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風神 九(完)

  一目連坐在便利商店門口的長椅上,手中捧著一杯熱奶茶,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視線始終停留在隔壁大樓的大門。

  荒的研究中心位置是跟煙煙羅問來的,受到晴明的鼓勵後他傳了訊息問煙煙羅,很快就收到回傳的地址,還附上一個加油的貼圖。一目連看了那圖三秒,決定假裝沒看到。

  晴明吃完飯就走了,一目連趁著沒有其他客人時關了店,七點多就到了研究中心。平常荒都是在八點多到「風神」吃飯,因此一目連估計荒應該都是七點半後下班。入秋的晚風已經帶著相當的寒意,一目連吹了半個小時的風,手中的奶茶從熱到涼,從滿到空,手錶指針來到八點之前,他終於看到了荒的身影從玻璃門後走出來。

  一目連站了起來,卻沒有馬上走過去──他看到荒的身旁有人,是個很漂亮的年輕女子;他不自覺地往柱子後方移動,讓自己不會被發現。躲了幾秒又怕失去荒的行蹤,一目連悄悄往外踏出一步,拿出手機假裝在看螢幕,眼神則一直往前飄去,緊緊跟著荒以及旁邊那名女子。兩人從大樓出來就一路在說話,幸好沒走幾步路就在馬路前為等信號燈而停了下來。

  一目連不是容易緊張的人,但是碰上荒以來,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容易焦慮,心跳得很快,一目連努力調節著呼吸,不停告訴自己:要主動,必須要主動,不能總是在原地等待……

  他再往外踏了一步,荒身旁的女子卻讓他無法鼓起勇氣上前。女子既年輕又貌美,氣質嫻靜,一看就是研究員的模樣,而且……和荒很匹配。

  一目連又退縮了,他想起他和荒認識沒多久時間,荒身邊有太多太多比自己更接近荒的人,而且荒那樣條件好的男人,怎麼會沒有人喜歡呢?自己憑什麼覺得他能得到荒的愛?

  一目連就站在那,默默看著一段距離外的兩人。

  他不貪心,全世界他只要荒一個人;

  他卻又很貪心,他要荒的全部。

  ──如果不能獨佔荒,那不如……

  突然那名女子側過頭,無預警地對上了一目連的視線。一目連急忙移開交接的眼神,再轉回來時,發現荒也轉過頭看到了他,又回頭不知跟女子說了什麼,女子微笑點點頭便先離開了。

  荒轉身朝一目連走來,一目連站在原地屏氣凝神,先前的種種糾結都拋到了天外,他愛這個男人,哪怕他們只認識兩個月,哪怕他在荒的世界裡不過是一粒沙,他愛他,他要和他在一起。

  荒在一目連面前大約兩步處停下腳步,兩人遲遲沒有說話,最後還是荒先開口了:「你要給我回答了嗎?」

  一目連直直看著荒,開口卻是道:「你根本沒問,卻要我的回答,太狡猾了。」

  荒聞言挑眉,對一目連這出乎他意料的反應感到有趣。他往前一步走近一目連:「那我再問一次……」

  「先說好,」一目連在他的臉湊近時伸手摀住了他的嘴:「用講的……我……想聽你用講的。」

  荒被一目連的動作逗笑了,突然拉起他的手往前走,一目連會意:這兒是研究中心大門,太容易被認識荒的人撞見了。

  被拉著來到一個街口外的公園荒才停下腳步,但仍沒有放開緊握的手。他低頭看著一目連,一目連這次勇敢地迎上了他的視線。

  公園裡沒有別人,只有路燈孤單地照亮公園裡的花草,也把一目連的臉龐照得蒼白。荒看著只剩一邊但依舊澄澈的眼眸,說出了自己的誓言:「我愛你。」

  一目連目不轉睛地看著荒,那三個字輕輕的,像流星劃過天際一般倏忽即逝,那流星卻落在了他的心裡,被他穩穩接住,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成為一生的珍寶。

  多麼幸福,在星空之下被愛著的自己。一目連的眼神透著激動,再難平靜如水。

  「回答呢?」荒問。

  一目連眨眨眼,「這不是問題啊。」言下之意就是,你還是沒有問,我也沒有話可以回答。

  荒挑了挑眉,沒想到一目連竟然來這招。「哪來這麼多花招。」他此時沒有耐性與一目連玩文字遊戲,伸出另一隻手摟住他的腰把人攬進懷中,低頭就吻上那張意見很多的嘴。

  一目連大方接受荒的索吻,雙手順勢攀上荒寬大的臂膀,被這具強而有力的身軀擁抱讓他有種安心感,讓他知道,在這個人的臂膀之下,他再也不需獨自面對往後的人生。

  待雙唇分離,第一次與人長吻的一目連氣喘吁吁,荒用盛滿愛意的眼神看著他,伸手輕撫上一目連的右眼。一目連身體一顫,反射性地欲往後退,卻被荒摟著腰而無法退後。「不要碰……」一目連囁嚅著。

  「為什麼不肯告訴我?」荒輕聲道:「這麼大的傷,還不讓我心疼嗎。」

  「……你曾說過,討厭我的性格。」一目連並不意外他從別的地方得知了傷痕的由來,畢竟當年事情是報導的滿大的。他露出苦笑:「怕被你說慈悲心氾濫,加倍討厭……」

  「傻瓜。我只是覺得你太溫柔,那是不存在於我的世界的東西。」荒道,再一目連要開口前又接著說:「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不是不存在,只是不在我身上,而在這兒。」他把一目連抱得更緊,彷彿想將人揉進心裡。

  不,你也是很溫柔的啊。一目連的臉貼著荒的胸口,想起一次在店裡時,他讓自己先做飯給比他晚來的螢草。你也是很溫柔的,不然我怎麼會愛上你呢。

  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沒給荒回答,荒也同一時間想起了這件事,低下頭,在他的耳邊輕聲問:

  「僕の夜空で一番輝く星になってくれないか。」

  (你願意成為我的夜空中最閃亮的星星嗎)

 

  那日過後,荒不再像以前那樣埋首研究,有時會等一目連關店後帶他四處走走,天氣好時仰頭看著夜空,和他說些星星的故事,當他發現一目連沒有專心看天空而在看他時,就會低下頭吻他作為懲罰,然後逼問他那日的回答。

  第一次一目連紅著臉回答了「我願意」,又被荒追問著「為什麼願意」,一目連知道他真正想聽的話,卻臉皮薄而不好意思說出口,結果又被荒吻到全身酥軟無力,才紅著臉細聲回答:「因為……我愛你。」

 

                                       (全文完)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