目連隨意回答了藍色,然後又沒了下文。

  是要送東西給御饌津吧?一目連的書攤在面前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手上抓著手機,自顧自地想著荒問他這種問題是為了什麼。他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的回答,御饌津那樣可愛又充滿元氣的女孩子,跟紅色應該是比較搭的。

  這一週大約是兩人出生以來第一次這麼長時間沒有說話,連訊息聊天都沒有。雖然連面都沒見到,一目連卻整顆心都被荒給佔走了,隨著荒的身影浮現在腦中,胸口便會無法克制地絞得發疼。一目連梳洗完畢躺上了床,關了燈躲進被窩裡,憋了數日的難受終於讓他流出了眼淚。

  他不得不正視自己失戀了的事實,這是他的初戀,連開始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在檯面下無疾而終。

  隔天放學後,一目連到了打工的書店,這天剛好是填寫未來二週班表的日子。以往他的到班時間都是六點後,讓他在放學後有充足的時間待在學生會。而今天他毫不猶豫填了四點。

  店長書翁是個擅長察言觀色又心思細膩的人,這幾天看一目連的精神都不太好,班表上的時間突然又增加,以為他的生活遇到困難,在關店前便特地關心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嗎?遇到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你還是學生,不要為了賺錢把自己累壞了。」

  一目連一愣,這才發現自己的行為讓書翁誤會了,不禁笑了出來,像書翁道謝並說明他並沒有金錢上的困難。

  書翁這才鬆了一口氣,心情輕鬆了起來,忍不住向一目連開玩笑:「那怎麼精神這麼差,該不會是失戀了?」

  書翁的玩笑之語卻意外一針見血地戳中痛處,一目連霎時說不出話來,傷口彷彿剛結痂就被狠狠撕開,痛得他無法掩藏情緒,眼淚竟然就溢出了眼眶。

  一目連突然掉淚讓書翁也傻了,手忙腳亂地道歉:「抱……抱歉,我只是開玩笑,我不知道你真的……對不起……」

  「不,我才是……很抱歉……」一目連低下頭,用袖子擦去眼淚。「我沒事,請書翁先生不用擔心……」

  書翁把逞強的一目連拉進無人的倉庫,又抽了張面紙給他,很盡責地想安慰自己惹哭的一目連。「那個女孩子這麼沒眼光,竟然拒絕我們家一目連?她不知道一目連是我們店裡的活招牌,還有人來買書就是為了你呢。」

  一目連接過面紙,書翁的溫柔適時讓一目連找到了可以放鬆的機會,一目連猶豫了一會兒,雖然不是重點,但還是決定向書翁坦承:「不是女孩子……」

  「嗯?」書翁意外地睜大雙眼,「喔,是男孩子?難道是對方交了女朋友?」

  書翁其實只是隨口說說,但見一目連沒有反駁,只是眼淚不停流下,才發現自己竟又不小心猜中了事實。

  「我沒有兄弟,從小和他一起長大,對我來說他比家人還要親……」一目連一股腦兒地對書翁傾吐:「我們做什麼都在一起,雖然他大我一歲,頭腦又比我好,我還是拚了命考上他的學校,國中、高中、大學都一樣……我以為這樣就可以一直待在他身邊,結果有女孩子跟他告白,他就接受了……這一個多禮拜他都和那女孩子在一起,我們已經好幾天連見面都沒有了……」

  「你說的,是之前有時會來等你下班的那個男孩子嗎?」書翁問。

  一目連點點頭。

  「可是他現在正在店門前等你啊?」

  一目連一怔,哭腫的雙眼帶著不解看向書翁,書翁想了想,「你等一下。」

  書翁走了出去,一會兒進來的,卻是荒。

  一目連一見荒,馬上轉身背對著他,不想讓他看到自己哭成這副狼狽樣。「你……怎麼來了?」聲音中還帶了點哭腔。

  「我來道歉。」

  荒的聲音還是那麼低沉好聽,睽違了幾日的聲音,一目連覺得內心缺的那塊被稍微填補了起來。「……為什麼道歉?」

  「我騙了你。」

  一目連渾身一顫。「什麼意思……?」

  「我沒有和御饌津交往。」荒道:「我說她和我告白,是騙你的。」

  「!」一目連終於轉回身面對荒,「為什……」

  他的話沒問完就斷了,因為他看到荒朝他伸出手,手掌上放著一個小盒子,盒蓋開著,露出裡面的一只銀戒。

  「生日快樂,還有,」荒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和我交往,好嗎?」

  一目連像失去了言語能力,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是用哭紅的雙眼愣愣地看著突然向他告白的荒。

  「是早了幾天,你不會介意吧。」荒輕輕執起一目連的手,將戒指盒放到他手上。一目連低頭看著戒指,這是一只雕刻成龍形的銀戒,龍口還銜著一顆漂亮的藍寶石,仔細看會發現寶石中反射的光芒隱隱呈現三條線條交錯在寶石中心,看起來就像一顆在夜空中閃耀的星星被摘了下來。

