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陰陽師/荒連】風神 三

  週日是荒徹底休息的日子,他一向都睡到中午,起床後隨便吃些東西,然後晃悠悠度過一天--簡單來說就是不碰工作,徹底糜爛。

  以往他都是麵包或泡麵胡亂解決,但今天他有昨天被強迫外帶的食物,便拿了鍋子放爐上煮水,再打開冰箱拿出一目連為他準備的便當。

  蓋子上貼著紙條,上頭用整齊的字跡寫著詳細的步驟,先放什麼、後放什麼、時間多久,連鹽、醬油等調味料都用小袋子裝著放在裡面。

  荒想起第一次到「風神」吃飯時,晴明介紹一目連說他是個很細心的人。現在看來,的確如此。

  於是他破天荒第一次煮泡麵以外的東西。荒仔細的看著一目連的紙條,甚至用手機精確的計算時間,最後辛辛苦苦煮出了一鍋海鮮鍋燒烏龍麵。

  看著鍋子裡綠綠紅紅白白的食材構成的顏色,荒看了會兒,拿起一旁的手機拍下這個畫面,傳給了一目連。

  不一會兒便收到對方回傳一張Q版的龍比讚的貼圖。

  荒想像一目連像這樣笑著對他豎起大拇指的畫面,輕輕呵了一聲。他看著這隻Q版小龍,心想這麼可愛絕對不會是系統預設貼圖,點進一看果然需要代幣,荒半點沒有猶豫就買下代幣換了貼圖,然而他並沒有用,只是一張一張點開,看著各種動作表情的龍,不由自主地想著一目連。

  晚上的便當則是一目連已精心擺放好的盒飯,只需放進微波爐加熱就行,沒有讓荒再度展現廚藝的機會。但他還是用手機把便當拍了下來,照片沒有傳給任何人。

  隔天,荒照例在工作結束後來到「風神」。

  已經連續半個多月天天造訪,一目連有哪些常客,荒也大概都認得了。

  除了晴明與見過一次的螢草,還有照顧螢草的大學生白狼,高中生櫻、桃,黑白兄弟,還有一位總是扳著臉的嚴肅青年。據一目連說,那人是個法官,所以個性不苟言笑。他很少跟一目連說話,倒是有時會自言自語,然後用手機敲頭喃喃念著閻魔大人請饒恕之類的話……有次給荒聽見了「閻魔」這名字讓他眉頭挑了一下,但並沒有說什麼。

  八點多來到店裡,通常這時不會有別的客人,今天也不例外,卻見吧檯裡有個沒看過的少女站在一目連身旁,穿著清涼的黑色背心跟牛仔短褲,黑髮綁成俐落的馬尾,站得極近,似乎是一起在做菜。

  一目連抬頭看到是荒便和往常一樣打了招呼,少女也禮貌地問了聲好,但荒卻突然不舒爽了起來。

  一目連主動向荒介紹:「她叫妖刀姬,是白狼的同學,住在樓上。」

  荒才不管她叫什麼或是誰的同學,最後一句卻讓他十足在意:「住樓上?」聲音中帶著質疑的味道,荒又審判似地看了妖刀姬一眼。

  「嗯,這屋子我住稍大了些,二樓都是空房,剛好白狼說她同學在找房子,我就把樓上租給她了。」一目連解釋:「前陣子妖刀剛好放暑假回老家,所以你今天才第一次見到面。」

  「你們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就不被怕誤會?」荒近乎冷淡地問。

  一目連看出荒心情不佳,卻不知道為什麼,以為是工作遇到不順,沒有想到問題在自己身上。「我一開始也提過,妖刀說不介意。現在好像有一種叫share house的分租房間,也都是男女混住,也許年輕人不那麼在意吧。」

  「你也不在意?」荒又問。

  一目連沒想到荒會問自己,微微一愣,「我?我為什麼要在意?」

  被一目連的反應弄得更加心煩意亂,荒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煩躁,索幸撇撇嘴不再開口。

