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絃逢知音處。
關於部落格
人生得一知音足矣。
  • 2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古劍二/夏清】長相思

  那天,太華山上正下著大雪,舉目所及皆覆上了一層銀白面紗。清和熱了一壺酒,窩在自己的屋子裡看著窗外,卻只喝了一口便放下酒杯。「唉……」

  心不在焉,美酒也是徒然。

  清和是個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在太華山也當了長老,少有人會管他什麼,久之便隨性慣了。他沒有多想,隨手丟了一個移轉法陣,一瞬間就把自己移動到了夏夷則的房間。

  久無人氣的房間冷清清的,他那徒兒生性儉樸,房裡擺設本就不多,數月前下山時已抱著不再回頭的決心,走前把房間收拾得整整齊齊,連幾樣寶貝的小玩意兒都送給同伴而不留下半件,更感清冷。清和素來畏寒,索性再施了禦寒法陣,把寒氣全擋在屋外,這會兒才好好環顧這個房間。

  夏夷則十歲之前一直與他同住,吃喝用度無不比照自己的喜好,而清和的喜好在太華山眼中可謂奢侈──當然他本人並不覺得。每次見到稚氣未脫卻略顯老成的夏夷則,清和就會想起他們母子悲慘的命運,彷彿想盡力彌補他失去的部分,清和對夏夷則又疼又寵,就怕他受到任何一點委屈。

  後來南熏看不下去,跑到天墉城向紫胤告狀,紫胤心想你們太華的家務事為何找我,卻仍看在交情的份上跟南熏回了太華山去勸清和。當清和一臉「你沒徒弟不懂徒弟的好不過就算你有徒弟也好不過我家夷則」地看著他時,紫胤瞬時明瞭南熏遠到天墉尋他的原因:全太華上下大約已經沒人想跟清和提徒弟的話題。

  也可能是他們想揍清和又不好意思打自己人,只好向外找人。

  總之清和受到各方施壓,只好給夷則一間獨立的小屋讓他自立生活。

  夏夷則搬到此處後,清和並不常來,倒是夏夷則多數時間依舊待在清和房裡,說是「弟子理應隨侍在側」,但清和心知,這孩子雖早熟獨立,心底其實對寂寞害怕得緊。清和很樂意伸出雙手為他驅散寂寞,盡己所能地填補他內心的空缺。

  現在卻換自己有些寂寞了。

  清和曾想像過一種未來,夏夷則帶著封印、不知情地一輩子待在太華山,以他的資質,不出幾年定能出師收徒,也許也會當上長老,說不定還會比自己更早修練成仙。

  然而那終究只是想像。夏夷則以清和最不願見到的方式得知了自己身世的真相,毅然決然投入宮廷爭鬥中,走上了復仇之路。

  日子若沒算差,今日正是夏夷則榮登大寶之日。

  並非不願見徒弟回返紅塵俗世,他從不左右夏夷則的行動,只是清楚他的心性如何,想到他被拘束在深宮苑囿裡,做著違逆天性之事,還有未來無可避免的一件件危機暗潮……

  清和越想越憂心,越想越不捨,有股衝動想直接到皇宮去看看愛徒現在過得如何了,想給他一個擁抱讓他安心……

  但他忍住了。清和想起夏夷則已經長大了,身高超過了自己,找到了想走的路、想要的目標,早已不再是過去一直追逐著自己的那個小小的太華弟子了。

  夏夷則最後離開太華山時的背影又浮現眼前,輕輕撕扯他的心緒。

  清和就這樣在夏夷則的房間裡發楞,好一會兒才決定離開。

  手才揚起,忽覺身後傳來一股熟悉的靈力波動,他回頭便見地上出現一個法陣,下一秒法陣上憑空出現了一個身影。

  雖然身穿陌生的黑金華麗龍袍,頭頂高貴龍冠,怎麼看都不像會出現在太華山之人的打扮,但不論如何清和都不會錯認──這不是夏夷則還會是誰?

  夏夷則抬頭發現眼前有人也是一愣,發現是自家師尊後更是瞠目結舌。

  「師尊怎會在此?」

  「你怎麼了?」

  兩人兩句話幾乎同時,夏夷則沒有漏聽清和的問題,身為徒弟是該先回答師父的問題,但他卻心虛地低下了頭。清和見狀,更加確信自己剛才沒有看錯--他剛剛在顫抖,雖然一回到房中便立即平復,但在移轉的瞬間,他確實在顫抖。

  「夷則?」見夏夷則遲遲未答,清和有些憂心,這模樣明顯是從宮中直接施陣移轉,莫不是碰到了什麼危險?