  一目連的心跳得很快,噗通噗通的聲音大到他擔心會被荒聽見。他內心激動得說不出話,只能訥訥地問:「為什麼……」

  「我很早就決定,在你二十歲的時候和你坦承心意。」荒低沉好聽的聲音緩緩道:「但是我不知道你對我是怎麼想的,如果你只當我是普通朋友,貿然收到告白,我怕我們會連朋友都做不了……所以大家幫我想了辦法,要我假裝跟御饌津交往,看看你的反應。」

  「這整週沒空陪你,是因為御饌津找我幫忙代他一週的家教,家教學生面臨大考,家長很擔心,每天都要上課,雖然很忙,但相對的薪資也很好,夠我一週內買下戒指。」荒繼續道:「我看到這戒指時,馬上就想買下送你,只是價格讓我無法立即下手,所以我才答應幫御饌津代課,為了給你驚喜,所以沒有告訴你。原本想到生日當天再送你,但我聽大天狗說你這幾天精神跟情緒都很差,連飯都沒好好吃……我捨不得再繼續瞞你下去,今天拿到薪水,馬上就買了來找你。」

  沒有想到這一週來的實際情況竟與自己以為的天差地遠,一目連還在消化荒的解釋,一會兒抬頭看荒、一會兒又低頭看著戒指。「所以你問我,藍色還是紅色好,是在挑戒指……?」

  「嗯。」荒微微露出笑容,「這種寶石叫做星光藍寶石,因為天然的針狀雜質會讓它反射的光芒呈現星形,因而得名。」說著他從口袋中掏出另一個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只同款戒指,只不過藍寶石換成了紅寶石。「其實紅寶石的我也買了,這是對戒,只是我難以決定哪個送給你,所以索性直接問你的意見。你是不是以為我在煩惱要送給御饌津的東西?」

  一目連看著荒手上的戒指,「……你明知道我會這麼想,還……」

  「抱歉。」荒內心也是愧疚的,「我不知道會造成你這麼大的打擊。」

  「你才知道。」一目連忿忿不平地捶了荒一拳,「白白害我難過這個久!笨蛋、大笨蛋!」

  「是是,我是笨蛋,竟然懷疑你的心意。」荒握住一目連捶他的拳,一轉手就變成雙手十指交扣。「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我,簡直是超級大笨蛋。」

  一目連臉一紅,羞赧地別過頭,把手上的戒指盒遞回荒的面前:「說了這麼多,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荒接過戒指盒拿出裡面的戒指,溫柔地執起一目連的左手,將戒指套進他的左手無名指上,然後在上面落下一吻。

  當一目連與荒走出倉庫時,書翁不遠不近地對一目連道:「你今天先回去吧,男朋友特地來接你,別讓人久等了。」

  「男朋友」三字讓一目連羞得想躲回倉庫裡,心裡慶幸著書店已經打烊,荒倒是大大方方地牽起他的手,向書翁致謝後便跟著一目連去收拾包包準備離開。

  書翁沒有漏看兩人的手上都出現了早先並沒有的戒指,看著兩人並肩離開的背影,彷彿看著自家孩子長大成人般露出欣慰的笑容。

  青春真好啊。

  「你剛剛說,大家幫你想了這個辦法。」離開書店後兩人沒有馬上前往車站,散步到了附近的公園,一目連開口問道:「『大家』是誰?」

  「學生會的大家。」荒坦白回答:「主要是青行燈跟煙煙羅的主意,御饌津找我代課是剛好,然後他就被青行燈拉來陪我演戲。煙煙羅又找大天狗幫忙觀察我的反應……大概是這樣。」

  「喔……」一目連默默在心裡記下了這份名單。

  「我沒有吃御饌津準備的便當。」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荒趕忙解釋:「剛說了她這一陣子很忙,連家教都找我代,哪可能有空做便當,是煙煙羅要我跟大天狗這樣說的,因為我中午在準備晚上的教材,怕你過來會辦會發現代課的事……」

  荒緊張的模樣讓一目連輕笑出來,什麼也沒說,荒忍不住問:「大天狗有跟你說了什麼嗎……?」

  「沒有,他沒說什麼。」一目連不打算讓荒知道,反正都過去了,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我只是在想,從現在起你是我男朋友了,明天是不是該幫你準備便當呢?」

  荒眼睛一亮,「真的?」

  「假的。」一目連伸手捏了荒的鼻子,「想吃我做的便當?你先補償我這一個禮拜的難過再說。」

  「那我做便當給你吃?」荒問。

  「你?做便當?」一目連大笑:「你想讓我進醫院嗎?」

  「……」荒覺得有點自尊受傷。

  「你不用為我做什麼,」一目連看著荒,微笑著道:「只要讓我不用再擔心你會喜歡別人……這樣就好了。」

  「這是當然。」荒握緊一目連的手,「我不會喜歡你以外的人,我發誓。」

  一目連微笑著,悄悄又往荒的身邊靠近一些。

  在失戀一次後,一目連終於開始了他的初戀。

 

                           (完)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