  看著吧臺裡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畫面扎眼得荒有點想走,卻又捨不得一目連的菜,聞到爐子上傳來的味道更是走不瞭了。就在這時,又一個打擾荒與一目連獨處的人來到。

  晴明看到荒時很是驚訝,他先和一目連及妖刀姬打了招呼,才在荒旁邊的空位坐下。荒聽到妖刀姬對晴明說「好久不見」,顯然兩人也是認識的,但這並不會讓他的心情有任何好轉。

  晴明臉上掛著高深莫測的微笑看著荒:「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

  「來這兒吃飯很奇怪嗎?」荒挑眉,他沒忘記他第二次造訪時,一目連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這些人是怎樣?

  「只是覺得難得。」晴明沒有多說,轉回頭看向一目連:「你給荒準備什麼?我能來份一樣的嗎?」

  「當然。」一目連微笑著回應,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妖刀姬替兩人倒了麥茶,順便跟晴明聊天:「晴明先生還是一樣忙碌嗎?」

  「是啊,每天都忙。」晴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呢?開學了嗎?」

  「下週開學,但已經在忙論文了。」妖刀姬回答。

  「論文?你要畢業了嗎?」

  「是呀,我預計第二學期寫完、第三學期就可以一邊找工作了。」

  「真快啊,前一陣子還在我那邊實習,這會兒已經要畢業了。」

  「都是拖晴明先生的福,受您照顧良多。」

  兩人的對話荒聽得無趣,幸好一目連這時端上了他的晚餐,讓荒總算有機會跟一目連說話。「昨天的便當很好吃。」

  「那就好。」一目連微笑:「我準備的是易熟的跟加熱也不會變了口感的菜,雖然還是新鮮現吃最好,但總好過你原來那樣。」

  荒先喝了口味噌湯,才道:「我明天不會來,晚上有飯局。」

  「我知道了。」

  晴明又煞風景地轉頭插入他們的對話:「這話聽起來像你天天都來似的,沒來還先交代。」

  被說中真相,荒頓了一秒:「……你想太多了。」

  一目連只是微笑,沒有揭穿荒的話。

  這晚晴明和妖刀姬聊得起勁,一目連也會搭上幾句話,反而荒比平常更寡言,很快吃完飯就走了。

  甚至沒看到他轉身離開時一目連投過去的眼神中含藏著些許失望。

  荒回到家後不久,手機跳出訊息,發現是一目連傳來的訊息時,荒說不出自己是訝異多一些,還是欣喜多一些。

  【後天會來嗎?】

  荒想都不想就回了一個字,【會】

  【我煮一鍋壽喜燒,會留給你】

  【好】

  一目連又丟來了一張Q版小龍比著OK手勢的貼圖,荒看到那圖,點開瀏覽了一會兒,最後在那張在灑花的小龍按了兩下,把圖送出後就把手機扔桌上洗漱去了。

  荒不知道的是,一目連在送出那條簡短的訊息前猶豫了多久、又鼓足了多少勇氣才按下送出。

  而一目連看到荒送來的貼圖,怔愣一秒後忍不住爆笑出聲。

  妖刀姬正要上樓,難得見一目連笑成這樣,好奇問:「什麼東西這麼好笑?」

  「沒事。」一目連眼睛都笑彎了,很快把手機收了起來,不打算跟任何人分享荒的訊息。

  一目連並不傻,他知道自己對荒的在意遠超過其他常客。對一個才認識半個月的人,這並不合理,但情感這種東西本就沒有常理可以遵循。一目連並不排斥自己對荒升起的這股來的有點快的情愫,卻有些不知所措--不要說戀愛經驗了,他連比較親密的朋友都沒有。要如何拿捏相處的尺度,讓一目連有些煩惱。

