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風神 六

  倫敦是個容易下雨的都市,穿著得體古典的紳士手中一把傘似乎是基本配備。荒去研究中心的第二天,從清晨就開始下起了綿綿細雨。

  早上荒比一目連還要早起,一目連走出房間時,荒已經在桌前吃著抹了奶油的吐司及一杯三合一咖啡。一目連自認失職,荒出門後便也添了外套出去,這是他到英國以來第一次踏出屋子。小心謹慎地記下住處的位置與方向,一目連很快找到了附近的超市,店面雖不大,卻讓他逛了很久;荒給了他一筆現金讓他自由使用,一目連也沒在客氣,買了滿滿一袋食材回去。。

  接下來的時間,一目連都在研究如何用英國當地食材做出荒吃習慣的日本料理,還上網找了食譜。反正時間很多,可以試著嘗試以前沒做過的菜色。

  說到底,還是怕荒吃膩他做的菜。

  傍晚一目連正在開始準備當日晚餐,手機忽然響起LINE的通話提醒,一目連瞄了一眼,是昨天才加了LINE的煙煙羅。

  煙煙羅當然沒有那麼好心把她的發現告訴荒,不過答應了的事情沒忘,還是盡責地促進著兩人的情感進展。

  一目連按下免持接通,繼續手中的工作。「妳好。」

  『老闆今天心情不太好,先跟你說一聲,免得他回去後你掃到颱風尾。』

  「發生了什麼事?」一目連微微皺起眉頭。

  煙煙羅沉吟一會兒,才道:『你知道的,有些英國人比較高高在上,瞧不起黃皮膚的人;荒老闆又幾個月才來一次,有些人難免……』

  聽到這邊,一目連已經大概猜到了狀況。「我知道了,我會安撫他。」

  『其實老闆已經習慣了,畢竟每次都會遇到,』煙煙羅又道:『只是今天對方白目過了頭,老闆差點動真格……』

  「怎麼了?」一目連忍不住追問。

  『嗯……有個傢伙,撒了你給老闆準備的中餐。』

  「那他中午有吃東西嗎?」

  『我給老闆買了個漢堡,他有吃。』

  「那就好。」

  煙煙羅發現一目連好像沒有抓到她的重點,只好直說:『老闆氣的是你準備的便當被糟蹋。』

  「沒關係,我不在意。」

  煙煙羅沒轍了。

  「你自己也要小心點。」一目連又道。

  對一目連的關心煙煙羅有點感動,『沒事,我都跟著老闆做事,他們不能拿我怎樣。老闆回國後,我也回牛津。』

  「我會提醒荒多顧著妳。」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管我。』煙煙羅深怕自己幫了倒忙,趕緊道:『你別讓老闆知道我跟你說了這事。』

  「好,謝謝妳通知我。」

  約莫十分鐘後荒就回來了。

  其實他的心情已經好了許多,中午在研究中心的受到的冷嘲熱諷他並不那麼介意,就如同煙煙羅說的,每次來這邊都要經歷一回,早就習慣了。但是對方翻了一目連特地為他準備的便當,這才讓他爆氣;那是一目連配合他的時間特地早起做的,他一口都還沒嚐到,竟然就被整份翻到了地上。要不是煙煙羅使盡全力拉住了他,對方恐怕已經被打得見血也不一定。整個下午他在研究室內都沒好臉色,其他人也不敢跟他搭話,直到接近下班時間,荒想到一會兒就能吃到一目連做的晚餐,火氣才逐漸消去。

  回到住處後荒習慣先沖澡,待他從浴室出來,便看到一目連擺了一桌好菜在等他。

  荒突然有種自己正在新婚體驗的錯覺,心跳不由得快了幾拍。

  一目連在荒的對面坐下,道:「我白天去了趟超市,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隨意買了些回來……你如果有想吃什麼可以跟我說,我再幫你準備。」

