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風神 番外

1. 

  雖然名叫青行燈,但她絕對不是故意要當電燈泡的。

  不過她今天剛好跟荒一起走出研究中心也不是巧合。

  下班前她收到煙煙羅傳來的訊息:【想不想看老闆在追的人?等等找藉口跟老闆一起離開,一定有機會給你見到】

  青行燈是煙煙羅同病相憐的同學,兩人大學院時期都是荒的學生,青行燈大學院畢業後受到荒提拔,被介紹到他的研究中心繼續做研究,現在已是正式助理研究員。

  早就聽煙煙羅跟他提起荒帶去英國的「御廚」,青行燈覷了空檔回訊息:【你不是說一個月都沒進展?】

  【回國前我推了老闆一把】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心?】

  【哎呀,你懂的】

  身為曾經共患難的同窗,青行燈很快就頓悟煙煙羅的用意;而身為荒的學生,除了好奇心外她也有絕對不能打擾老闆談戀愛的自覺,所以她刻意拖到荒要離開時才藉口討論事情和他一道下樓,如願在大門外看到一目連後,便配合地和荒道別後往反方向走。

  要說青行燈怎麼知道那人就是荒的對象?

  女人的直覺。

 

2.  

  一向在員工餐廳解決午晚餐的荒突然不吃晚餐就走了,研究中心的人雖然有所察覺,卻沒有特別在意。天天吃員工餐廳不膩才奇怪。

  荒去了趟英國回來後沒幾天卻連中餐都不在員工餐廳吃了,這可就非常稀奇。

  不但不去員工餐廳,甚至還從提袋中拿出了便當走到休息室坐下,固定在休息室吃飯的幾個研究員毫不掩飾意外眼神地看向荒,其中一名勇者開了口:「教授,您自己準備便當呀?」荒獨居的事情並不是秘密。

  卻見荒聽到問題後勾起唇角,貌似心情頗佳地回答:「不,我戀人為我做的。」

  無人答話,一室沉寂。

  這句話讓整個研究中心都炸了。

  【那個荒談戀愛了!!!!!!】幾乎每個人的LINE都收到了這個消息。

  【居然有人能跟那個工作狂談戀愛?!?!?!】幾乎所有人都這樣反應。

  青行燈樂悠悠地把群組裡的對話截圖給煙煙羅看,換來煙煙羅一個笑到在地上打滾的貼圖。

 

3. 

  一目連正在準備飯後甜點,突然荒從背後抱住他,抓著手機伸長了手臂:「看鏡頭,右上角。」

  喀擦一聲,荒滿意地收回手臂,馬上把剛拍的照片設成手機桌布。一目連湊近看,臉上還帶著方才拍照揚起未退的笑容。

  這是兩人的第二張合照。

  這回,兩人都不用再努力隱藏自己開心得要命的表情了。

 

4. 

  妖刀姬要畢業了,這對荒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

  對他來說更好的消息是,妖刀姬的即將進入的公司離「風神」有段距離,而且有提供職員宿舍,因此妖刀姬會搬離一目連的家,住到公司宿舍去。

  從一目連和他說這件事的那天起,他每天心情都很好,連研究中心的人都看得出荒教授心情奇佳,但有了上一回的經驗,為了自己的眼睛著想,大家默契地不再過問。

  荒耐心地等了半個多月,等到妖刀姬和一目連敲定搬走的時間後,才問:「那二樓就空出來了?」

  一目連點頭,他和荒一起坐在吧檯的座位上,荒正在吃他做的晚餐,一目連則在筆記明天採買的清單,偏著頭轉著手中的筆。「是啊,我有讓妖刀姬問問,他有沒有學弟妹需要找房子的……」

  「不用問了,跟他說已經有人訂了。」荒打斷一目連的話。

  「咦?」一目連轉頭看向荒,頭上頂著大大的問號:「哪有……」

  荒順勢俯首吻了一目連的唇,答道:「我。」

 

5.  

