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荒連】風神 五

  一目連搖搖晃晃地踏上了倫敦的土地。直到過了海關領了行李,他昏沉的頭腦才逐漸轉醒,然後發現荒身上掛著兩個包包,一手一個行李箱,自己則身輕如燕毫無負擔──荒不知何時替他扛起了所有行囊。一目連趕緊伸手接回自己的背包,低低道了聲謝。

  他有些羞愧,又有些暖心,彷彿荒幫他扛起的不是行李,而是他的半片天空。

  在飛機上的十數個小時對他來說實在非常難熬,然而看著身邊意料之外溫柔的荒,想到未來一個月可以天天跟荒相處,一目連身體上的不適馬上被拋到九霄雲外,取而代之的期待感佔據了心頭。

  背好背包拉著行李,一目連緊緊跟著荒踏入希斯洛機場的入境大廳,深怕在這初次到訪的異國大地上迷了路。荒拿著手機,很快找到了來接機的人。一目連順著荒的視線看過去,朝他們揮手的是一名有著華人面孔的少女,留著一頭柔順的黑色長髮,直到她開口一目連才知道原來她是日本人。

  「老闆。」少女放下手機與荒打招呼,隨即視線便投到一目連身上。「這位便是您的御廚?」

  「別逗他。」荒的語氣嚴肅,但並沒有生氣的樣子。「他叫一目連。」

  一目連禮貌地打了招呼,少女回以微笑:「你好,我叫煙煙羅,是荒教授的學生,現在在牛津念博班。」

  「牛津……」一目連微微睜大雙眼,看了看煙煙羅又看向荒:「教授?」

  「只是客座,本職還是研究員。」荒說著,一面催促煙煙羅前往停車場。

  「是東大的客座教授。」煙煙羅硬是補上這麼句。

  「喔……」一目連又打量了荒幾眼,視線才回到煙煙羅身上,「所以你是東大畢業的囉?什麼專長?」

  「宇宙學,我以前是宇宙研究中心的院生。」

  「真了不起,我是念東大的本科,文學部的。」

  此話一出,煙煙羅和荒同時轉頭看他,異口同聲道:「你也是東大的?」

  一目連點點頭,又歪著頭問:「為什麼要這麼驚訝?」

  「你沒提過。」荒聽起來有些不滿。

  「我是沒提過,你也是啊。」一目連理所當然道。

  荒再度無法反駁一目連的話。

  煙煙羅領著兩人來到停車場,荒將兩人的行李放上後車箱,跟一目連一起坐在後座,由比較熟悉倫敦路況的煙煙羅開車。

  荒看出一目連因長途旅程而出現的疲態尚未削減,便道:「到下榻的地方有一個多小時車程,你睡一會兒吧。」

  「好。」一目連的確很想睡,他在飛機上睡得不太安穩,精神上也很疲倦。他雙手抱著包包,頭往左靠在車窗上,不一會兒就傳來了平穩規律的呼吸聲。荒悄悄看著一目連睡著的側臉,雖然在飛機上已經看了很久,此時還是不由自主地盯著瞧。

  煙煙羅光從後照鏡就能感覺到荒投在一目連臉上的目光,女人的直覺讓她肯定她家老闆絕不是單純帶一個中意的廚子來這麼簡單。「老闆,做為您的學生兼今日司機,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她用不會吵醒一目連的音量輕聲開口。

  荒嗯了聲算是答應,煙煙羅便道:「你們是進行式還是未來式?」絕對不會是過去式,煙煙羅很肯定。

  荒沒有答話,甚至視線一秒都沒有移開。煙煙羅內心早有答案,這樣問只不過想委婉確認自己心中所想罷了。「我想也是,如果是進行式,現在他的頭就會在你肩膀上而不是車窗上。」再說以他老闆的個性,不曬恩愛曬到全世界都知道才怪。

  荒終於撥出一秒鐘瞪了煙煙羅一眼,身為東大少數有勇氣跟著荒做研究的院生、更是其中極少數能從荒手下畢業的人,煙煙羅很自覺地開口:「好好好……老闆我會幫您,肯定幫,盡我所能地幫。」

  要是不幫,天知道她那腦袋裡面只有研究的老闆要抱著一腔情意單戀多久?

  這是煙煙羅現階段以荒的個性、加上「全天下應該很難有人能跟荒談戀愛這位一目連也不例外」的認知下,所做出的判斷。

  轎車在高速公路上飛馳,抵達前三分鐘荒才把一目連搖醒,一目連還沒完全清醒,下車時腳步差點沒站穩,一旁煙煙羅上前要扶他,從另一邊下車的荒卻不知何時已經出現,眼明手快地先她一步把人接住,低著頭柔聲道:「小心走路,一會兒上樓了就可以好好睡了。」

  煙煙羅發誓他從沒聽過荒用這麼溫柔的聲音說話過,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一目連沒精神打量他們住的地方,被荒帶到房間後一看到床鋪便倒頭就睡。睡醒時一度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在床上呆愣了好久才回神,想起自己正身在倫敦。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窗外是亮的,抬起手腕看到手錶指針指向九,然而這還是日本時間,他甚至連是晚上九點還是早上九點都無法判斷。一目連想了會兒,下床走出房間。

  屋子裡傳來電視的聲音,一目連順著聲音來源走到客廳,發現是煙煙羅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煙煙羅看到一目連,微笑道:「老闆去研究中心了,路上買了些食材託我拿過來,我休息一會兒等等就回去。」

  「沒關係,請別在意我。」一目連擺擺手,看到牆上掛鐘才終於知道現在是中午了。他記得他們是晚間八點左右抵達倫敦的,算一算……他幾乎睡了整整十二個小時,已經是昏睡的程度了,一目連在心中自我吐槽。