  「弟子無……」夏夷則習慣性想隱瞞,話到半途卻又改變了主意。他起步走到牆邊書櫃前,一手輕撫著架上書卷,那些都是太華弟子基本的幾部經書,從小天天誦讀,倒著也能背出來。時隔多年,書皮雖已老舊破損,卻仍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師尊可還記得,弟子初次現出妖形之事。」

  怎麼可能忘?清和心想,那日夏夷則突然妖力暴衝、突破封印,連施術的清和遠在山上都狠狠被震出一口血,趕到一看,便見全身出現各種妖紋的夏夷則倒在地上,全身抽蓄。把人帶回太華山後,為他化去了妖形變回人身,陪著他熬過了那段近乎崩潰的日子,卻永遠喚不回當年那什麼都不知情的單純孩子了。

  苦澀的回憶湧上心頭,清和不知該如何應答,也不解夏夷則為何突出此語,只是應了一聲,等著他說下去。

  「弟子方才,想起了那日的事。」夏夷則背對著清和,緩緩道:「在進入寢宮時……」

  聽聞此語清和才恍然大悟,方才的夷則,是被過去恐懼的情緒籠罩住了。

  夏夷則突然輕笑一聲,似在嘲笑自己。「弟子懦弱,便想找個沒人的地方躲起來……想不到這般失態卻給師尊撞見了。」

  「夷則。」不忍聽夏夷則的自嘲,清和開口:「即便穿上那身衣服,你也不可忘記……我們都只是血肉凡軀,有情感,也有弱點;害怕並非可恥的情緒,你不必因此羞愧。」

  夏夷則依舊沒有看清和,「師尊是否覺得弟子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清和笑了出來,走到夏夷則身旁,伸手取下他的龍冠,再摸了摸他的頭。「你要是真長不大,為師倒會感到欣喜。你瞧,你現在長得這樣挺拔,為師想同以前那樣摸你的頭,卻有些困難了。」

  「孩兒心性,枉費弟子三尺之軀。」夏夷則道。

  「保有赤子之心不失為一樁好事。」清和將龍冠遞至他面前,溫聲道:「太華山逸塵也好、皇帝李焱也罷,這裡永遠是你的家,累了、倦了,為師都在這裡。天塌下來,有為師替你頂著,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儘管做你欲行之事。」

  「……師尊如此愛護弟子,難到不怕弟子恃寵而驕,恣意妄為,無法無天。」夏夷則道。

  清和微微一笑,篤定地道:「你不會。」

  「師尊……」

  「太華山訣微長老門下,不出不肖之徒。」清和這話說得十足自信,似乎有些驕傲──但細想便會發現,清和門下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徒弟道名逸塵。他是自信,但他更信夏夷則。

  夏夷則終於伸手接回他的龍冠:「──弟子窮盡此生,絕不負師尊之望!」說著竟雙膝一跪,深深向清和行了跪拜禮。

  清和急忙欲將他拉起:「夷則快起,如今你身為天子,不可再如此。」

  夏夷則卻不肯起來:「在師尊面前,弟子永遠只是師尊的徒弟。」

  「你的心意為師明白。」

  「弟子回返宮殿前有一請求,不知是否會唐突了師尊。」

  「你且說無妨。」

  「師尊可否給弟子一個擁抱。」

  清和微怔,隨即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他伸出雙臂抱住夏夷則,眼前愛徒比他高壯不少,難再像幼時那般,將他整個人納入自己的臂膀之中予以保護。

  未來夏夷則遠在皇宮,他身為師尊,又能給他多少保護呢?思及此,清和又有些惆悵了。

  突然夏夷則伸手回抱住清和,力道的差距讓這個擁抱瞬間立場顛倒,反倒成了夏夷則緊緊抱著清和的狀態。「夷則?」清和發現,這個徒弟的行事越來越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師尊還沒回答第子的問題。」夏夷則沒有忘記他的問題:「師尊為何會在弟子房中?」

  「這嘛……」清和不自覺微笑,任由夏夷則緊抱自己不放:「因為,為師想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