  兩人交往後沒多久就迎來了第一個耶誕節。新聞上一直在報導耶誕夜會有雙子座流星雨的天文景象,而一目連比新聞還要早很多就得知了第一手消息。

  荒早早就要一目連把那晚空出來,說要帶他去看流星雨。

  一目連笑著說耶誕夜本來就會留給他,荒開心地把他壓在牆上吻了好久。

  耶誕夜當晚一目連沒有開店,但兩人也沒去什麼高級餐廳吃飯;荒原本有打算帶一目連去的,然而一目連說,那晚想親自為他做一頓耶誕大餐。

  「還是說你每天吃,已經不希罕了,想去外面餐廳吃?」一目連看著正在吃飯的荒,看起來有些擔心:「你說你們中心的員工餐廳不好吃,所以我就幫你準備便當,如果你吃膩了……」

  荒差點噎到,將口中的東西吞下去後對一目連招招手,一目連乖乖靠近,下一秒就被荒給吻住,還故意在他唇上咬了一口,讓一目連吃痛地皺起了眉頭。「不准再擔心這個問題,這是在汙衊我。」荒瞪著一目連:「你做的飯,我要吃一輩子的。」

  一目連眨眨眼,這才明瞭荒並沒有生氣,便把話題拉了回來:「那……耶誕夜晚上,就在店裡吃飯囉?」

  「你說在哪就在哪。」只要是你親手做的料理。

  一目連這才放心地笑了。

 

6. 

  耶誕夜,兩人在「風神」吃了頓甜蜜蜜的耶誕晚餐,荒才開車帶著一目連前往適合觀賞流星雨的地方。身為宇宙學家,荒自然知道一般人不會知道的觀星地點。

  兩人來到車程約一個多小時的山上,下車時撲面襲來的冷風讓剛離開暖氣的一目連打了個哆嗦,荒見狀便伸手把一目連掛在脖子上的圍巾又多繞了一圈,把他的半邊臉頰都包裹住。「還冷嗎?」

  一目連搖搖頭,卻又抬起雙手:「手冷。」

  荒想也沒想就握住他的手掌塞進自己的口袋裡。「這樣就不冷了。」

  一目連的嘴巴被圍巾遮住大半,露出的眼睛卻都笑得彎了。「嗯,不冷了。」

 

7. 

  「啊,看到了。」

  兩人靠著車子仰頭望向星空,今晚是個觀星的好天氣,天空中一絲雲都沒有,劃過夜幕的流星清晰可見,第一次看到流星的一目連有些興奮。「好漂亮,但好快就不見了……這樣來不及許願啊。」

  如果是別人,荒可能會對這種幼稚的話嗤之以鼻,但從一目連口中說出,荒只覺得又可愛又心疼。「想許什麼願?」荒問道。

  「只能在心裡跟流星說,不然就不會實現了。」一目連仰著頭,目不轉睛的,就怕又錯過下一顆流星一般。

  荒強硬地把他的頭轉向自己,「說。」

  「不說。」一目連賭氣似的拒絕。

  難得見到這樣倔強的一目連,荒並不介意,反而覺得很新鮮,低頭就吻了上去,纏綿好一會兒才放過他,開口道:「整片星空都歸我管,要許願也是跟我許。」

  一目連被吻得臉頰微微泛紅,看了荒一眼,卻又轉過頭。

  荒低頭輕輕咬了他的耳朵。「說不說?」

  一目連縮了縮身體,「好癢……」

  被一目連的反應逗樂了,荒變本加厲地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再不說,我就把你吃掉。」

  一目連被療得全身都要化了,只好投降:「我說就是了……」

  荒帶著計劃通的表情看著一目連,一目連雙頰帶著酡紅,眼神飄移著,就是不好意思對上荒。「我想許願……到老的時候,你還在身邊。」

  一顆流星從夜空劃過,無聲無息地消失。

 

8.  

  兩人手牽著手,肩並著肩,數著這是今天看到的第幾顆流星。

  灑落流星雨的夜空,每一顆都是兩人幸福的見證。

 

                           (全文完)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