  「哪來的味噌?」荒看到桌上放著一碗味噌湯,他沒忘記昨天並沒有買味噌,他還沒去一段距離外的亞洲超市,準備週末再帶一目連去採買。

  「從日本帶來的,」一目連回答:「還帶了些常用的調味料。你吃不慣英國的食物,主要是烹調方法跟調味跟日本不同,只要用本國的調味料,用當地食材也可以做出習慣的口味。」

  荒想起一目連那出乎意料地重的行李箱,心想該不會裡頭就是裝了一堆日本的調味料。

  一目連合掌,「我開動了。」

  荒看了他一眼。一個人住慣了,荒沒有飯前說「開動了」的習慣;然而此時與一目連對桌用餐,他也配合地說了句:「……我開動了。」

  兩人低頭吃飯,在這裡跟在「風神」吃飯氣氛不同,這裡雖是短租套房,但頗有家的感覺,讓一目連有些緊張。「工作順利嗎?」他隨意找了話題開口。

  「還行。」荒簡短回答。

  「聽說你今天跟人起了爭執。」一目連果斷賣了煙煙羅。

  荒不用猜也知道這是從哪「聽說」來的,研究室裡只有煙煙羅會跟一目連聯絡。「小事而已,沒有什麼。」

  「白皮膚的人總是比較瞧不起其他膚色的人種,你太優秀,他們才會找你麻煩。」一目連好言勸著荒。

  「我知道。」荒一臉漠不在意:「但我不能讓他們爬到我頭上。」

  「你別跟他們計較,不要理他們,他們自討沒趣就不會再煩你了。」

  「不給他們下馬威,他們不會怕。」

  「你這樣會給自己樹立敵人。」

  「我不怕。」

  「我還是覺得……」一目連還想繼續勸,忽然覺得以他們目前的交情,再說下去未免多管閒事。他沒忘記荒曾說過討厭他的性格。

  荒沒有表現出反感的模樣,只是淡漠地開口:「你沒在別人手中吃過虧,才能對人這麼寬容。」

  「你以前……」一目連想問,話才出口卻又斷下。「……沒什麼,不想回答就不用說了。」

  「我曾有一份研究成果被人剽竊。」出乎一目連的預料,荒回答了他沒問完的問題:「那原本是我的博士論文,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得到的成果。」

  一目連沉默了。

  「我被逼得換了主題,多花了一倍的時間才畢業。那些人原本還想給我安個抄襲的罪名,還好抓不到把柄,否則我大概連學術圈都待不下去。」荒又道:「剽竊的人,是曾經很照顧我的學長們。」

  「我很難再對人寬容。對他人寬容,最後只會落得自己受傷。我不希冀你的認同,但這就是我的人生觀。」荒下了結論結束這個話題,便低頭繼續吃飯。

  一目連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一時間屋子裡只剩下電視的聲音,反而襯得餐桌上更為安靜。