  點開LINE,一目連看著聊天列表,除了荒和妖刀姬,其他都是他有在服務的志工團體的群組。這軟體開始流行時一目連已經是孓然一身在經營這間小店,也沒有什麼學生時期到現在還在聯絡的朋友。起初他並沒有想申請帳號,只是那幾個志工團體都用群組交流及發布訊息,他才配合地申請了帳號加入群組。

  一目連看著昨晚他和荒短短的對話,心裡湧起前所未有的開心與期待。

  他隱約感覺,荒與他的內心某處有著共同點。

  而也許只有荒有察覺,看起來待誰都親切和善的一目連,其實和他一樣對任何人都保持著安全距離;只是方式不同罷了。

  但是荒不甘於跟其他人一樣被擋在安全距離之外。他想要更了解一目連,想要走到他身旁,想要告訴他:在我面前,你不必有任何戒備。

  只是荒的同樣不知道該怎麼做,才不會太過貿然而嚇到一目連。

  兩天後,荒來到「風神」,很愉快地發現店裡沒有其他客人,連妖刀姬都不在。一目連笑著向他打招呼,荒繃著臉不想流露出自己的情緒,卻反而讓他顯得有些嚴肅。

  這反應像給一目連潑了一桶冷水似的,他期待了兩天才等到荒再次到來,荒非但沒有任何表示,看起來還比平常更加冷漠。

  兩人各自抱著糾結的心思,竟都沒了閒聊的心情。

  後來是一目連端上晚餐的壽喜燒給荒時,才開口:「不知道你喜歡放什麼料,我照自己的喜好蔬菜放得比較多,要是吃不慣……」

  「你做的料理,我從沒擔心過吃不慣的問題。」荒不假思索道。

  一目連鬆了一口氣,又露出笑容:「吃吃看再說吧。」

  荒吃了幾口,突然道:「我下個月要去英國出差,要在那待將近一個月。」

  這話讓一目連一愣,「那麼久?」他沒有發現自己話中夾藏著一絲哀怨。

  而一目連還沒開始為這段無法見面的時間感到低落,荒又接著說:「我想以私人廚師的身分請你跟我一起去。」

  「……什麼?」一目連這下真無法反應過來。

  「英國的食物我吃不慣,上回去十天,我一半的時間吃日本帶去的泡麵。」荒理直氣壯道:「這次待上一個月,我想乾脆聘雇你負責我的三餐。你的一切費用當然都由我支出,也會給你薪水。」

  一目連還在消化荒的話,沒有反應。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讓荒有些緊張,「你可以考慮一下,我沒有急著要答覆。」不知道為什麼,荒總覺得這很像告白之後說的話,明明他是很認真地在提出一個工作給對方。

  一目連尷尬地轉頭躲避荒的視線,他是想答應的,一時間竟然有些害怕荒以為他不想去,脫口便道:「你不用給我薪水……」

  荒聞言精神一振,「所以你願意跟我去英國?」

  「呃……」一目連莫名感到羞赧,「是……是可以,不過我要想一下……」

  「沒關係,你仔細考慮。」聽到前半句荒放心不少,「日期是十月一號到二十八號,主要待在倫敦,會住在月租套房,廚房器具一應俱全。你什麼都不必準備」

  一目連點點頭,「讓我仔細考慮幾天。」

  當晚,一目連抓著手機躺在床上,糾結半天不知道該怎麼答覆。

  他想跟荒一起去,這點是無疑的,但荒為什麼邀請他,真是單純帶他去做菜的嗎?還有沒有別的意圖?說到底,他畢竟只與荒認識這短短半個月,就算晴明的朋友這身分算是一種保障,還是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他不會有什麼背後目的。

  ──這個疑問,其實只佔了一目連猶豫的原因的百分之五左右。

  讓他猶豫的主因是,他不想以「被荒聘雇」的身分去。

  他想要和荒用平等的身分相處。

  他願意為荒準備料理,而非領薪水為他做事。

  最後一目連終於下定決心,拿起手機打字,做了一個深呼吸後按下送出。

  【我陪你去】

陰陽師
荒連
雙龍組
一目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