  睡了這麼久,身體與精神終於恢復如常,一目連裡裡外外看了屋子一圈,這是一間二房一廳的小房子,在三層矮房的二樓。煙煙羅告訴他這棟是荒一位舊識的房子,專門拿來出租用,荒每年固定會來兩次,每次都住這裡。房屋裝潢簡單而典雅,家具都帶著古典英國的味道,牆上甚至有個壁爐,只是被鐵欄擋住,看得出來已經沒有在使用。

  一目連最在意的還是廚房。廚房的桌上放著一個大袋子,打開一看果然是煙煙羅拿來的東西,都是些基本的食材,菜、肉、蛋……等等,還有一條土司,兩人吃三餐應是很足夠。一目連看了看,走回房間打開行李箱拿了幾樣調味料,就在廚房裡忙了起來。

  煙煙羅想起老闆的交代,趕緊走到廚房邊:「那個……老闆說他不是讓你馬上做飯,只是怕你餓,經過就順手先買些東西。」

  「我知道了,謝謝你。」一目連回頭笑著向煙煙羅道謝:「我先處理一下,有些可以先調好味,要料理的時候就很快。」

  煙煙羅在門邊看了一會兒,還是決定下場幫忙。一目連趁機--盡可能不著痕跡地--想從她身上問出一些荒的喜好。「荒喜歡吃些什麼?」既然正在準備食材,這應該是個很剛好的話題,一目連心想。

  「我只知道老闆沒有不吃的東西。」煙煙羅認真思考過後回答:「要不是英國的食物真的很難吃……老闆幾乎是有什麼就吃什麼,對口味也不挑剔。」

  這回答讓一目連有些懊惱。雖然荒天天在他那吃飯,但從沒見過他露出任何喜好,甚至連點餐都不點。他真的對吃這麼不在意?

  煙煙羅又想起了答應老闆的事,順著這個話題問:「那你喜歡吃什麼?或有什麼拿手好菜嗎?老闆跟著你吃肯定沒問題的。」

  「我?」一目連想了想,一時竟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特別拿手的菜色,沒多想便脫口回答:「荒喜歡吃什麼,我就煮什麼啊……」

  煙煙羅突然定格了一秒,回神後忍不住看著一目連認真的側臉。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人也對她老闆有意思。

  荒已經有臉蛋有身高有腦袋有財力現在連暗戀的對象也喜歡他,老天非要這麼偏心他老闆嗎?太不公平了吧!

  煙煙羅幫完一目連就走了,說要趕回研究中心去,一目連原想做個三明治給她都來不及,倒是和她交換了LINE。是煙煙羅主動提起的,她心裡想的是:這樣比較方便替老闆套話。而一目連想的是:這樣可以找機會探問荒的事情。

  兩人抱著相似又迥異的心思,開開心心加了好友。

  下午的時間一目連稍微佈置了一下房間,把個人用品擺放好後便沖了個澡,從浴室出來時正好聽到手機響起訊息提示音。

  【會帶晚餐回去,不用做飯】

  一目連有些意外,荒不是不喜歡英國的食物麼?今天怎麼又願意吃了?他盯著訊息看了好一會兒,回傳了OK的Q版小龍貼圖,才到一旁吹頭髮去。

  荒也會有不想吃他煮的東西的時候吧。一目連想著,不由得有些喪氣。

  殊不知荒根本不曾這麼想過。早上荒出門前一目連仍舊睡著,想到他昨日被飛機折騰了整天的憔悴樣,怎樣也捨不得讓一目連第一天就要為他下廚,才好心傳了訊息給他。從研究中心離開後荒買了兩人的晚餐回去,手中提著的牛肉派和起司馬鈴薯是他在英國少數覺得好吃的東西,還特地繞路去買,心中暗暗希望一目連也會喜歡。

  晚上兩人在餐桌上對桌而坐,一起享用荒帶回來的晚餐。荒想到一目連有買了本英國旅遊書,又想到自己每天去研究中心後就把一目連丟在屋子裡,心中有些過意不去,便開口道:「你第一次來英國,可以到處走走逛逛,白天我都不在,你自由行動無妨。」

  一目連卻搖搖頭,「一個人出門,怕迷路回不來。」

  「這裡指標很清楚,你以前念東大的,英文應該不差吧。」荒道。

  「考完試就忘光了。」一目連自嘲道。

  「……」荒咬了口派,隨即下了決定:「我週末不用去研究室,陪你四處觀光。你看看旅遊書,想去哪跟我說。」

  一目連眼睛一亮,「真的?」

  荒一臉淡定:「觀光地我大多去過了,當嚮導應該還不成問題。」

  「謝謝。」一目連開心地揚起微笑,那笑容看得荒心跳加速,若無其事地取來第二塊派,轉過頭假裝認真在看電視上的新聞。

  隔天煙煙羅聽到就炸了,「老闆你不是只有週日不上工的嗎?!這週六已經排了meeting,下週六倫敦研究中心的人要來,再下週--」

  「全都提早到平日。」荒頭也沒抬。

  「平日已經……」

  「排就對了。」荒一句話讓她閉嘴。

  ──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是工作狂啊!!!

  煙煙羅崩潰的同時頭腦也沒有停止運作,反擊似地問了句:「老闆你週六空出來該不會是為了一目連先生吧。」

  荒當作沒聽到,「下午我要看到新的行事曆。」

  煙煙羅放棄掙扎,怎樣也不能打擾老闆談戀愛的,除非她的研究不想做了。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