  飯後荒本想主動洗碗,被一目連強制趕出了廚房,只好待在客廳看電視。聽著廚房傳來唰唰水聲,荒認真地重新審視了自己把一目連帶來英國這件事究竟合不合宜。

  這一個月,每天與一目連同住一間屋子裡。

  每天中午吃一目連為他準備的便當。

  每天下班回來有一目連幫他做好晚餐,連碗都負責洗。

  ……這好像不是現階段他們應該有的相處模式。

  荒當然不排斥現狀,只是過程呢?沒有過程就跳到同居模式似乎太快了,他連對方的手都還不敢碰一下。

  更何況他根本不知道一目連是怎麼看他的。也許只當作是個談得來的朋友……不,他們也不是那麼談得來,剛剛在飯桌上根本聊不上幾句話。

  戀愛經驗零的荒就這樣坐在客廳裡,獨自煩惱著他到底該怎麼做才不會嚇著一目連。

  沒多久廚房的水聲停了,一目連回房間拿了旅遊書出來在荒身旁坐下,荒趁機問:「有想去哪嗎?」

  「呃……」一目連面露些許尷尬之色,「你都去過了可能會覺得無趣,但我第一次來英國,所以……倫敦橋,大本鐘,之類的……很多地方都想看看……」

  荒見一目連說得吞吞吐吐,又看他手上的書有幾頁折了起來,直接把書拿來翻了翻,果然看到書頁上好幾個地方打了勾。

  「想去就去。」荒毫不介意,指了書上幾個點:「這些地方相距不遠,可以同一天去。這裡稍遠,不過地鐵可以到;還有這裡……」

  一目連聚精會神地聽著,書拿在荒手上,他不自覺地往荒的身邊靠近,直到不小心碰著了荒的手臂,他才如夢初醒,趕緊拉開距離。

  荒注意到了一目連的動作,但他裝做什麼也不知道,把書遞還給一目連:「你想先去哪跟我說,不然就看天氣吧,天氣好可以去倫敦橋,若是下雨就去大英博物館。」

  「好。」一目連接回書道了謝,藉口要洗澡就快步回了房間把門關上。

  自己怎麼這麼後知後覺?拿著旅遊書討論週末的行程,這麼做與準備約會的情侶有什麼差別?一目連拿著毛巾,越想越害臊,忍不住把臉埋進了毛巾裡。

  但不可否認,他超級期待週末的到來。

  不是戀人關係也無妨,能跟荒一同出門遊玩,一目連光想就覺得開心到快要飛上天。

  星期六,荒穿著一身與平時截然不同的休閒衣裝,帶著一目連展開他的倫敦之旅。荒給一目連買了張交通卡,沒忘記先在裡面儲值足夠的錢再給他。

  這次兩人都沒注意到,由於荒答應這一趟一目連所有開銷都由他負責,所以兩人不論走到哪,門票由荒出錢、餐飲由荒買單,一目連想買什麼紀念品,荒理所當然掏出錢包──

  怎麼看都是寵溺情人的表現。

  也許是出門後被五花八門的新鮮事物分散了注意力,一目連沒有預期中緊張,放心地跟著荒四處觀光。這個週末天氣極好,兩天都出了大太陽,兩人把市區逛了個遍,週日晚上荒還帶著他看了齣音樂劇。

  從車站出來時夜色已深,兩人住的地方是住宅區,路上行人不多,整條道路顯得很安靜。這天夜空中的星星似乎特別多,荒抬起頭,大約是職業病發作,不經意地對一目連介紹了起來。

  一目連也仰著頭看著夜空,自從得知荒的專業後,他三不五時也會抬起頭看著星空,漆黑的天空會讓他想起荒那雙深邃的黑眸,雖然看似冷淡,眼底卻認真地映照出面前的一切。荒並不冷淡,一目連知道,荒的那雙眼底分明寫著溫柔,只是不擅表達而已。

  荒的聲音很好聽,低沉而有磁性,這樣的聲音在他耳邊講述著星星的名字及故事,一目連覺得這比方才欣賞的音樂劇還要迷人數倍。他的注意力漸漸從星空轉移到了荒的臉上。他比荒矮了些,從他的角度看不到荒仰著頭的正臉,卻可以清楚看到從頸項到臉頰的線條,心中不知的幾次地感嘆──這人怎麼不看臉都能那麼好看,不當模特太可惜了。

  隨即又在心中竊喜,即使他不是模特,自己還是能天天見著他,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喂、你──」

  荒突然轉回頭,一目連毫無預警與他四目相接,慌慌張張移開視線假裝正認真看著星空──

  下一秒他就迎面撞到了郵筒。

  「傻瓜,記得看路。」荒好笑地看著一目連吃痛而皺成一團的臉,伸手替他揉了揉撞得紅腫的鼻子。

  「唔……」一目連有些窘迫:「太認真聽你講故事了。」

  「怪我了?」揉完鼻子,荒故意用手指輕輕彈了一目連的額頭。「好吧,反正你在英國這段期間我本來就要負起責任。」

  說著荒便握住了一目連的手,「跟好,否則一會兒又要撞著什麼又要怪我了。」

  一目連還沒對荒的話有所反應就被拉著走,等他意識到自己正被荒握著手時,差點同手同腳走路。荒的手很大,很溫暖,手掌心的溫度傳到他手上,他的心臟不自覺越跳越快,他不敢看向荒,只好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直到走回屋子門口都沒注意到荒後來一路都沒講故事了。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